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談心,建立「心與心連結」的關係

358

我一直覺得,長大後還能跟父母很親近的孩子,是相當幸運的。

或許是華人社會不習慣表達親密,也或許是親子之間多年來的衝突未被解決,我看到身邊許多家庭在孩子長大後的相處狀況,要不是變得疏離、客氣,要不就是把衝突搬上檯面,家長難以理解為何孩子不再聽自己的話,孩子掙扎著要求自由與尊重。能在孩子長大後反而變得更親密的家庭,少之又少。

但是真的沒辦法嗎?神的心意豈不是讓我們「彼此相愛」,又說「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我自己與媽媽的經歷是:當我們的心回轉向彼此,用神的眼光看對方,透過真摯的溝通談心,確實能讓彼此的心更加靠近。

親密與疏離的雙人舞

從親密到疏離,再從疏離逐漸恢復親密,這也是我的歷程。小時候直到青少年期間,我跟媽媽常能分享心情,她知道我遇到的大小事。但她出於關心的叮嚀往往沒被聽進去,關心成了壓力、叮嚀成了責備,在幾次衝突之後,家逐漸成了我用來過夜的地方。

我忙碌著自己的課業、服事以及參與活動,雖然對於被當成旅館的家也有一些罪惡感,但久了也漸漸地不在意。特別是開始工作之後,可以自由運用的時間更是少了,我常是匆匆忙忙地出門,回家時父母都已經睡了。媽媽對此時有埋怨,於是我也嘗試著多花點時間待在家。但恐怕我們對時間的預期落差頗大,也沒有好好溝通彼此的感受,直到某天她再也無法忍受,對著剛回家的我大罵一頓,甚至連不相關的事情也一起罵了進去。

「這一點都不合理!」從未跟人冷戰的我,當下在血氣與憤怒中決定:「既然你不希罕我做的努力,只想要我活得符合規範,那好,我就做到你要求的,但我不會多跟你說一句話!」於是我真的做到她要求的條件,卻對她避不見面,偶爾見面時也刻意與她錯開視線,時間長達兩個月以上。然而,這樣的疏離,對我們都帶來深深的沮喪。

從神的眼光看母親

當我跟牧者聊到這件事,她分享了自己跟媽媽和好的經歷。他們家的母女衝突更深、更久,使得她自從離家上大學以來,就絕少回中部老家。但相同的是,神依舊在我們兩家中掌權。某天聖靈啟示她,讓她明白在媽媽充滿責備的語氣背後,真正想要表達的是:「我愛你、我想你,我的女兒怎麼還不回家?」聽到這裡我也紅了眼眶,因為我懂了,我的媽媽也是這樣等我回家。

「你媽媽是一個溫柔的人、禱告的人,她與聖靈同工的程度遠超過你的想像。」牧者這樣告訴我。責備擔憂的背後是愛,而她只是沒那麼擅長表達愛,當我真正明白這點,試著從神的眼光來看我的媽媽,我也開始想為我跟媽媽的關係付出努力,營造一個讓大家都想回去的家。

談心七步驟

「我賜給你們一條新命令,乃是叫你們彼此相愛;我怎樣愛你們,你們也要怎樣相愛。」(約翰福音13章34節)我相信,這樣的彼此相愛既然是耶穌對我們的心意,那麼祂就會賜我們夠用的能力。於是,我試著放下自己過去的不愉快,跟媽媽約了時間要好好談心。

知名臨床心理學家黃維仁博士,在他的著作《傾聽就是愛》當中,列出了「關係修復十大步驟」,透過積極傾聽跟明確表達,幫助讀者釐清導致衝突的事件與感受,並且使用讓對方可以理解、接受的方式,從而化解衝突、修復關係。而在實行時,我用的是簡化版的「談心七步驟」:

步驟一:感謝、讚美對方

在讓對方了解自己的不舒服之前,很多時候我們都忘記感謝對方,但關係中總是會有能夠感謝的部分,就像我媽媽不厭其煩地為我準備早餐、水果跟便當,真的值得好好感謝。這個動作不僅預備我們的心,讓我們的表達不至於變成傷害對方,也會讓傾聽者更放下心防。

步驟二:客觀描述事件的情境

描述自己所看到的事件情境,但先不加上主觀解釋或臆測,否則容易讓對方聽不進去。這也可以幫助雙方釐清事件本身,有助於接下來的溝通。傾聽者這時候需要單純地聽,不去辯解,而是去了解,以免談心變質為吵架。

步驟三:以情緒詞彙標明感受

當這個事件發生時,自己有什麼感受?沮喪、失落、憤怒或者悲傷?甚至可以使用語言圖像,幫助對方了解自己的感受,例如:這讓我感到自己彷彿孤身一人面對漆黑的森林,孤單又手足無措……講得越明確,越能讓對方確實體會。

此時,傾聽者可以先謝謝表達者願意分享自己的感受,並重複對方說的事件及感受,在過程中讓表達者感受到被傾聽、被理解,「當……這件事發生時,我可以體會暸解你會有……的這種感受。」並且詢問:「我可以為你做些什麼?」

步驟四:釐清自己內在的深層需要

在一切感受背後,我們都有更深層的需要。是想要被接納、被尊重、被欣賞?或者被支持、被體諒、覺得自己有價值?黃維仁博士指出:「表達你的傷痛和需求,去除指控與責怪對方的部分,也不要談太多感覺背後的思想,可以幫助你們療傷。」

步驟五:自我省察,表達自己可以做得更好的部分

傷害發生時,我們總是會有能夠選擇的部分、自己能夠控制的部分,不會有什麼事情100%都是對方的責任、對方的錯。有什麼是我下次可以做得更好的?主動提出這件事,能幫助我們調整為負責任的心態。

步驟六:明確表達需要請對方協助的部分

講完了自己,就需要向對方提出請求。但這並不是控訴的時刻,也不是要對方猜你的心,為了關係的修復,我們需要平和、明確、不帶指控地提出希望對方協助的部分,例如:「老公,我希望你之後如果遇到超過三萬元的花費,可以事先跟我討論,讓我們共同決定。」

步驟七:謝謝對方的傾聽

最後,則要謝謝對方的聆聽:「謝謝你的傾聽,還有為我們關係所做的努力。也請你考慮看看我的請求,可以嗎?」

而傾聽者也可以回應:「很抱歉我引發了你……的感受,我願意考慮你的請求,謝謝你跟我分享你的感受。」(為了避免讓傾聽者有壓力,這時不需要承諾做到對方的請求,只需要願意考慮即可)

體會彼此的心

談心並不是只有單方面的,在我跟媽媽聊了我的感受之後,隔了一週,我邀請她用同樣的談心七步驟跟我分享。這樣的談心出乎意料地有效,我們解開了長年以來的心結,說出了種種不被尊重、不被感謝、不被看重的感受,誠摯地跟彼此道歉,也開始能夠更加體會彼此的心。

「耶和華大而可畏之日未到以前,我必差遣先知以利亞到你們那裡去,他必使父親的心轉向兒女,兒女的心轉向父親。」(瑪拉基書4章6節)我相信不只是父親,神也必定使母親與兒女的心彼此貼近。而我禱告,就像我所經歷到的一樣,會有更多人的家中經歷心與心的連結與恢復。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