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6日

道德两难在武汉肺炎蔓延中(中)

在圣经中,耶弗他的女儿为了父亲,牺牲了。其实,真正该死的,是她的父亲。乱许诺的是他,理该由他来承担错误许诺的后果。不过,通常在讲「牺牲是必要的」这种话的人,经常是位高权重者,而不是前线,心里想的「代价」亦往往不是他自己本人。

道德两难在武汉肺炎蔓延中(上)

不论撤侨与否,世界各国出于人道的召唤,都不该放任中国政府以防疫为名鱼肉自己的国民,诚如论者所言,「目前武汉己经失去常态化医疗救治能力,若让一名己经生病的人留在武汉,相当于把他留在砲火纷飞战地上的帐棚里」。

从〈关键时刻的呼吁〉谈起:整全的政治关怀

身为一个基督徒,身为一个十几年来编辑、出版几百本基督教书籍的出版社负责人,我想要提醒主内的弟兄姊妹们,同婚立法只是基督徒政治关怀、政治参与的一小部分,台湾的国防、外交、主权、经济成长、医药社福、教育、两岸政策……都应该列入我们投票的考量范围。

端木皑/圣诞节提醒我们,教会从来都不是政治中立

二千年后,这个摇撼天上地下的福音,竟然在某些道貌岸然的教牧手中沦为唱唱圣诞歌的借口:仿佛只要我们仍能翻开圣经,唱唱圣诞歌,我们就履行了宣扬福音的责任。我们丝毫没有思考耶稣基督福音那个触及社会、政权以至「空中掌权者」的向度,也忽略了我们的福音中「愿你的国降临」的终末向度。

从香港选举变天,反思台湾教会的政治参与

基督教会中热衷于信仰中「中国因素」极可能导致「反中国因素」的出现,教会的菁英与在地协力者并不能等同于草根群众,「后者因宗教理念、集体记忆或其他因素,对中共政权的既定观感及态度,反倒可能掣肘菁英向政治权力靠拢的作为,甚至让菁英丧失在地领导的正当性」。

基督教伦理学看武力反抗

这个世界上有许多政权都是基督徒采取武装抗暴而建立的,包含美国独立革命与中国的辛亥革命。宗教改革时代,路德、加尔文等大师也都曾主张武装抗暴。事实上,新教的建立本身就是三十年战争的果实。武装抗暴,是最后万不得已的手段,但并没有违反圣经的教导。

如何记忆谁的地景

民众的选择不只是被动的抵抗,更可以主动建构并再建构对地景的理解。香港太子站外暴警驱赶不走的民众自发的聚集,解构了这个原本象征威权的「太子」站,不论它代表的是前英国殖民政府,或是现今实施内部殖民的中国帝国霸权。

禤智伟/主耶稣亲授的非暴力抗争七式

假使基督徒一旦投身群众政治,就立时将主耶稣的教导和榜样抛诸脑后,视之为不切实际的空想,我们岂不是自愿将福音「去政治化」?却不晓得,耶稣在世的职事,已经在要么顺服投降、要么勇武抗暴以外,行出了第三条非暴力抵抗的窄路。

欢迎按赞加入粉丝团

热门新闻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