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權力神學反省習近平集權

2256

這一個禮拜以來,國際媒體高度關注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將政治權力集中於他自己身上的後續發展。自從農曆春節過後,中共的十九大二中全會和三中全會分別拋出了大幅的修憲建議。其中有兩大重點:首先,廢除憲法第79條當中對於國家主席和副主席的兩屆任期限制;其次,是要強化「黨政合一」的政治體制,將中國共產黨領導寫入憲法本文。可以預期的是,作為中共橡皮圖章的中國全國人大必然會通過這兩項修憲建議。

習近平領導的中國共產黨這種將政治權力集中於習近平一人,同時強化黨國體制的作為,完全是在帶領中國朝著反改革的路線前進。

首先,從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的角度來看,這項修正破壞了中國自從鄧小平以來所廢除的領導幹部終身制。鄧小平當年就是有鑑於毛澤東一人獨裁為政治所帶來的高度風險,於是在1982年的憲法當中,為國家層次的國家主席定下了任期限制;至於黨的總書記和軍委會主席,則以不成文規定的方式實行兩任制。因此,從鄧小平之後的中共領導人江澤民和胡錦濤,都分別在國家主席、中共總書記和軍委會主席這三位一體的職位中當了兩任,即交接給下一任。習近平此舉無疑是回到了鄧小平改革之前的領導終身制。

其次,從將中共領導寫入憲法本文、強化黨政合一這點來看,顯然就是架空了國務院總理的權力。根據當年仍是中共黨內民主派最重要雜誌《炎黃春秋》於2011年的一篇文章〈關於黨的領導:1982年憲法的重要修正〉指出,1982年制訂憲法時沒有將「共產黨」寫進憲法的本文當中,而只出現在憲法前言當中,就是當時的制憲者有意對比於毛澤東於1975年制訂的憲法當中,在憲法本文中多次寫入「中國共產黨領導」。憲法前言的文字並不像憲法本文,具有強制規範性。因此,1982年憲法只將「中國共產黨領導」寫入前言,就是要淡化前一部憲法裡中共領導的色彩。

儘管鄧小平時代也從未實行黨政分離,但國家主席和國務院總理雙首長制的運行卻是當時即已確定的。這次修憲試圖將中國共產黨領導寫入憲法本文,無疑是架空現任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的權力,使得「習李體制」成了「習核心體制」。其實,這傾向在這一年來的中國政府運作就已經可見端倪,具體例證是:今年習近平取代了原本負責經濟事務的李克強前往參加世界經濟論壇,中國近日的重要經濟事務都交由習近平的親信劉鶴主導(包含訪美)。

可以預見的是,在習近平高度集權於一身之後,其對內和對外都將展現出更大的自信與個人意志。他這幾年高倡的「中國夢」就是一種強國夢,對外將在政治、經濟和軍事方面展現其主導世界、取代美國的企圖心,對內則將持續以「維穩體制」,不斷鎮壓公民社會的「維權」力量。

基督教信仰怎麼看待當前習近平集權的現象呢?我想,絕非僅是「順服掌權者」或「基督徒不談政治」這種答案。

事實上,基督教信仰對於近代人類文明最大的貢獻就在於它的權力神學,這套權力神學蘊藏著對人性幽暗面的深刻洞察力。

就人性的幽暗面來看,人的權力慾望是一種天生本能的心理趨動力。羅馬帝國時代的神學家奧古斯丁(Augustine of Hippo)曾在《上帝之城》當中,描繪了兩種國度中的人性:在「上帝之城」當中的人,「愛上帝到輕視自己的程度」。相對地,在「世俗之城」當中的人,「愛自己到輕視上帝的程度」,這樣的人受到「慾望」(lust)的主宰,其中一項慾望就是:「統治或支配的慾望」(lust for mastery/domination),也就是人對權力的追求。(註1)

當代神學家尼布爾(Reinhold Niebuhr)則在《人的本性及命運》當中更精確描述了人類追求權力的兩種可能情況。一種是因為人的自我往往無法意識到其存在的有限性和被決定性。另一種則是受到人類的不安全感所驅動。後面這種不安全感會驅動人們利用他人的生命去追尋足夠的權力以保障他們的安全。尼布爾進一步指出,驕傲的君王和寡頭統治者就是受到這種不安全感所驅使,利用對於他人的支配來展現他自己比這些人還要高等。(註2)

仔細思考當前世界政局中將權力集於一身的領導者,無一不是這種受到不安全感所驅使的「統治或支配的慾望」所支配。無論是俄羅斯的普亭總統、土耳其的愛爾多安總統、埃及的塞西總統、委內瑞拉的馬杜羅總統,乃至於我們前面談到的中國領導人習近平,都同時懷有一種害怕被政敵取而代之的深層恐懼。於是,以高壓手法迫害公民社會的人權人士、以政治干預手段打壓政敵就成了這些政治人物的拿手絕活。

