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信仰成为隐私,基督之爱能有多宽广?(下)

在今年6月市政府财务吃紧以前,乌普萨拉也和瑞典其他地区一样,由市政府出资聘请各种语言的教师共约800人,让学前班(相当于台湾小一)到九年级(相当于台湾高中一年级)的外籍学生,或生于瑞典但具有外国背景的学生,免费学习母语课。市政府公布的课纲载明,外籍学生有权用自己的母语学习瑞典语。

天父上帝的教会,我们的教会

当我们定义「我们」的范围时,可能我们的父就是这个范围的「父」了。我们在天上的父有多大,就看我们所指的「我们」有多大。这样說起來,好像天父的尺寸是由我们來界定的,又有点不合理了。主耶稣教导的主祷文,应该是要让我们一切受造的人,一起建立以父与儿女的关系,这是多么美的一件事啊!

爱情价更高?

其实,友谊是认识基督之爱的根本,但当今台湾教会却普遍不重视它,或者把它搞得很肤浅,或者只把它定义为爱情的预备阶段。

竞争力,有事吗?

从竞争力至上的观点来看,亚伯兰父子真是弱爆了!他们也确实是懦夫,为了怕被杀,连夫妻关系都不敢承认。但这段记载见证的是,即使像他们这样竞争下的「鲁蛇」、情愿做龟公也要苟活的孬男,上帝也陪伴他们、赐给他们长远的祝福。

到底要冷?还是要热?

但我也很在意的是,上帝在启示录是提到:「我倒愿意你或冷或热!」但就像我前面说的,上帝真的是一个善于信手拈来的教导者,用当地人最熟悉的情境最熟悉的语言来教导。那上帝为何是将「冷」、「热」并列呢?而不是说,希望你们热起来。

热门点阅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