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全家庭根植于良序运转的社会

3990

日前教会界在凯达德兰大道举办了一场大型联合跨夜祷告会,祷告会的内容诉求是「全心悔改」、「转换思维」、「健康家庭」、「健全社会」及「转化国家」,士林灵粮堂的牧师刘群茂说,「婚姻、家庭是一切的基础,有好的家庭,就会有好的社会、好的国家。」

教会界以自身擅长的祷告会形式,为国家社会的问题代求是好事,至少比过去直接引用圣经定罪不信的异教徒的价值信念,来得要柔软且能被人接受一些;在公共议题上争取社会舆论支持的做法,本不该将自己的信念不容分说的强加在不信者身上,更别说这个社会中,不信者占了多数,如此作为更难赢得认同。

不过,有一个观念颇值得一谈,那就是士林灵粮堂的牧师所说的「婚姻、家庭是一切的基础,有好的家庭,就会有好的社会、好的国家。」教会界支持此一论点的牧长与基督徒应该不在少数,只不过,真是如此吗?

婚姻与家庭好,社会国家就会好吗?

那么,为什么近2、30年来的台湾,婚姻与家庭问题层出不穷,变得越来越不好呢?

从社会学的角度来看,婚姻与家庭出状况,是社会结构、社会制度出了问题。因为家庭是从社会中长出来的其中一种社会制度,其发展的光景相当仰赖其他社会制度的辅助。

好比说,如今的台湾之所以晚婚、不婚,还有少子化盛行,在社会科学界普遍的定论是,低薪、过劳与血汗工作环境。过高的房价和物价,以及崩坏的年金制度与没有未来的焦虑感,导致青年不敢结婚或生小孩,怕养不起家庭或孩子。

另外,经济问题往往也是压垮家庭的重大原因。正所谓贫贱夫妻百事哀,当一个家庭的夫妻都得外出工作,却只能勉强赚取温饱收入,留在家中的孩子没人照顾或教养,自然不容易获得较好的照顾,如果又被其他团体拉走,走上偏差行为道路的情况不难想像。

简单来说,从社会科学的角度来看,婚姻、家庭之所以会变得不好,是因为社会结构出状况,社会制度运作不良好,无法有效保护家庭的组成与运转,导致家庭崩坏。

反之,如果社会结构相对健全,社会制度能健全运转时,在一个健全的社会环境底下,人们普遍比较敢结婚生子,就算家庭出状况,社会系统中的其他组成份子也比较能够伸出援手。

举个例子,日本在经济高度成长时期的「会社」,就是辅助家庭建立的重要机制。因为公司赚钱且能够给予员工优渥的薪资和福利,让员工可以高枕无忧的结婚生子,甚至可以让女性专职在家带小孩。反倒是日本社会经济环境近20年来失落崩坏,严重冲击家庭的组成,各种家庭问题层出不穷,各种破碎家庭的悲剧不断出现在新闻版面上。

真实社会的状况是,社会崩坏导致家庭崩坏,也就是说,不是家庭变好社会才会变好,而是社会制度本身要先变好,家庭的组成与维持方式才可能变得健全。当一个社会逐渐崩溃的情况下,虽说不至于没有健全好家庭,但数量上会比健全社会时期要来得少(假设一夫一妻核心家庭是所谓的好家庭的标准,则过去的好家庭数量远比今天多)。

家庭只是其中一种社会制度,家庭要能健全发展得仰赖整个社会中各个子系统均能健全发展(例如经济稳定、政治清明、文化意识形态传递良善价值等),家庭很难独善其身,在其他社会制度都迈向崩坏的情况下变好,而且好到足够带动新的社会制度建立。

远的姑且不说,就说教会内部的男女失衡以及青年不婚状况日趋严重,教会本身内部能建立好家庭的机制都不足,长此以往只怕难以支撑下一代教会的发展,而导致教会青年晚婚不婚或不孕的成因似乎不只是个人层次的问题,还有社会环境的因素在影响,这些干扰变项无法因为这些青年本身拥有好家庭而被有效解决。

除非教会能够翻转认知,认清社会制度的健全与否才是家庭健全与否的根本,认清社会问题的真正成因并且做出恰当的祷告代求,否则这类的祷告会办再多,只怕都无济于事,因为我们连正确说出问题的能力都没有,更别说提出有效的解决问题方法了!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