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las Yotaka/在對的地點「道歉」

最近偶爾會聽到有人質疑,為什麼總統不去原住民族部落道歉,反而是要原住民族進總統府道歉,「為什麼?!」問者通常忿忿不平,認為這種道歉沒誠意,依然不脫上對下的殖民心態云云,更有少數有心人以道歉的地點大作文章,企圖以此弱化總統向原住民族道歉的正當性。

臨風/仇恨、偏見與暴力的時代,我們依然仰望——夏洛特示威事件有感

在這個情緒高漲,仇恨、偏見與暴力充斥的「美國優先」的國家,要推動政治上的改變,或許沒有什麼便捷的解決方案。不過在改變政治氣候之先,或許更需要改變的是我們個人的心態,從奪取權力到了解對方的傷處。Weisser拉比的耐心、愛心和寬恕或許正是我們值得深思的榜樣?

基督徒社區是這個世界的希望

我最大的收穫呢,是在這些錯誤中,卻驚訝和真切的看到,主基督依然在他的教會和他兒女的生命中掌權。福音之道,就是以愛為旗,在我們以上。是在我們的淚水中凱旋的,是在我們的軟弱中令人敬畏的。我知道我服侍的這位主太偉大了,主若施恩,我的過犯雖多,卻不能改變他對教會的心意。

基督徒社區是這個世界的希望

這就是地方教會的建造,對於中國社會轉型的不可取代的價值。這不是教會的目的,是教會的副產品。但這個副產品,最終會為一場更大、更深入的福音運動預備人心。地方教會就是一個基督徒社區,是唯一真實的人類共同體。

其實,在光州之前有濟州-前篇

對於發生過228事件、白色恐怖歷史記憶的台灣,伴隨著知名的韓國電影《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的播映,輕易便能記得並想像光州的不幸,卻往往忽略了1980年的光州之前約四十年,早就有濟州的四三事件。

其實,在光州之前有濟州-後篇

濟州島姜禹一主教就是這樣的一盞微光,或許,他如何從自身做起,從事良心化的和平教育工作,是一個值得亞洲基督教會探究的起點。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