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為了福音,所以計較那麼多

7405

在基督徒圈子裡偶爾會聽到一種言論,說的人自詡是「靈巧像蛇」,但頗覺刺耳,若說它們「似是而非」,恐怕還太輕估這些言論的後座力。

比方說吧,有個基督教機構在沒通知版權所有人的情況下,自行集結多家出版社的文章出售,幾年下來獲利頗豐。然而,這種行為終究紙包不住火,被某家受害者發現了,才承認不告而取用他人文章。另有受害者要求該機構道歉,也為了表示道歉的誠意,將那數百萬元「不法利益」拿出來賠償給眾家受害出版社。不料,受害者還沒找律師,該機構的法律顧問就先出面對受害者說:「為了傳福音,不要計較那麼多。」

我可以理解法律顧問有為雇用單位開脫的責任,然而,「為了傳福音,不要計較那麼多」這種言詞,從一位基督徒律師衝口而出時,真不知該如何評論她的法學與神學常識了。若是哪天這位律師上銀行辦理金融交易,發現銀行帳戶裡的數百萬存款不翼而飛,原來銀行員在她不知情的情況下,逕自將所有款項捐給海外宣教機構了。她質問時,銀行員回覆:「為了傳福音,不要計較那麼多。」我不知她會做何感想?

某個以基督教精神創辦的大學為了傳福音緣故,開辦通識必修課程。立意良善,動機是好的,不少基督徒老師努力投入,也頗有好評。然而,實施的時候狀況很多,師資良莠不齊,也是事實。譬如說,有的教師將課堂當教堂,整學期上課都在講聖經多好、信耶穌多好,教導學生只要好好禱告,就會考試All Pass。期末作業呢?規定學生要參加教會的聚會。

有些人覺得這種藉機傳教的方式是可行的,「傳福音嘛,不要計較那麼多」,才會混淆了教師與牧師的身分。成效如何?的確有學生因此加入了教會,但更多學生的真實反映在網路都搜尋得到:反感得很,但為了能畢業,私下罵。讀者可以試想,若有基督徒學生在非基督教大學就讀,學校必修課中包括到佛堂打坐參禪,否則無法畢業。不知這些人作何感想?

另外,有些主內兄姐為了避免台灣陷入性解放之島而到處奔波,在各地區聯禱會中分享負擔,推動某些連署行動。我必須承認,這些兄姐真的很有熱心,然而,正如箴言所說的,有熱心而無知識,是不好的。

就以筆者前一陣子參加一場牧者研習會中所親自見識到的狀況來說,議程中臨時插入一場「分享」,希望眾教會為了下一代的幸福要共同努力。這動機是好的。然而,來者所分享的內容,頻繁使用戰爭語言,以二分法化約成「他們」「我們」,將政府推行的性平教育直接與「性解放」畫等號,都是在敗壞國家,那些支持性平教育者為「性別主流化」,而自己站在正義的一方,在推行「家庭主流化」,在挽救國家與下一代。結論就是「連署公投」,還當場播放影片示範如何填寫,或到超商去列印,竟還有人當場分發連署書!

我實在很問這些熱心人士問題:你所堅持的「家庭價值」,真的是「基督教價值」,還是儒家價值?還有,你到牧師的聯禱會「分享」,到底以哪一個身分?是代表你的教會、某個福音機構,某協會,還是某政黨呢?

基督教對於同婚不是只有兩種立場,當下與國家前途、下一代的幸福相關的公投案也不少,這個聯盟成員為什麼不推通連署其他公投案,而是這項呢?我實在找不出聖經根據。

基督徒要支持什麼黨、要入哪個黨都無妨,組織政黨也可以,端看個人在上帝面前的良心。要從事政黨政治動員也是每個人的權力,都應予以尊重,但是,請不要隨意把威伯福斯抬出來,打著傳福音、侍奉上帝的名義。以宣教之名,偷渡特定政黨或其附隨組織的政治議程,這是掛羊頭賣狗肉的行為,不是在傳福音,而是反福音,直接牴觸基督教價值。「偷渡」政治議程的結果,就把教會的主體性抹煞,使之墮化成某政黨的附隨組織了。教會就是教會,它是聖潔的,就必須跟所有政黨保持批判的距離。如此,才有立場為上帝發出先知性的聲音。

關於傳福音信息的傳達,我以前所讀過的口語溝通理論有個說法:語言的內容佔三成、非語言的部分佔七成。另一說法是:語言內容本身佔一成,表情口氣等肢體語言,二成,當下情境佔七成。也就是說,「信息」的大部分是非語言的。這樣,基督徒行事為人,不能只求達成目的,更要講究一切過程的細節,都必須符合基督徒的誠信。為了傳福音,不要計較那麼多?不!作惡不能成就善,正是為了福音,所以才要計較那麼多。

回到聖經來看,同性性行為與偶像崇拜,或是貪心相比,哪一件比較重大呢?當基督徒對於社會上不同事件發出不同的聲音時,這樣的行動向社會大眾傳講了什麼樣的信息呢?見證了和麼樣的福音呢?

