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家乖孩子違法被逮時……

1485

藝人狄鶯之子孫安佐在美國被捕,起因是他對外發表將進行校園槍擊的恐攻宣言,觸動美國社會的敏感神經。

事發後雖然不少人出面緩頰,就連李昌鈺博士都說,會這樣說不得體話的孩子在美國其實不少,但關鍵在於是否擁槍。原本李博士的意思應該是好好解釋清楚自己只是開了不恰當的玩笑,沒想到後來警方竟從孫安佐的住處搜出高達1600多發子彈,各種事證逐漸浮現,孫安佐似乎很難以只是開錯玩笑擺脫罪名指控。

本文並不關注事件後續發展,更無意探討為什麼像孫安佐這樣的孩子會走上偏差之路。而是想談談另外一個面向:當事人的父母拒絕接受孩子的偏差行為,且多以「這孩子平常很乖」作為拒絕接受的理由;而這種情況經常伴隨青少年偏差行為的發生而出現。

在我們的想像中,「乖孩子」不會犯錯,乖孩子遵守規矩,乖孩子就是好人,好人不可能做壞事。做壞事的一定是壞人,壞人一定不乖。其實,這是非常簡化且早已被許多實證研究駁斥的錯誤想像。

好人其實也會做壞事,壞人也不是24小時全年無休的都在做壞事,更重要的是,以行為之好壞回推一個人是好人或壞人,從根本上就錯了。一個人出現偏差行為,有可能是因為環境逼迫,也可能是預謀已久,很難一概而論也不該一概而論,得根據個別情況來看。

也就是說,「我兒子很乖」完全無法作為這個青少年不會出現偏差行為的論據。

甚至在心理學者的研究中發現,父母眼中的乖孩子,反而容易出現偏差行為。日本知名學者加藤諦三就發現「開朗溫順的乖孩子,是精神上的自虐者,是無法信任自己的人,只想著透過取悅他人來獲得自我認同」,「乖孩子是裝出來的,為了表現出應該表現的自我而喪失了真正的自我,放棄了自己真心渴望的事情,只為了滿足/實踐父母的願望。」

也就是說,和許多父母家長想的不一樣,孩子很乖是不自然、不符合孩子本性且扭曲了孩子本然性格的偏差狀態。一個孩子若長久扮演乖孩子,其本真自我可能在此一不斷扭曲自我中喪失。

當乖孩子可以擺脫父母的期盼與約束時,過去因為扮乖而不能宣洩出來的那些壓抑扭曲,極有可能一股腦地發洩出來,化成更為鋒利的偏差行為。

就像有多次而頻繁的小規模地震讓能量正常宣洩,好過平常都沒地震去突然來一個大的。還未完成社會化的孩子有一些不符合大人期望的不乖、反叛等行為是很自然的事情,如果父母強行以權威壓制或形塑某種讓孩子只能展現乖巧卻不能宣洩情緒的生長環境,最後可能有一些人就會出現失控暴走的情況,因為乖巧多半是被規訓出來的扭曲狀態,那些無法宣洩的能量遲早會潰堤。

在教會裡,我們往往也不自覺的會以某種乖巧行為典範,要求年輕的弟兄姊妹遵守(例如教會最希望青少年不要碰觸的性或異性交往問題),結果往往是無法遵守又不敢對外訴說或表現時,就化明為暗,走入地下化(偷偷在外面做,回家或在教會再扮乖巧迎合大人),在父母或教會長輩不知道的地方宣洩,有些人甚至因此而遠離的信仰。

心理學家發現,乖不是人類的本性,父母師長若強行以權威或道德禮貌等規矩要求青少年乖巧,過度壓抑的結果就是某些人無法承受自我的扭曲而在某個關鍵時刻暴走失控。另一些人或許沒有在青少年時期失控暴走,但這些人成年後在親密關係的態度上多會出現扭曲的行為模式,例如用過度討好對方來換取關係的維繫,卻在對方婉拒之時暴怒失控,或陷入自憐自艾,無法健康(平等互惠)的發展關係,因而釀成許多親密關係的不幸悲劇。

Photo credit: woodleywonderworks / CC BY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