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凤岗:中国能找到宗教治理新思维吗?

4月下旬中共中央举行全国宗教工作会议,国际媒体对此颇为关注,几乎所有的报导和评论都指出,会议释放出了收紧宗教管制的信号。不过,我个人觉得,这场多次被推迟的会议所释放出的另外一个更为重要的信息是:中共高层认为,现有的宗教理论还需要得到发展,宗教工作水平需要得到全面提高。

韦尔斯、科雅贝/宴席定要继续

当我们现在要在彼此相远的不同角落,去持守这场宴席,我们就被邀请,去推敲、去细嚼、去回味,主餐礼当中诸种祷告的含意:原来,上帝想方设法,为要达成祂转化众生、成就美好的旨意,并在受造世界中以变像的形式来彰显祂的荣耀。

吕绍昌/总统选不下去未必是坏事

实在很难想像,曾经是现代民主自由的橱窗,西方民主的楷模,笑傲寰宇的美国,竟然可以产生如此的总统大选,成为全世界的笑柄。

Kolas Yotaka/在对的地点「道歉」

最近偶尔会听到有人质疑,为什么总统不去原住民族部落道歉,反而是要原住民族进总统府道歉,「为什么?!」问者通常忿忿不平,认为这种道歉没诚意,依然不脱上对下的殖民心态云云,更有少数有心人以道歉的地点大作文章,企图以此弱化总统向原住民族道歉的正当性。

禤智伟/学听道:平信徒的本份和方法(下)

传道者需要真正的听道者作为伙伴,宣讲才可能发生。听道者应该是主动积极的信道者、寻道者、行道者,而非被动消极的消费者。听道者在宣讲中的角色,其分量甚至比传道者还要关键;崇拜是否「有道可听」是听道者自己的责任,多于传道者,因为传道者根本从来无法控制听道者听到甚么、或到底是否在听。

基督徒社区是这个世界的希望

我最大的收获呢,是在这些错误中,却惊讶和真切的看到,主基督依然在他的教会和他儿女的生命中掌权。福音之道,就是以爱为旗,在我们以上。是在我们的泪水中凯旋的,是在我们的软弱中令人敬畏的。我知道我服侍的这位主太伟大了,主若施恩,我的过犯虽多,却不能改变他对教会的心意。

其实,在光州之前有济州-后篇

济州岛姜禹一主教就是这样的一盏微光,或许,他如何从自身做起,从事良心化的和平教育工作,是一个值得亚洲基督教会探究的起点。

临风/好撒玛利亚人?从圣经看接纳叙利亚难民的困境

2011年春,叙利亚爆发了内战。由于叙利亚总统阿萨德用武力镇压国内的示威民众,占大多数的逊尼派穆斯林于是愤而起来反抗。因着阿萨德用残酷的手段大量屠杀本国的人民,许多难民开始纷纷逃向世界各地。

热门点阅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