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捷枪决之后

5722

5月10日晚间三声枪响,结束郑捷的一生,关于一个家境良好的年轻生命,究竟为何会成为骇人的凶手?未来又该如何防范事件重演?早已被鼓掌叫好的观众抛诸脑后。廉价的报复式正义,用几颗子弹就让法务部长罗莹雪变成正义的化身,台湾治安仿佛瞬间变好,因为恶人已死,世界又重获光明。

身为一个媒体工作者,我讶异台湾主流媒体处理这个新闻事件的贫乏,这原是一个复杂的社会议题,不管是从社会、教育、法律、狱政、伦理、死刑甚至宗教等面向切入,都有做不完的课题,而且是台湾社会目前最缺乏的。然而主流媒体却宁愿选择煽情处理,放大受害者家属的反应,在萤幕前激情放送「感谢罗部长主持正义」的画面,至于受害者家属是否会因着郑捷的死,而让伤害真正得到平复,则无人关心;其他存在已久的社会问题,也无人闻问;不断将郑捷妖魔化,更让社会忘了他原本只是一个极为普通的邻家大男孩。

《台湾教会公报》曾制作〈废死不可?死刑议题大探索〉新闻专题,回应台湾社会越来越频繁的「随机无差别杀人事件」,同时提醒基督徒从信仰的角度思考死刑存废议题。原本以为这个议题在基督徒间应该没有太大争议,因为十诫里白纸黑字记下「不可杀人」,而耶稣就是被判处死刑而钉上十字架、早期基督徒也大量被丢入兽栏、火坑处死;基督徒对于死刑,应该有不同于社会的反应。然而刊出后却意外接到读者抗议,认为教会媒体不应鼓励废死立场。

这让我不禁疑惑,忍不住翻开创世记第4章,查阅基督徒从小在主日学听到滚瓜烂熟的「全世界第一起杀人案」,看看杀人凶手的下场为何。当年哥哥该隐因为嫉妒,而有计画的杀害弟弟亚伯后,受到上主责问,该隐对上主说:「我的刑罚太重,过于我所能当的。你如今赶逐我离开这地,以致不见你面。我必流离飘荡在地上,凡遇见我的必杀我。」但是上主回答他:「凡杀该隐的,必遭报七倍。」并且在该隐的额头上做记号,警告遇见他的人不可杀他。全世界第一个谋杀自己直系血亲的凶手,竟然也蒙上主的看顾与保护,甚至不准其他人杀害该隐,大概会让许多人跌破眼镜。

日前有幸听到德国柏林邦矫正司司长迈能(Gero Meinen)演讲,讲述德国废除死刑后无期徒刑的执行方式,钜细靡遗依照时程帮助犯人重返社会,包含一定时间的忏悔期让犯人反省自己犯下的错误、 经评估后能够出监探亲、接受心理辅导、职业训练等, 这是台湾监狱极度缺乏的机制,难怪受刑人出狱后皆与社会格格不入。在此愿意就两点台湾人最在意的「政府凭什么花那么多纳税人缴的钱来照顾罪犯?」「只保障加害人,那被害人家属的权益谁来顾?」稍做分享。

迈能演讲当天,听众忍不住提出挑战,询问「政府凭什么花那么多钱来照顾受刑人?」迈能则提出实际数据指出,台湾每10万人中有270人被监禁,德国10万人中只有80人,极端的例子是美国加州在雷根担任州长的时代,因施行「三振条款」不准假释,每10万人高达1000人被监禁,最后导致加州财政崩溃,只好在没有准备好的状况下将受刑人释放。两相对照之下,德国的受刑人不但较少,而且是在已经做好回归社会准备的状况下得到释放,实际上节省了大量社会成本。

「被害人家属的权益谁来顾?」也是台湾社会大众最常发出的不平之鸣。迈能则指出,死刑唯一的功能就是报复,不会替被害者家属带来任何帮助,伤痛也不会因此而平息。他同时点出,过失致死的受害者家属同样因为亲人骤逝而悲痛万分,但法院却不会判处过失者死刑,受害者家属难道不会因此认为正义没有得到伸张吗?显见受害者家属的权益,应该透过其他立法来保障,死刑并非最好的解答。

当天在场的欧盟官员则补充,欧盟去年建立一套被害者权益的立法。清楚定义被害者的权益,不单单只是金钱上的赔偿,还包括有权被理解、有尊严的被对待、有权利知道足以理解的资讯、获得各种程度的支持、在刑事诉讼的过程里有权利陈述自己的意见与经验、有权利得到赔偿的决定、个人化的评估等,因为每一个受害者的需求都是不一样的。

郑捷枪决之后,社会陷入短暂嗜血的疯狂与满足,然而明天太阳依旧升起,各式各样的问题仍然没有解决,近年的经验显示,随机杀人事件也没有因执行死刑而得到吓阻。你不一定要马上决定死刑到底该不该废,但是在主流媒体附和群众高喊「畜生该死!杀得好!」的时候,可以静下心来翻翻圣经,想想郑捷这个大男孩出了什么问题?我们的社会出了什么问题?又该如何解决?只要你愿意,圣经里其实已有答案,网路上也可以找到许多文章,是思考时最好的帮助。

(图片取自公视Youtube频道

作者简介/陈逸凡
《台湾教会公报》记者,喜爱阅读、电影、棒球及写作。
在长老教会沃土中获得成长所需养分,后於哲学世界与教会围墙外悠游伸展,而今再次被主寻回。信仰告白为「每个基督徒都是第一代」。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