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的台湾基督教讨论园地

3447

脸书上充满了各式讨论社团,你一加入,他就会喂你一些里面的发文;除此之外,也有不少人喜欢转发内容农场的文章,猎奇到关羽墓出土这种内容都有,充斥了荒谬的消息;当中基督教的讨论社团更是有趣。

早年有一个社团叫「基督教壹苹果」,正如其名,里面有各式辛辣的讨论,大到从真道教会牧师为何离任到小小平信徒在教会服事的疑惑,都能在那里大鸣大放。当然里面也有护航的回文,说实在,辛辣程度虽然没有衣服穿很少的照片,却与之有过之而无所不及。有些教会人士对这个社群很感冒,当然这个社群比较杂乱,不无信口雌黄,不负文责者。另一方面,当中的讨论并未匿名,对于勇于揭露教会黑暗面的人而言是很危险的。现在这个社团已经关闭,或许因其争议性,已没入历史洪流。

当然这样有关信仰讨论的网路社团仍然存在,让所有有疑问的人都能在上面提出疑问,有志之士也能作为潜在的解答者,不同背景的人,在当中提供各式观点的解答。或许可以称做「旷野神学院」吧?

但是,我也在当中看到了台湾教会文化下的一个现象。那天一个贴文就让我嗅到了有趣的气氛,一个基督徒贴出了一个贴文:

2017年台北国际动漫节……有动漫迷从(开幕)前天凌晨就开始排队……,主办单位预估5天可吸引38万人潮。
为何宗教信仰没有办法如此吸引人自动自发的热情?

细细推敲,可以感受到这个基督徒内心中的焦虑与期待,他应该是个对基督信仰很有负担的人,应该也对我们的信仰很有自信的。他心中好奇,为什么动漫都能吸引那么多人,教会至今仍是要努力半天才能邀到新朋友。

下面的回应其实也十分有水准:

一位回应道:「向善,总是较难的。」这个回应也真是省察人心,不过,好像是反过来在说去动漫展的是向「不善」吗?也有人回应道动漫的世界算是一种满足人想像,甚至是让人想投入其中的理想世界,但是宗教信仰并无法带来如此的满足。他的观察也很有道理,一些研究的确指出动漫迷他们对二次元世界的投入是超乎我们所想像的,你也可以看到极端投入的动漫迷他们的疯狂。

也有人做了社会学的观察:「如果聚会一年只有一次,只能在一个地方,你看看会有多少人参加。」也是,如果动漫展一周一次,周间还有小组聚会,我想大家的热情也就被消磨光了。最精辟的一个回应就是:「宗教被搞的太无聊,热情都退了!」

然而我最有兴趣的,是他的下一句话「为何宗教信仰没有办法如此吸引人自动自发的热情?」这是标准基督宗教徒的思考路径:

基督宗教是这世界的中心,我们生活中的一切。

我们很容易发现身旁的基督徒朋友,因为他们的生活围绕在祷告、读经,FB的发文也是,不难嗅到基督徒的气味。甚至一些基督徒传福音时都能感受到「我是唯一」的强迫性,直接无视于对方的尴尬与不适。当谈论伦理议题时,也永远以基督教的思考为思考路径,无视于我们是存在于一个世俗世界的宗教徒,这种缺乏「尊重」的基督徒让人避之唯恐不及。

就像一位支持婚姻平权牧师的脸书,已大声说他认为基督徒可以反对同婚,却不该在公领域剥夺同志的权利。而不同意见的基督徒,仍然在基督教伦理高于一切的泥沼当中,在公领域议题中讨论信仰议题。

我戏谑的说,宗教信仰怎么会没有办法吸引人自动自发的热情呢?看看「三月疯妈祖」,长达九天八夜的大甲妈出巡遶境进香活动,保守估计都有数十万人参加, Discovery频道都曾赞誉这个活动是世界三大宗教活动之一。我想,台湾的基督徒或许不少都掩眼不看,或是指说这是偶像的崇拜,邪灵的工作!

回到引言中所说,基督教光谱有多大,里面的提问与讨论的光谱广度就有多大。其实是有点讽刺的,台湾基督徒其实多是封闭保守的,也多已失去教派特色,扁平化、一致化,甚或是基要化,失去了与世界对话的能力。在追求上帝主权在地上的实现时,呈现出一种上帝国是要来殖民的感觉,要消灭地上所有不同的一切,这样的言论在阅读时真的令人头皮发麻。

大家或许可以用这样的角度去观察我们基督徒的言谈,我也不小心也这样了吗?多元只是口号,一元才是我们唯一的价值,基督徒似乎不该是如此吧?

(封面相片来源:=牙鸟= / CC BY-NC-ND;2015台北国际动漫节)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