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席的父亲

现今许多教会以「高抬(核心)家庭的价值」呼吁保持家庭的「完整」,亦即,为了小孩维持婚姻关系。但此举对那些遭逢父亲缺席了的孩童而言,无异于落井下石;对那些父亲形同隐形人的孩童而言,闪耀着金光的「家庭价值」乖离事实。

《雪地里的拥抱》:谁能帮助韩国找到新出路?

慰安妇,一直是日本和东亚数国之间未结的难题。二战期间,日本在本国、殖民地与各国占地征召了数十万女子,写下一出又一出的历史悲剧。长期投入此议题的妇女救援基金会表示,当初被征召为慰安妇的台湾女子估计至少1200人,其中愿意公开身份的原有58人,至今只剩3位仍在世。

从又穷又落后的瑞典走来 ──《穷佃农》之歌

现今的瑞典给人的印象是「进步」、人均所得高的国家,其实并不很久以前的20世纪初,瑞典穷得逼使大量人民外流,走不了的甚至落入不得不「典当」或卖小孩的境地。

你与死共舞吗?──习以为常系列之二

语言学的研究指出,因为「死亡」是华人社会的禁忌话题,日常语言和书写都因此衍生出几十个影射、代称死亡的词语。理论上无需避谈死亡的华人基督徒,却也仍避免直接言说「死」字,而另以其他词语指涉,例如辞世、别世、逝世、上天国、蒙主恩召、荣归天家、荣见主面、已经不在了、去上帝那里、去当小天使、眼睛闭闭见耶稣……等。可见华人社会避谈死亡的习惯,多少仍影响着华人基督徒,尤其是台湾的基督徒。

让自己过度劳累,就是伤害神的殿

基督徒,你是不是让自己过得很累?我常在教会听到「burned out」这个词,意指太过忙碌、疲惫而让自己耗竭殆尽的状况。这个耗竭有可能是心灵,也有可能是身体,当然更有可能的是两者一起。不知怎么回事,似乎越「属灵」的人,看起来就越忙碌、越累。

叫什么名字?

就算忘了自己本是异乡人,台湾社会里也还有为数不少的异乡人,在我们身边与我们一起生活,再说,我们无论如何是世上的客旅。一种新的语言尚且难以被灵魂接纳、认同,名字呢?我的灵魂愿意被按哪个名字召唤?

祢的名曾经何其美!──经与典的反思(一)

如今,基督教在台湾名声不再。事实上,这并不是今天才开始的。然而,事情也并不总是这样的。神的名曾经是美的,至少,在某些人心中,在某些无人知晓的时刻里。第一次听说──事实上是读到──耶稣基督的神,是在两本精简版的小说中。

用什么乐器敬拜?──习以为常系列之一

许多台湾的礼拜堂都摆了一台钢琴,有的还是平台钢琴。钢琴音域广、音色丰富、音响可塑性高,可以为一人、数十人、数百人伴奏,也可以是独奏乐器,钢琴之于音乐敬拜有许多好处。问题是,在有钢琴的教会中,有多少人懂得钢琴应用于音乐敬拜中的特色、优势与劣势呢?

热门点阅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