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國大反擊下的基督徒

688

人類歷史的發展從來不是直線前進,而是反反覆覆、交叉辯證。正如法國大革命推翻王室最後演變成拿破崙稱帝、伊朗進步派拉下巴勒維國王後卻迎來宗教最高領導人的專制,如今這個世界又再度面臨大倒退。各國強人興起、民主法治遭到蔑視。鄰近的中國,在領導人的任期取消後已經形同帝制。

曾經在2011年促成「茉莉花革命」的臉書等社群媒體,如今也出現戒嚴的現象,連二二八當天張貼音樂家蕭泰然的《一九四七序曲》都被列為「垃圾訊息」加以屏蔽,質問臉書是否姓「黨」的po文更直接引來永久禁用的警告信。1990年「第三波民主化」的基業,已然出現動搖。

「民主」這個名詞,固然對世界上許多的人而言都是耳熟能詳,但在不同的脈絡下其所指的內涵卻大相逕庭。

不少人認為,民主就等同於選舉。許多人被教科書的定義誤導,以為政府由人民選舉產生,定期舉辦改選,票票等值就是民主。殊不知希特勒就是在這種選舉制度下掌權的;在第三波民主化之後,有許多國家號稱民主,卻空有民選制度卻沒有自由主義精神的買櫝還珠現象。

從南美的秘魯到西亞的巴勒斯坦,從西非的塞內加爾到東歐的斯洛凡尼亞,從南亞的巴基斯坦到東南亞的菲律賓,處處可見一些沒有自由主義精神的民選政權無視於該國憲法對分權制衡的要求,甚至剝奪國民的基本權利的現象。事實是,民選的政府也會在不受節制的情形下變成專制政權,也就是「民選專制政權」(elected tyranny)。

而共產國家也號稱「民主」。當年的東德,國號的全稱就是「德意志民主共和國」,對岸還將之簡稱為「民主德國」,以與西德的「聯邦德國」相對。乍看之下,竟似東德比西德還要民主。而北韓的國號則為「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以前的北越國號則為「越南民主共和國」。標榜「民主」的程度,比起自由世界有過之而無不及。

我曾經遇過有位來自對岸的交換學生在班上作報告時宣稱,中國比台灣還要民主,引起全班嘩然。不僅台灣學生訕笑,同樣來自對岸的其他交換生也相覷咋舌。不過我們若知道連任13屆人大代表、從來都按照共產黨指示投票的申紀蘭在2012年接受香港《鳳凰衛視》採訪時所說的:「我們是民主選舉,我不和選民交流!」也就不難理解那位交換生同學為何敢在台灣同學面前信誓旦旦講自己的國家更「民主」。對他們而言,既然共產黨代表人民,那共產黨的統治就是「民主」。

因為不知道民主的基本精神是人民(demo)治理(cracy),人民才是國家的主人,而政府必須向人民負責,所以中國的人大代表才敢大言不慚地說「我們是民主選舉,我不和選民交流!」因為以為民主就等於選舉,台灣才會有些有錢有勢者敢說:「民主不能當飯吃。」

在民主國家,人民是主人。中華民國憲法第二條規定,「中華民國之主權屬於全體國民。」只要擁有國民身分證,就是這個國家的主人;而這個國家上自總統下到里幹事,都是「公僕」,翻譯成聖經的語言就是「僕人」或「管家」。

聖經如何處理主人與管家的關係?耶穌曾指出,管家必須為自己手上經辦的事向主人負責,做得不好就該被汰除:「耶穌又對門徒說:有一個財主的管家,別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費主人的財物。主人叫他來,對他說:我聽見你這事怎麼樣呢?把你所經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路加福音16:1-2)主僕不可倒置:「使地震動的有三樣,連地擔不起的共有四樣:就是僕人作王…婢女接續主母。」(箴言30:21-23)

在局勢逆轉,價值錯亂的時代,基督徒更應該堅持真理。在帝國的壓力下,基督徒不可以和世人一樣以為「強權就是公理」。昔日的亞述、巴比倫、希臘、羅馬,哪一個不是大帝國?如今安在?征服歐亞大陸廣大土地的蒙古帝國又在哪裡?政權的興滅都在 上帝手上,「他改變時候、日期,廢王,立王。」(但以理書2:21a)「你們不要倚靠君王,不要倚靠世人;他一點不能幫助。他的氣一斷,就歸回塵土;他所打算的,當日就消滅了。以雅各的神為幫助、仰望耶和華──他神的,這人便為有福!」(詩篇146:3-5)

昔日在希特勒掌權時,有很多教會選擇順服希特勒或保持沈默。戰後面對不光彩的過去,便試圖講述一些當年曾經如何抵抗過納粹政權的故事,但根據學者Matthew D. Hockenos的見解,這些故事其實大部分是虛構的。事實上,這些教會的基督徒,是有幾次上街遊行,但其動機是為了響應納粹黨人「民族主義、反共、反猶」的宣傳。在如今這個帝國威勢壯大,民主受到壓抑的時代,基督徒可別目光短淺去附和威權,日後再來捏造些假故事自我安慰。

Photo credit: podoboq / CC BY-NC-SA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