天國裡還有「一個中國」?

1280

隨著梵諦岡國務院與香港前樞機主教陳日君,對日前教廷向中國在主教任命問題上讓步決策的相互批評。不僅證實天主教媒體「亞洲新聞(Asia News)」所報導的;教廷已派代表團前赴中國,要求早年兩位獲天主教教廷認可,但被中國共產政府所拒絕,甚至被監禁逼迫的合法主教,讓位給官方所指定主教的消息。這同時也意謂著中梵雙方在檯面下的秘密談判,已經到了緊鑼密鼓的最後階段,距離建交只是時間表的問題。

倘若中共與梵諦岡建交,當然是對我們國際外交的重大打擊。但是對比早年中華民國曾有過一次與40多國斷交的紀錄,以及現今快剩不到20國的數字;似乎「中」梵斷交,也不過只是一個稍稍佔據日常新聞頭版幾天的消息而已。

其實,撇開中國民國的「斷交史」不談,如果從梵諦岡特殊的國際地位來看,倘若梵諦岡真的要這樣讓步,執意與中共建交,恐怕將對梵諦岡帶來更嚴重的,不論是對台灣、對中國地下教會,甚至是教廷原本的道德形象,都帶來嚴重的傷害與危機:

台灣社會對天主教形象的疑慮

首先,梵諦岡之所以具特殊的國際地位,不是因為軍事或經濟力量,而是在宗教、文化和人權的影響力。或許是出於信仰的原則,在梵諦岡歷史上,還沒有過主動與他國「斷交」的紀錄;但也有論者指出,對梵諦岡而言,或許不需要對中華民國有所謂的「斷交」宣告,只需要將原本在台北的「聖座駐華大使館」「遷移」到北京就解決了!

然而,除非梵諦岡不再與台灣建立關係,要徹底地放棄在台的信仰福傳事工,不然原本像是學校、醫院或教堂等天主教在台的教產、人事該如何處理?在台灣的「中華區主教團」「Chinese Regional Bishops’ Conference」如何安排?如果台灣方面要以台灣名義和梵諦岡建立新的關係,那麼梵諦岡是否也要搬出學舌中國那一套「一個中國」的醜陋說詞作為拒絕的話術和理由?難道神的國裡還有「一個中國」嗎?

在教廷的教區劃分上,過去被劃歸為中國的台灣教省、教區等教會管區的治理;在與中國建交後,是否也要經由中國共產黨的同意才能任免人事?還是說台灣將和現在的香港、澳門一樣,因為過去的殖民地政治而被劃為直屬教區?但是在中國已經收回這兩區的現實下,此舉是否又是將台灣矮化為一國兩制下的「一區」。

換言之,對台灣而言,中梵建交將為台灣社會帶來對天主教形象的疑慮;長久一來的主教制成為令教廷尷尬的制度,中梵建交後,原先在台的天主教教會該聽誰的意見?是效忠共產黨的「愛國」主教,還是教宗,還是上主?是否梵諦岡在無形之間,將成為中國對台遂行宗教統戰的「白手套」?這對天主教在台灣的福傳事業來說,這無疑是一個教會政治與治理的危機。

對港澳、中國地下天主教會的背叛與傷害

其次,正如上述所言,過去教廷因政治因素,將香港和澳門劃為中國之外的直屬教區。但在建交後,中國是否也會要求將香港與澳門教區交由中國共產黨所控制的中國主教管理?倘若如此,這豈不又是在中國地下教會之後,另外兩個遭背叛的教會。此外,過去教廷所「冊封」,引起中國抗議的「中華殉道聖人」,是否也在中梵建交後也要修改或撤銷呢?

事實上,當梵諦岡要求兩位教廷任命的主教退位,以便讓中國政府的主教接手時,已經代表了梵諦岡對原先忠於教廷的中國地下教會的背叛。當上主在聖經〈列王記上〉中告訴先知厄里亞(以利亞):以色列中有七千人是從未向偶像巴耳(巴力)屈膝,未曾與巴耳(巴力)親嘴的人的時候(王上19:18),梵諦岡現在對待過去所任命的主教的態度和方式,無疑是要這些過去不向中國共產黨屈膝、跪拜的忠心「祭司們」,轉身去跪拜政治上的「巴耳(巴力)」,去服從黨的意志。這也勢必將造成中國地下教會和教友們的分裂和認同危機。

對這些過去忠心愛主,不向政治偶像低頭的的中國地下天主教會信徒們,不也就是在那中國社會裡「最小的弟兄」嗎!當他們在受中國共產黨的逼迫時,教廷不但未盡力的給他們吃,給他們喝,留他們住,在監理也不看他們,如今還反過來指責他們是中梵建交的絆腳石,這豈是基督給他的僕人的使命呢?

教會教階體制和道德正當性的危機

此外,已經有許多論者指出,對中國讓步將使梵諦岡重演過去匈牙利共黨時期,匈牙利總主教敏真諦樞機(József Mindszenty)遭受逼迫而流亡的悲劇。從過去的歷史來看,這樣的讓步將讓中國共產黨的勢力,如同當初匈牙利共產黨一樣,讓中國勢力,挾其經濟力量滲透進入天主教教廷當中。

正如有評論批評:梵蒂岡一旦無條件的滿足北京列出的條件,意味梵蒂岡一再所堅持的教理原則及聖秩傳統的崩潰,北京則輕而易舉的將非法主教一次性漂白,成功的竊取對主教的任命權,政權對教權的控制將得到鞏固。

這是否也意謂著,當中共對於新疆、西藏,甚至是香港、澳門或是中國國內的異議人士進行鎮壓、逼迫,對這些群體進行各樣違反人權的行為時。試問自詡為基督在世上代理機構的天主教教廷,是否還會發聲譴責不義的政權?而在主教任命的權力上讓步後,是否還要讓步更多?而這將對天主教教會教階體制和道德正當性造成更嚴重的危機!

當教宗方濟各2016年在墨西哥聲討毒販和腐敗,要人民「不要與魔鬼對話」時,是否在與中國共產黨的關係上,教廷也正在做同樣不討上主喜悅的事呢?

Photo credit: Kent-Chen / CC BY-NC-SA本文部分根據蘋果日報投稿改寫。)

1則評論

  1. 短時間內跟建不建交沒有關係,最近看了多數國際媒體表示這件事Vatican跟中國的關係其實變得更緊張。梵蒂岡看到的也是中國的蠻橫居多,非但派出的代表沒有溝通成功,還因受制中國官方的壓力,教廷在中國境內的教會沒有主導權,發現面對中國,事情根本無法處理,所以與其說是協議,只能算是妥協。

    在這種氛圍下要談建交,真的言之過早….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