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8日

時事評論

是獻活祭,還是獻凡火?

我們很少會去反思,如果上帝要我成為一個大老闆,在追求公司與股東的最大利益時,如何按著祂的心意治理公司,如何善待員工,如何善盡社會責任。我們也很少會去反省,作為一個業務員,如何讓客戶得到最符合他利益的商品和服務,而不只是為了追求自己業績的成長。

光年/談全職傳道人的待遇——尼希米時代的再現?

大多教會和信徒,一方面受到過去「傳道人就是要吃苦」的時代印象,一方面也矯枉過正,深怕傳道人可能貪財,而只重於嚴格的監督,卻忽略了應當為傳道人的身家有周全的規劃,以讓一位事奉者得以安身立命、無後顧之憂地被培植和養育成為將來成熟的牧羊人。

當代最難防的偶像:不可見的虛假意識形態

基督徒更應該警醒的不是我們本來就不會追隨的異教神,更不是自我感覺良好的去指責崇拜其他信仰的偶像的人,而是好好面對當代社會中可能讓人不知覺得取代了上帝的錯誤意識形態、背離上帝教導的觀念,那些其實也是偶像崇拜,而且是許多人不自覺已經在崇拜甚至還指責不崇拜的人是錯誤。

成為時代的良心:矢內原忠雄的專業與信仰

論是從事哪一種專業,自己心中所把握的信仰,就會導引自己走向為神所用,成為見證上帝的器皿。在現在這世界局勢混亂、極右派與狹隘的民族主義逐漸抬頭當道、暴力威脅伺服的時候,信仰能成為心中的確據,令我們成為這個世代的良心、成為光和鹽。

民主有沒有敵人?台大暴力事件的反思

統促黨近年來在台灣社會的行動有一個共同特質:以民主的手段(使用集會結社的自由)反民主(以暴力攻擊和自己意見不同的人)。這背後反映的是許多民主國家都必須面對的嚴肅問題:民主到底有沒有敵人?答案很清楚:當然有。民主的敵人就是任何意圖破壞憲政民主的個人和團體。

閾限、靈性與社會運動:雨傘運動個案(下)

當以成功和失敗描述雨傘運動時,這不但將雨傘運動化約,更被成功和失敗製造出來的「如何做」決定對後雨傘運動的態度和考慮。本文嘗試以閾限描述雨傘運動經驗,跟隨問題是:後閾限是一種甚麼經驗?除了以上所描述的四種在後閾限的回應外,我嘗試從基督宗教靈修傳統的靈性黑夜描述後閾限經驗。

閾限、靈性與社會運動:雨傘運動個案(上)

這文章重點是社會運動參與者的經驗。第一,參與者在社會運動的經驗對其身份建立的意義;第二,這經驗對參與者在後社會運動的社會有何角色;第三,在一個比前社會運動的社會更打擊參與者的後社會運動的社會,參與者可以如何轉化他們在社會運動經驗。以上課題將以香港雨傘運動為個案探討。

耶和華的日子

不少基督徒以為,信仰是個人與上帝的關係,卻忽略了信仰也是人與人的關係。我們如果忽略了「惟願公平如大水滾滾,使公義如江河滔滔」,不知道追求社會公義與公平,又能比當年滅國之前的以色列人高明到哪裡去?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逮住他!

學校還特別提醒這些氣憤的高年級學生,如果剛好發現肇事學生,千萬不能追打、恐嚇他(們),不能自以為站在正義的一邊就「以大欺小」,而要儘可能溫和地問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因為,大家的共同目標放在未來恢復和諧的社群關係,就不能太強調在眼前的負面情緒與損失。不是嗎?

光宥/當祂失去耐性……

上帝是那園主,葡萄園是這個世界,我們是佃戶來經營這個世界,而那個兒子應該就是耶穌吧?我們基督徒在讀這段比喻時或許可以視自己是某些權柄的管家(佃戶),我們更應該注意要向那權柄做適當的回應,成為好的佃戶、好的管家。

山寨版的教會

新約聖經其實是在提醒我們:教會是三一上帝的經世傑作,在本質上是人類經驗之外的奧秘,人世之外的超越性的存有,卻在人類歷史的特定時空中顯明出來,叫世人能夠看得見、摸得著。

教會增長為什麼嚴重傷害了這個信仰?

日前妙禪新聞鬧得滿城風雨,真正內行的基督徒卻看得心驚膽跳,看著「感恩師父,讚嘆師父」的敬拜讚美,只要把「師父」改成「天父」,一字之差就可以完整搬給教會使用了,加上集體靈動的前搖後晃,真叫人感慨,曾幾何時,基督信仰與新興宗教竟然可以如此神似?

自由發表意見與共同福祉:以「香港獨立」事件為例

共同福祉的「共同」是上主的受造世界。人不只是共同的唯一對象,共同更包括非人。所以,共同福祉也是一個生態的概念。至於共同福祉的福祉是上主的福祉。在上主的福祉之下,世界才得著真正的福祉,因為上主的福祉是為世界的福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