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突与纷争未必是坏事

2343

质疑神是否存在或全知全能的人当中,最常见的一个挑战是「如果神是全知全能,为何会引许恶与苦难的发生却袖手旁观?」

基督徒也做过不少回应,在此就不重述,有兴趣的弟兄姊妹可以找相关的书来读(立绪出版社有一本《哲学家如何看待神?》便蒐罗了西方哲学家质疑或解释上帝存在的主要问题和解法,每一篇都不长也不会太难,可以参考),我比较觉得有意思的是,这类质疑背后的预设本身,会否其实存在盲点?

相信和谐与秩序比冲突和纷争好,会否只是「人义论」下的「偏见」?因为人的求生本能让我们发展出了活着比死去好,因此将活着乃至活得好,视为良善或正义而不自知?

知名经济学者熊彼得(Joseph A. Schumpeter)曾经提过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创造性破坏」,意思是每一次的创新之前都必然出现破坏,甚至可以说,创新是奠基在破坏之上。唯有将旧的破坏掉,才有可能创新生成的契机诞生。

那么,罪进入世界后的人类与世界,会否要走到末日审判与新天新地,这些当下的破坏、苦难或貌似神冷眼旁观不施恩手,有其必要性?

如今的心理学研究发现,青少年要发展出独立成熟的性格,脱离对原生家庭或父母的依赖而独立,必须经过叛逆期,甚至是没来由的为反对而反对,因为独立性格是从表达不同意见开始的。更有甚者,一些日本学者研究发现,把自己关起来足不出户的茧居族,极有可能就是在应该对抗世界以发展独立人格的青少年时期,没有机会表达反抗(如父母过度溺爱)或表达反抗失败(被父母强力压制而屈服),导致最后迈向发展独立性格的成年人的社会化过程受挫,于是退化为足不出户的茧居族。仔细检视茧居族,某些人甚至出现身体样貌停滞不前的幼态。

会不会是为了让人类最终能够回归神,进入新天新地,在世俗历史中的人类必须一再经历冲突、纷争与苦难,在此过程中进而不断的蜕变成熟,从而领受基督耶稣的恩典,为将来做好准备?

圣经中有一句话我非常喜欢,堪称我的人生座右铭:「万事都互相效力,为要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在我的解读是,神并未应许天色长蓝,灾害和苦难都是我们在世界上生活必然会碰上的,然而,如果真心诚意接受耶稣基督的人,却能从这些事情中获得领受与成长,得着真正的益处。

那些苦难是祝福,一如耶稣基督的死成就了恩典一样,也许我们也应该翻转看待不幸或苦难的态度。因为更重要的也是人们碰上苦难与不幸之后的回应态度,是回应的态度与方法决定了生命的品质,而不是发生在我们生命的本身。

当然,说道理总是比较容易的,实践起来多多少少都有难度,是以我们钦佩那些舍己利他的人,更是对耶稣基督愿意在十字架上舍命感到由衷的敬佩与尊崇。

道德是人与他者为了能够和谐共存不彼此耗损而诞生,维持某种社会秩序好让人命存续机率极大化,道德是人义论,以人命的延续为主。上帝是非道德的,因为祂高于人也高于社会秩序,在神的视角来看,某件事情最终对人是有帮助而过程可能出现不幸或苦难甚至是现世的生命殒落,上帝应该是会允许其发生的。毕竟,神更在乎的是人类在未来复活之后能否进入祂新造的天地,不是吗?

苦难是通往新生的必要存在,人将因此而蜕变成熟,远离老我与罪性,进入新生。所以,不要害怕冲突与纷争,更不要一味的追求表面的秩序于和谐,因为前者能够让我们更成熟而坚定,后者却可能腐蚀我们的生命,让我们看不见的内在逐渐腐锈而不自知。

Photo credit: teobonjour / CC BY-NC-SA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