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否以爱或正义之名,迫害不认同的人?

3567

人非圣贤,基督徒也只是蒙恩得救的罪人,教会则是蒙恩罪人的集合体。因此,不可能无过。重要的是知错能改,而不是拿着圣经或上帝替自己的错误背书。这样的道理,说起来不难,做起来却不容易,然而不时还是能听闻。例如,日前加拿大长老教会就为过去迫害同志之行为道歉。

向同志道歉这件事情可以分成两段来看,道歉的教会或基督徒未必认同同志,但更重要的是,即便不认同同志,不代表就取得了迫害对方的资格。有一些人往往将两件事搞混为一件事情,铸下大错还沾沾自喜,以为自己在替上帝执行正义(正义上帝自己会执行,而且执行的方式绝对和我们有限的人想的不一样,不然耶稣就不会来到地上承担人类的罪)。

沙特说:「通往地狱的道路是由善意铺成的。」曾经有个记者采访专演坏人的知名演员,为他为什么能将坏人演绎得如此淋漓尽致?这位演员说,「我从来不觉得自己在扮演坏人,我都当自己是好人。」有趣的是,被许多人推崇的孙越叔叔,在自己的传记里则说自己是个想做好人的坏人。知道自己的不足,跟自以为义,正好是虚己跟骄傲的两种展现方式。

基督徒在面对自己不认同的行为时,往往太快从圣经中找到替自己背书的理由,这无妨,本来进行理性论辩就需要提出根据。但问题是,面对不同价值信念的人最多只能进行理性论辩(而且是基于爱的前提),不能动手动口伤人,更别说动用地上的权势迫害人,或将迫害写入法律规则中,试图形塑制度化歧视。

欧美不时会传来基督徒父母逼死同志子女的不幸消息,也有一些异性恋假扮同志,进入同志社群去理解其生活所遭受的迫害、歧视、打压和伤害,更要命的是,促成这些使人分裂或彼此仇恨的行为中,有不少出自宣称自己是和平使者的基督徒。

基督徒群体在过去曾经不只一次遭受过大迫害,这不是让我们学会一旦拥有权力就能反过头来迫害当下的少数群体,而是让我们学习「与哀哭的人同哀哭」的体恤与宽容之情才是,即便面对的是我们不能理解也无法接受的另外一套价值信念的信奉者,也没有权利以正义或爱之名行迫害之实。

迫害他人的恶,不会因为被迫害者是我们不认同的对象/群体,就自动合理化或上升为圣洁良善的义举。

6 意见

  1. 彼得先生之言, 我按赞!
    我是基督徒,我站在言论自由的立场,尊重作者的说法,但我不认同这种意识的说法与用词。所谓「迫害」是何其严重之事,以何方式「迫害」?应提出具体实据,岂能任意冠之,陷基督徒于不义。
    作者说:「加拿大长老教会就为过去迫害同志之行为道歉」,是否代表全世界不认同同志的教会都该承认有「迫害同志之行为」,都在「迫害」同志?要向同志道歉?
    两造之争,即在立法成法之际的争论,各提正常状态之依据,因成了“法”,就代表正常化,期待立法者能辨明是非,做正确修法。如此强力表明立场,乃是正常现象,岂能说谁「迫害」谁?
    同性与双性恋者存在台湾众人皆知,正不正常,个人都有自己的尺,不说都没事,即使出柜也没事,一旦成法就属「正常」范畴,传统正常的却成了不正常了。
    同性与双性恋者争取合法化,那么一夫多妻或一妻多夫,是否也该力争合法化像中东伊斯兰教国家了呢?因为在台湾有许多人已处在小三、小四、小五,地下暗度齐人之福,其中不乏名人。他她们是否也一直遭「迫害」?

  2. 台湾已经有修正的《公投法》大降门槛,就请多多利用!方便又省事!
    2017/12/12三读《公民投票法》修正案,大幅下修公投门槛,提案门槛降为总统副总统选举人数万分之1,连署成案门槛为百分之1.5,通过门槛则为「简单多数决」,且有效同意票达总选举人数总额4分之1以上。
    如以2016年总统副总统选举人数1878万2991人来试算,未来只要1,879人(万分之一)便可提案发动公投;提案通过后,需要28万1,745人(1.5%)连署成案;最后,至少有469万5,748人(25%)投票,且总有效同意票比不同意票多即代表通过。
    而主管机关公告结果起2年内,不得就同一事项重行提出。

  3. 无论上天创造万物的理由是什么 , 重点在于万物如何与彼此互动 ; 用爱来包容与理解 ; 而认识 LGBTQIA 是为了彼此相互尊重及体谅 , 异性恋不会变同性恋 , #家庭价值 也不会改变 ; 请支持 #正确的 #HIV #爱滋 #性知识 #情感教育 #性别平等教育 及 #婚姻平权 #民法修正案 , 一起加油吧 .. ^______^
    #异性恋 #LGBT #LGBTQ #LGBTQIA #Lesbian #Gay #Bisexual #Transgender #intersexual #asexual #同志 #女同性恋 #男同性恋 #双性恋 #跨性别 #双性人 #无性恋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