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后现代、信仰实践

身为七年级的我,在台湾接受教育的过程中,我被灌输世界上的国家大致可以被分为三类:「前现代化国家」、「发展中国家」、和「现代化国家」。因此,每当在教科书上看到「现代化」一词时,总是把它与「进步」和「开明」联想在一起。

找回社会政策中的挽回与担当

日前,一份经多数台北市议员连署,要求北市府「推动公营住宅方案应依公民参与及I-Voting精神,以基地为圆心,周边直径1公里之居民,举办两次以上公听会,并获得多数居民同意后,始得进行设计规划。」的提案,引起舆论的关切与批评。

热门点阅

你可能也喜欢...

反思茶杯里的风波

经济抵制不应该看成是反市场交易的,相反地,而是对市场的一种矫正。它不只有消极说「不」的一面,也有积极说「是」的另一面,借由鼓励替代性产品的购买,或新型态生活惯习的养成,来协助新产业的研发和市场拓展,乃至打造不同消费行为背后的公民社会的另类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