說到傳福音,最重要的,是教會自己,因教會本身就是它的信息!且讓我借用這幾天又成為新聞媒體焦點的英國王室婚禮打個比方。教會,既然是基督的新婦,她的身分就不再根據自己原來的出身來歷,而是根據基督的地位。若說基督是君王,那麼教會就是王妃了。身為王妃,不只是服裝、儀態,該與誰交往,什麼時候應該在哪個場合出現,甚至該用什麼語言用字說話,都必須合乎王室禮儀的規範,因為,她的身分獨特:她是王妃!

這樣,基督徒以什麼動機、態度、如何參與社會議題,又是用多大的強度參與哪一類議題,不能與其他人相同,而必須用合乎自己身分的方式,以免羞辱了自己的主,虧缺了上帝的榮耀。因為他們言行所顯明出來的,是基督教的整體見證。這才是基督徒應該最關切的事。

正是為了福音的緣故,所以要計較那麼多。

Photo credit: jean louis mazieres / CC BY-NC-SA

2 意見

  1. 個人認為教會對「溝通、協商、談判與口語表達」的修養還很差。很沒常識,因此讓不信的人對教會有一些負面的看法。
    例如不懂得溝通原則:
    1.尊重對方觀點。
    2.對峙有損利益。
    3.持續推動合作。
    4.以不挑臖的方式面對強硬的交涉對象。
    5.要對方承諾。
    6.爭取更多而不是爭取一切。
    因為在溝通時,需要不一樣的思維:
    a.冷靜。
    b.做好準備。
    c.找到決策者。
    d.鎖定目標。
    e.人際接觸:人是一切的重點。
    f.肯定對方的地位和權力。
    我們常常未審先判。讓不信的人很反感。我們又常常失落目標,只在芝麻細節上做文章。
    沒有同理心、不以客為尊。不會動之以情,而因時因地制宜。不懂得循序漸進,不會交換各自認為有價值的東西。
    不去找出對方認定的標準。沒有保持透明和建設性。但也不可操弄,要誠實。
    隨時準備溝通,開誠布公,表述願景。找出真正的問題,化問題為機會。接納彼此的差異。做好準備、列出清單、事先練習。也要留意看不見的談判技巧:
    a.談判不是難事。
    b.技巧是無形的,隱藏於生活之中。例如先有個開場白:今天怎麼樣?它可以1.建立關係2.用問句3.焦點放在對方4.以閒聊自在的方式進行。
    c.找出共同的興趣、共同的需求或共同的敵人。
    d.找出對方腦中的想法。
    因此給談判一個新定義:從目標開始、以人為主,因時、因地制宜。
    而溝通有四個層級:
    1.迫使對方做你要他們做的事。
    2.讓對方思考你希望他們思考的事。
    3.讓對方理解你希望他們理解的事。
    4.讓對方認同你希望他們採取的行動。
    其實,簡單講,就是警方辦案、測謊的技巧。
    如果涉嫌人對警方的問題呼攏過去,那他的嫌疑很大。如果對方老實、鉅細靡遺地說出事件的始末,那就大概不是犯案者。
    另一方面,華人對情緒、表情、感覺的研究很缺乏。因此,兩人或夫妻之間,就容易猜疑對方不忠。例如:你問右撇仔問題,他如果向左下方偏頭,那他是在想過去的事,是在回憶過去。如果他向右上方偏頭,那他是在思考明天或未來要做的計畫。左撇子反過來。
    再一方面,現在的牧者,比較是品學兼優的學者。因為過去現代化、平安時代的努力經營,吸引比較正派、受科學訓練的科技人。多有博士學位、在大中學教書的背景。而現在是後現代:網路、虛擬、支付保的時代。需要靈巧像蛇、馴良像鴿子的牧者(耶穌是最好的榜樣),乖乖牌根本搞不清楚年輕人的空虛和痛苦。只有少數研經透徹、又有人飢己飢、人溺己溺豐富的認同感和想像力的人,才能在後現代勝任牧者的工作。

  2. 再同意不過了!某教派長達30多年支持黨外運動,甚至公然在主日講堂宣傳某政黨理念,帶領弟兄姊妹參與政黨抗議活動…。
    教會出版社、總會網站幾乎成了政黨佈告欄,政黨置入性行銷明顯到不行。甚至公然與另一個政黨為敵,鼓勵弟兄姊妹加入反對行列,還自以為是替天(上帝)行道。

    讓全台灣民眾不自覺的認定她就是某政黨的附隨組織。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