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6日

沒有基督教保守主義,中國無法完成民主轉型(上)

新教進入中國200年來,中國教會形成自我封閉與被迫封閉的傳統,以疏離於主流社會和反智主義為榮。學者陶飛亞有一本研究基督教與近代中國的著作,便以「邊緣的歷史」為名。不僅中國教會的歷史是一段「邊緣的歷史」;中國教會在中國社會的存在也是一種「邊緣的存在」,甚至是「隱蔽的存在」。

從非人類動物祝福禮說起

當我們提出非人類動物祝福禮的安排時,有些會眾的反應是恐懼(對非人類動物)、有些會眾擔心教會衛生,也有些會眾質疑這安排的信仰基礎和需要等。恐懼是因不認識、受傷經驗、身體敏感或無法解釋的身心反應。我們努力向會眾解釋,但我們接受有些會眾因有非人類動物祝福禮而選擇不來教會崇拜。

辨別訊息背後的情緒

雖說查證也不是太難,但有不少人根本懶得查證,因為,真正決定一個人是否接受或相信某則訊息的,從來不是資訊本身的真偽,而是訊息本身所傳遞的情緒。

你們說耶穌是誰?

讓我們再想一下何謂「天災」。無論是「自然的」或是「天意」,這些詞彙所要表達的,在基督教獨一神論的世界裡,都是指涉上帝本身。也就是說,所有的事,都上帝做的,都是上帝親手做的。所謂的「自然律」,是上帝托住萬有的命令,而「神蹟」,是顯出上帝榮耀的「記號」。

基督徒的斜槓人生

如果論到基督徒的身分,我認為斜槓才是正道。不同教會可能會強調不同的基督徒身分,這些都很好,而無論是哪一種身分,都是我們需要隨著生命的不同季節,去一一經歷的。

「幸福嗎?很美滿!」:當教會吹起幸福風

《聖經》中「幸福」與「福氣」跟社會上的「幸福指標」不同,在耶穌眼中或上主律法裡的幸福,並不是強調個人或「效用極大化」,而是耶穌基督與上主律法所呈現慈愛、公義、聖潔、信實,且具有公共性。

生態危機與新社會想像的誕生:一個教育學觀點

學校是否有意識它屬於公共空間多於政府權力的伸延、一個培育新社會想像的平台多於鞏固既定社會想像、一個德性社群多於一個只追求個人利益的陌生人群體?我認為以上問題比發展生態課程、生態課程教學法、學校管理與行政更重要,因為基本上,生態社會想像是一個是甚麼(what it is),而不是如何(how it works)。

學習說真話

或許,假新聞之所以需要受到譴責,不僅是因為它沒有查證或是片面,更重要的是因為它沒有在具體且真實的關係裡言說;每一句話應當有並保持其自身的場合。真正的「真話」是在關係裡且對關係有益。正如Bonhoeffer所言:上帝的真話出於愛論斷造物,撒旦的真話出於嫉妒與憎恨而論斷造物。

歡迎按讚加入粉絲團

熱門新聞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