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那走过的微光

待降节的教会传统是安静默想,自主为上帝的话语预备自己的心,等待祂的话语成为自己个人的实在经验。因此,教会筹办待降节/圣诞节的「活动」,若能帮助众人默想、体验,摆脱集体逃避思考的同步化,将会是很好的牧养……。

没有爱的智慧有多可怕:反驳某些「基督徒」在刘晓波逝世之后的言论

我阅读过刘晓波的很多文字,发现刘晓波研读过圣经和许多神学著作,内心深处充满了对真理的渴慕,甚至比很多「教主式」的专横独断的基督徒更接近圣经真理。

凡动刀的,必死在刀下

菲律宾总统杜特地(Rodrigo Duterte)9月30日在其担任过市长的达沃市发表演说时指出,「希特勒(Adolf Hitler)屠杀了300万犹太人;现在(菲律宾)有300万人染有毒瘾,我会很高兴宰杀他们。

重视广泛松土的宣教路线

在宣教史上,文字工作一直是相当重要的一环,很多人因为一本赠阅的《圣经》、《荒漠甘泉》等属灵出版品,或是一本福音小册子,让原本失丧的生命起了化学变化。

回忆使我们团结——智利的教会与政治

提起拉丁美洲,我们就联想起1960年未出现的解放神学。然而,解放神学在不同地区有各自发展,不是铁板一块。因身在智利,我趁机回顾智利的教会与政治关系。

我的罪常在我面前

像我这样一个人,常在眼目的情欲、今生的骄傲上挣扎,跟自己摔角的经验,常常是「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曲死的身体呢?」因此,对于那些上了新闻的名牧们,不敢大声说什么,毕竟,我的罪常在我眼前。我只期盼,能尽快从现今败坏的辖制下得释放,得享上帝儿女荣耀的自由。

教会与公民不服从

委内瑞拉天主教会主教团在声明中说,面对这种局势,基督徒不可以保持被动、害怕和无助;相反地,必须挺身而出捍卫自己的权利和他人的权利。主教们说:「此际应该非常严肃地、负责地问自己:公民不服从、和平示威、诉诸全国与国际公权力,以及示威抗议是不是比较有效而且有机会的措施。」

建立心灵健康的校园:以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为例

在崇基学院,校牧室占有一个很特别的地方。它以一座教堂坐立于祟基学院内。除了代表崇基学院的基督教背景外,崇基礼拜堂更成为学院生活的核心。某层面说,礼拜堂成为一个多元活动空间,但我却认为它承载人生不同阶段,为不同人生阶段提供过度。

热门点阅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