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人類到底怎麼來的?

不少教會面對科學和神話,採取不戰而降、或無理貶低詆毀的作法,其實都是自己偏離了通往真理的道路。新的神話不斷產生,不論是明白的陳述和隱晦的需求表達,惟其結構得以被理解與包容,才會被神話的集體模式吸納,關於人類自己、關於群體和世界的陳述,及其同時透露的自身需求,方得以抵抗變異而穩定流傳。

你也反電玩遊戲嗎?

上帝並不怕創新,上帝本身就是日新又新,祂給我們的大腦也是一個能夠不斷學習,日新又新的神奇器官。身為基督徒應該活用神的恩賜與創造,面對嶄新的未知應該多一點探索瞭解的好奇心,先了解而後在判斷,而不是不了解緊抓著片段訊息就開始評判。

以監獄為家的聖徒

作為基督徒,劉賢斌對加害者抱有愛和憐憫,正如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的時候,仍然寬恕凶手。劉賢斌相信那些執行上級命令的司法人員,良心並未完全泯滅,他們的良心只是受到私心之壓抑。

社會公義是服事的一部分

天主教會進一步從居間協調的角色,一變成為動員抵制政府不法行徑的力量。樞機主教帕辛亞在去年剛果政府首度鎮壓和平示威時變登高一呼,表示「現在是時候以真理勝過系統性的謊言,以平實來清除髒汙,以和平與正義來治理剛果共和國。」

他們入獄了

面對當下受冤獄者,我們應做甚麼?撥亂反正是肯定的,因為只有如此,沒有人會再受不公平和不人道對待。撥亂反正是一個政治和法律課題,但也是一個道德勇氣課題。

國家認同很重要嗎?

如果你堅持的話,國家認同還是可以很重要,但恐怕不是最重要的,對基督徒來說,超越血緣、超越國籍、在基督之愛裡的合一共融,才是首要之務;對台灣人來說,建造一個超越族群、超越偏見、超越政治立場、超越階級、互相扶持的社會,才是當務之急。

誰與你一同敬拜?

當有越來越多的外籍移工在我們當中時,作為基督的門徒,我們實在需要更多的、主動地去「看見」他們。而不是像這個世界,像台灣社會一樣,對外來的勞動者視而不見。

教會作鹽發光的責任

政府不可以違反法治精神。如果他們違反了法治精神,被統治者有正當的權利拒絕當局的要求,並且採取必要的措施,使法治精神得以恢復。要做得到這點,就不能只窩在教會的舒適圈,以教會內的語言來自滿,而是必須能以民主法治社會的一員,來與各界對話。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接納、包容而不主動介入孩子學習過程中的失敗

基督信仰的教育方式毋寧造就了許多讓人欽羨的成熟生命,或許我們該做的是好好考察聖經,看看聖經中是如何傳遞教養下一代的訊息,畢竟猶太人雖然不多卻是全世界拿諾貝爾獎最多的民族,其基於聖經基礎所發展起來的教育觀必然甚有可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