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苦難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天父上帝的教會,我們的教會

當我們定義「我們」的範圍時,可能我們的父就是這個範圍的「父」了。我們在天上的父有多大,就看我們所指的「我們」有多大。這樣說起來,好像天父的尺寸是由我們來界定的,又有點不合理了。主耶穌教導的主禱文,應該是要讓我們一切受造的人,一起建立以父與兒女的關係,這是多麼美的一件事啊!

關於教會福音機構事工的奉獻

這年頭,不管是一般的民間NGO還是教會機構,募款都很不容易。主要原因不是民眾沒有愛心,事實上台灣社會很有愛心,捐款做善事總是不落人後,基督徒捐款更是從來不手軟。問題不在於民間的捐款不夠多,而是分配不均。

教會必須對抗種族中心主義

美南浸信會倫理與宗教自由委員會主席摩爾牧師(Rev. Russell Moore)指出,白人至上主義與種族中心主義的意識形態是危險的,因為這些意識形態壓迫我們主內的弟兄姊妹。他說:「如果我們是耶穌的子民,就讓我們站在耶穌的立場。」不久,這個決議案照案通過。

財富,教會運作的潛規則

台灣現今的主流媒體、大型慈善團體和許多教會的經歷看來,錢出得多的、股份大的,聲音就大、決定權在握,黑的可以說成白的,採購可以綁標,少數可以代表全體,可以決定災民必須吃、穿、住什麼,奉獻者可以決定教會要不要買、買什麼品項樣式型號的管風琴。

誰是接班人

台灣鄉村裡不只少有青壯年的牧者,就連退休後願意投入偏鄉事奉的台灣本地長者卻也一樣少見。我可以同理青壯年不論是信徒還是牧者在鄉村工作的現實難處;然而就連在台灣都市裡退休的長者,也很少投入對鄉村的關懷時,恐怕就不只是個人的問題,而是整個教會和台灣社會需要更多反省之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