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別濫用羅馬書替當權者盲目背書

帶領白宮官員讀經的德州達拉斯第一浸信會牧師傑弗瑞斯出面力挺川普,說上帝已經授予川普全權,可以發動攻擊。他認為羅馬書13章指明,上帝設立政府的目的是要懲罰不法者,因此美國政府有權力,以暗殺或死刑除去金正恩等惡人。天主教神父懷特斐投書《達拉斯晨報》,指出川普的言論完全與基督信仰背道而馳。

辯論公共政策,需持守善意理解原則

基督徒應該要捫心自問,在面對與自己不同立場的異見時,到底是抱持何種心態?如果我們尊重每一個人都是上帝創造的獨立個體,尊重每一個人都有自主裁決權,那麼我們就應該停止惡意理解異見者的作法。

你們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

希望牧師「安安穩穩當個傳道人就好」,其實是多數基督徒的期待,那些關於弱勢、壓迫、出外人、被擄者等等教會圍牆外的事務,不應該是牧者獻身的對象。古今許多在社會運動中站上第一線的牧者,在社會上贏得了尊重與認同,在教會中卻是毀譽參半。

令人驚奇的合一運動(上)

梵諦岡最重要的期刊《公教文明》刊出了一篇文章引起不少回響和論戰,主旨是在批判:美國天主教徒近年來的信仰價值有愈來愈被基督教福音派的基要主義影響的傾向,導致他們在政治上不再信守政教分離原則,取而代之的是以宗教原則指導政治。這種傾向導致了一種「仇恨的合一運動」。

陳韋安/政治分歧作為教會的大公性問題

教會的大公性從來都是基於教會的軟弱。它沒有「河蟹」真理,它不是幾年前所謂的「廉價包容」或「膚淺合一」。它的意思是:在相異的政治與神學立場下,我們承認在耶穌基督的根基上,教會的錯誤並不導致她失落教會的本質。因此,它沒有放棄真理的堅持。

基督徒,你為什麼不懷疑?

當然,作為一個牧師,肯定是不喜歡會友質疑的,或者說,多數人都希望別人對自己盲從,尤其是「底下」的人。但這樣是對的嗎?尤其是一個教會領袖,會眾真的是我們「底下」的人嗎?就算是,難道他們沒有權力懷疑教會與牧長的決策嗎?現在是什麼時代了?這恐怕是所有基督徒必需嚴肅面對的問題。

別讓你的偏見變成撒旦的工具

不要以為只有身陷靈命黑暗之中的外邦人,才會如此盲目。某些專做福音相關事工的群組也一樣會突然傳來完全無稽卻講得煞有介事的訊息。有時看了哭笑不得,只好回應說:「我正在做相關假新聞的研究,謝謝提供個案讓我參考。」

缺席的父親

現今許多教會以「高抬(核心)家庭的價值」呼籲保持家庭的「完整」,亦即,為了小孩維持婚姻關係。但此舉對那些遭逢父親缺席了的孩童而言,無異於落井下石;對那些父親形同隱形人的孩童而言,閃耀著金光的「家庭價值」乖離事實。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中國夢,白日夢?

國與國之間不是不能比較與批評,只是要比較,要在乎跟提醒的,應該是在上主眼中,那些具有永恆價值的事物。……上主在乎的是在全球化的浪潮下那些無辜的受害者與被壓迫者,那些因著開發和經濟殖民而流離失所的人們;他們,或許才是我們真正需要關心的對象!

面對社會不公義,如何與哀哭的人同哭?

面對社會結構所放大的預期外的惡事,不能僅止於道德性的勸說或譴責。乃必須從制度結構的角度,來進行調整,設下閥門關卡,以阻擋惡化。若以勞動條件來說,就是需要訂立工時上限、減少過勞的班表安排、加強勞動檢查等等保障勞動條件的措施,以阻止純粹的資本邏輯侵入私人生活領域當中。

教會的對手衰敗中?

若台灣教會還想自栩為「社會的良心」或「先見」,現在不是緬懷過去,也不是繼續在特定政治議題上鑽牛角尖的時候,更不該笑看「國家」/政治力的衰微;坦白說,不需要繼續死咬著特定政治勢力窮追猛打,也沒有時間額手稱慶,教會應當儘快認清,那改換新面孔的老對手:金錢的權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