這些具有獨裁傾向的政治人物所享有不受制衡的無限權力,往往也是其所統治下黎民百姓痛苦的根源。在這幾百年的人類歷史當中,基督教信仰除了幫助人們洞察這些幽暗的人性之外,更發展出了制衡人性擴權傾向的憲政民主體制。這種體制雖非最好,但卻足以將人類苦難的因素降至最低。是以,美國開國元勛麥迪遜(James Madison)在《聯邦論》(The Federalist)第51篇當中那句經典名言,至今仍值得我們複頌:「野心必須以野心來加以制衡。……如果人們都是天使,那麼就不需要有政府了。如果都是由天使來統治人們,那麼就不需要對政府進行內部或外部的控制了。」

這世界沒有永不死亡的領袖,也沒有永不日落的帝國。一個領袖權力再大,終將臣服於生命法則;一個帝國再強盛,也終將合乎歷史法則。唯有基於公義與愛的統治,得以進入人們永恆的歷史記憶中。

  1. Augustine of Hippo. 1998. The City of God against the Pagans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Book14, Chapter 28.
  2. Reinhold Niebuhr. 1949. The Nature and Destiny of Man: A Christian Interpretation (New York: Charles Scribner’s Sons), p.190-193.

Photo credit: booknews / CC BY-NC-ND

1則評論

  1. 有句政治名言:「權力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腐化。」,不過絕對的權力與集中權力,在時間上是有很大的差異,絕對的權力如世襲,必然腐化,古今中外皆是,無一例外,但集中權力就不絕對會腐化,凡牽涉與改革有關之事務,特別是國家政治,絕無法一蹴可幾,很難在五年十年間,就能從清創腐敗,復健再造,到健壯。集中權力看似專制,不合乎簡單民主,然而政治改革是絕對須要權力集中,發展至成功為止。故權力集中專制不是問題,濫用權力,權力世襲才是問題,現代民智大開,人權高漲,資訊通暢,要像古時皇帝一人隨己意行萬事,是很難,就是獨裁的北韓,權力世襲金正恩,也來日不多。
    有比權力集中、專制獨裁更可怕的就是“濫用權力”,不成熟的民主最容易產生的現象,有野心之人利用不成熟民主的簡單選舉,當上有任期的執政者,權力在握即可隨己意行事,美國總統川普是一明顯例子,陳水扁一句名言:「現在我當總統算我好運,不然你要怎樣。」
    要管理13多億人口,地域遼闊的中國,若無強勢良善性的執政者,是很難治理有序,也很難不生大小貪腐的情行。現今習近平大力整肅貪腐,從老虎打起至蒼蠅,號稱零死角,無時限,正是強勢的良善性執政的表現,加上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脫貧政策,以及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這已在實際面呈現,而非畫餅充飢空口說白話,相信成為世界第一良善強國指日可待! 中國人加油! 天佑中國!
    基督信仰的教會,兩千年來,不但有天使,更有聖靈,為何問題重重,不勝枚舉:
    美國浸信會的牧師Jack Schaap與Jack Hyles牧師的性醜聞、濫用教會錢財;
    美國神召會佈道家,原是全球最大福音傳播網的總裁金貝克牧師(Jim Bakker)卻因捲入一樁性醜聞案及被控貪污、瀆職、欺詐等罪名,被判刑45年;
    新加坡康希牧師與城市豐收教會其他5名高級成員被指控涉嫌挪用教會約5060萬美元;
    趙鏞基牧師因涉嫌瀆職及貪污而被判處3年有期徒刑,緩期5年執行,其子趙熙俊被判有期徒刑3年,當庭羈押。趙鏞基父子將個人財產損失轉嫁與教會,致使教會損失131億韓元;
    新聞報導:台灣基督長老教會馬偕醫院董事長之爭風波,總會與董事會雙方對簿公堂,法院裁定劉伯恩勝訴,禁止新選任的蔡國明行使董座職權。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發出聲明表示,依據相關規定,劉伯恩早喪失候選資格,當然解任馬偕醫院董事(長),蔡國明才是董事長。;
    然而教會強勢掌權的好牧師,使教會中的基督徒靈命成長穩固也不少。
    自古至今教會常呼籲“合一”,但到現在教會“合一”還處於口號階段,奪權現象不亞於國家政治界。教會沒有優質榜樣,對社會影響力薄弱,應多加反省力道,給外界看見基督的榮美,歸順於基督真理與國度。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