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行动与上主使命

近十多年,香港人越来越多参与社会行动。教会不再停留于关心社会与传福音的争辩,而是思考见证上主国临在方式之一是社会行动。这是教会的先知职份。

其实,在光州之前有济州-后篇

济州岛姜禹一主教就是这样的一盏微光,或许,他如何从自身做起,从事良心化的和平教育工作,是一个值得亚洲基督教会探究的起点。

其实,在光州之前有济州-前篇

对于发生过228事件、白色恐怖历史记忆的台湾,伴随着知名的韩国电影《我只是个计程车司机》的播映,轻易便能记得并想像光州的不幸,却往往忽略了1980年的光州之前约四十年,早就有济州的四三事件。

维护生命:写于《逃犯条例》修订二读前

追随生命的上主就是活出对他者的承担、爱和平胜于暴力,而表现于非暴力对抗、公民抗命、罢工罢市罢课,并进入在威吓和暴力发生可能的地方,减少暴力发生的可能性。在冲突地区,教会要在,不是要退。

牧养群羊还是被羊群牧养?

牧养羊群从来都不是容易的,如果是容易的,那就是被羊群「牧养」;从带领群羊变成被群羊「带领」。耶稣从来不会因为人的掌声和肯定而忘记了自己的使命,在许多的神蹟与医治,在众人一片要拥戴他做王的声浪中,他总是选择远离人群,退却到旷野去祈祷。

正视青年与教会的疏离

富勒青年研究所过去3年来针对500位大一到大三的青年所做的研究发现,年轻人普遍存有各种怀疑,但这并不必然是坏事。真正有害的,是没有表达出来乃至没有去探究的怀疑。当年轻人有机会去表达并探究各种怀疑,他们的信心就会更强、更成熟。

收刀入鞘吧!「家庭」不是基督教价值

耶稣吩咐祂的门徒要彼此相爱,又要爱邻舍。然而真正的爱,是不强制的。一旦想要把好东西强加与人,那不是爱,而是宰制。影集「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提供了许多例证。基督徒啊,请不要当十字军,收刀入鞘吧,不需要为了某种今世的社会制度当「圣战士」……。

我是谁,能拦阻上主吗?

彼得说,「我是谁,能拦阻上主吗?」按上文下理(徒十一1-18),彼得这话是回应犹太人信徒不满他进入未受割礼之人当中,和他们一同吃饭。现代人或会很惊讶地问,「食饭啫!驶麦要拉到信仰。」按摩西律法,犹太人对食材来源、甚么食物可以吃和如何屠宰都有一定规则,并以洁与不洁看待这些事(节8)。虽然他们清楚这些规则不适用在外邦人,但与非犹太人一同吃饭仍是很危险的事,因为有太多令他们成为不洁的可能性。¹此外,一同吃饭含团契之意。不是朋友不会一起吃饭,只有朋友才会。 虽然犹太人与非犹太人不是不可以接触,但某些人仍认为以彼得在信徒中的身分与外邦人走得这么近是不适合。例如,2012年,前行政长官梁振英在流浮山举行的小桃园饭局,和疑似黑社会成员食饭一事到今日仍成为被质疑的话柄。表面看来,彼得所说的谁能拦阻上主指与外邦人一同吃饭。但作为象征的一同吃饭指涉甚么? 第一,与外邦人一同吃饭指涉上主的福音正打破由律法产生破坏人际关系的归类。摩西律法包括宗教律法和道德律法,前者以归类形式出现。归类不只是资料性和识别性,更带有伦理性。例如,关乎食物的宗教律法已严重影响人对别人的论断(参考哥林多教会)。上主的福音正要打破由宗教律法产生的人际隔阂和优劣,并挑战宗教律法非人性的走向。或许,宗教律法已不是今日的问题,但社会仍有人以宗教理由拒绝其他宗教的人。某些穆斯林对基督徒的排斥、某些基督徒对天主教徒的排斥。 此外,还有以性别、政治取态、种族、伤残、性取向等排斥别人。历史上,希特勒以种族排斥犹太人、前南非政府以肤色排斥黑人、中国政府以爱国排斥反对者、基督徒曾有一段时间排斥同性恋者。像彼得一样,教会只有见证上主福音,即以行动打破社会排斥。 第二,与外邦人一同吃饭指涉上主的福音是善待他者。犹太人信徒明白他们是蒙恩的人,不是靠行为,但不因此,蒙恩者必然会高兴地其他人也蒙上主恩典。恩典专利化不是甚么新事物,这是人的自私。在耶稣的葡萄园工作比喻中(太二十1-16),比喻中的主人说,「难道我的东西不可随我的意思用吗?因为我作好人,你就眼红了吗?」基督徒或许会说,「我们积极传福音,从没有霸占上主恩典。」传福音是否就等于不霸占?可以是,也可以不是,因为传福音可以是压迫性,并关乎势力扩充。 上主对他者款待的福音是看对方是自己人,没有考虑回报的善待他者,并乐意分享资源。很多教会已有一种做法,就是将它每年财政收入十份一对外奉献。这是一个好的尝试。若可以,教会也可以考虑将平日用不着的地方外借。这没有困难,因为学校也借地方给教会聚会。 第三,与外邦人一同吃饭指涉上主福音是给人自由。因恐惧,犹太人信徒为自己和他人制订很多限制(包括教义),但与此同时,这些限制也限制,甚至剥夺了上主自由。即人只可以在这制订范围内经历上主。因无知,犹太人信徒将自己出埃及的经验无限放大,并将上主缩小,只看见自己是上主唯一所爱,看不见上主也是巴勒斯坦人的上主,带领他们走出加沙。因维护自身权力,法利赛人订下一系列规条,将自由的信仰彊化,为自己制造优越。 我们需要律法。这是人际社会的必须,但律法是要保障人行使自由,并让人的潜能发挥。今日,谁拦阻上主给人自由的福音?是那些说信徒要顺服政权、那些说上主惩罚同性恋者、那些说基督徒要爱国爱教、那些掩饰人治的法治(逃犯条例)。 听完彼得讲解后,犹太人信徒归荣耀给上主。他们降服于上主福音之下,即接受打破由律法产生破坏人际关系归类的福音、无条件款待他者的福音、上主自由的福音。我们今日崇拜上主,祂是一位这样的上主。 Jonathan Klawans, “Notions of Gentile Impurity in Ancient Judaism,” Association for Jewish Studies, 20:2 (1995), 285-312.

欢迎按赞加入粉丝团

热门新闻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