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5日

涉入政治 教會要知所節制

台灣不是基督教國家,從來沒有教高於政的經驗。如今有牧師得意洋洋地把插手新市府人事的證據自己貼在臉書上昭告周知,很難不引起國人的反彈。當某些宗教領袖把教會的動員力拿來與政治人物交換時,寇爾森所說的三種危險其實是非常可能發生在台灣的。

公投不是「聖戰」,而神呼召我們去愛

公投不是聖戰,我們不該像是當年受羅馬統治的猶太人擁戴彌賽亞,目的是期望耶穌在政治意義上復興以色列國。神的國並不在乎地上的稱謂或體制,而是關乎文化土壤、屬靈氣氛,以及一個個真實存在的靈魂。聖經不是用來砸在未信者臉上的;以信仰之名強求非基督徒遵行,甚至壓迫、傷害到其他族群,本身就不是合乎基督信仰的原則。

讀讀經文,再想想我們說了什麼?

基督徒可不可以根據聖經真理主張跟世人不一樣的看法,當然可以,但是在發表主張的過程中可不可以違背聖經教導,可不可以像某些基督徒說的為了更大的義,手段細節不用太在乎?

我們愛的到底是什麼?

在選舉中,「形象」簡化了複雜的公共議題,訴諸感受,而不是具體政策。作為選民,我們看到一個個裝扮青春的年輕女性、英俊帥氣的小伙子、老成穩重的中年男、有媽媽味道的中年女……看板底色也在傳達各種信息:藍色、白色、綠色、紅色、紫色、黃色……。抓住我們眼球的,是形象,而主導我們選擇的,往往是這形象所帶給我們的聯想,或候選人在單一議題上的立場。

公投投不投?這是個問題!

主事者想要以國家法律來實踐基督信仰,這是行不通的。若想以凱撒的方法,透過國家法律來執行上帝的旨意,這是偶像崇拜的行為,都應該送回凱撒哪裡去,讓凱撒的歸凱撒吧!我很想說,你們錯了,既不明白聖經,也不曉得上帝得大能。

韓國瑜炫風吹得開教會傳統?

這些年的網路文化確實對教會帶來極大的衝擊,也暴露出教會的反應遲鈍,直到如今,許多教會還沒有像樣的網站,更別說整個教會的運作思維要網路化,所謂「網路化」落實來說就是下列幾個方向:1.教會重新定義。2.教會運作更新。

看教會為重要,還是看人為寶貴?

沒有人會問:「你是不是慕道友?」也不會問:「你是誰帶你來教會的?」並不是要把新朋友拉進教會的人際網絡裡,而是希望你在天父世界裡活得更好;不管垂釣或撒網,都不是抓起來養在魚缸裡,而是希望魚更健壯能放回海裡。他們通常只會問:你今天為什麼在這裡?你找到你要的了嗎?

我們為什麼對災難預言有高度興趣?

我們的文化底層是「逃避懲罰」,這正是我們對苦難的最深恐懼。我們跟亞當夏娃一樣躲起來,不敢面對自己闖的禍,我們善良而無助,不知道怎麼解決搞砸的事。大量接觸災難預言的資訊表面看起來好像幫助我們面對,消除心中莫名的恐懼,但是實際上對於活出神的樣式幫助有限。

歡迎按讚加入粉絲團

熱門新聞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