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對政權的盲目順服無法帶來和好

儘管我同意盧龍光院長所說:「使徒最重要的使命,正是冒著生命危險宣告釘十字架的基督已經復活了,呼召人從與上帝和人斷絕了關係的仇恨和罪惡的處境中悔改,與神和人復和,而非只是對抗。」然而,聖經真的只是要我們一味地順服嗎?

愛納粹中國不是耶穌的教導

盧龍光以〈以愛化解恨〉回應我對他的批評。通篇讀下來,我發現此前我並沒有誤讀或誤解他。如果説他此前的言論是隻言片語、語焉不詳,那麽他的回應文章就將他的觀點全面呈現出來。網友在《時代論壇》網站和臉書上的留言,幾乎是一邊倒的對盧的批評,這對自稱「代表」香港或中國主流民意的盧氏是莫大的諷刺。

當我家乖孩子違法被逮時……

孩子很乖是不自然、不符合孩子本性且扭曲了孩子本然性格的偏差狀態。一個孩子若長久扮演乖孩子,其本真自我可能在此一不斷扭曲自我中喪失。當乖孩子可以擺脫父母的期盼與約束時,過去因為扮乖而不能宣洩出來的那些壓抑扭曲,極有可能一股腦地發洩出來,化成更為鋒利的偏差行為。

國歌法:國家尊嚴與個人自由的張力

在上主國下,基督徒的自由可以同時愛香港、愛中國、愛美國,因為上主國的特徵之一是打破界線。查實,耶穌說,愛上主和愛鄰舍,沒有愛國家一詞。這從耶穌而來的自由使教會可以在其所身處的國家愛鄰舍,但也可以突破國家的界限愛它身處國家以外的鄰舍。

一首關於改變的歌

我又回頭看了麥可當年的演出。或許他是對的。我們只能從鏡中那人開始,「看看自己的樣子」,或許,我們得先「看見自己眼中的梁木」。事實上,30年下來,要找出自己眼中的梁木,恐怕也不再那麼容易了。但總得從某一刻,從某個人開始……。

從轉型(期)正義到轉型正義

教會,做為台灣社會的一份子,在強調在地化、由下而上的深層轉化的轉型正義中,理應能夠扮演更形重要的角色……然而,要推動社會轉型正義的教會,必須從自身做起,先從內部的轉型開始,真誠面對過往與威權體制的歷史,現存的性別及族群歧視,以及教會政治中未盡民主的代議結構。

聖週默想:公私不分的中國政權──一個神學批判

基督宗教對政治權力的濫用並不陌生。我們不要因中國變得更專權而恐懼。反而要從對耶穌的回憶,認識政治權力的本相,拒絕向它下拜和被統戰,接受苦難的無奈,以合一和公義的信念投入生活,重建生活的公與私。

我們是否以愛或正義之名,迫害不認同的人?

道歉的教會或基督徒未必認同同志,但更重要的是,即便不認同同志,不代表就取得了迫害對方的資格。有一些人往往將兩件事搞混為一件事情,鑄下大錯還沾沾自喜,以為自己在替上帝執行正義……。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他們不屬世界,正如我不屬世界一樣」:從公民角度思考(一)

耶穌這句話──「他們不屬世界,正如我不屬世界一樣」──的重點不是對世界的拒絕,而是對以排斥性和效忠性建立的世界之拒絕。所以,基督徒不屬世界並不含意基督徒對世界沒有責任,不需參與。

「極限村落」裡的「不極限」教會

從台灣鄉下的教會處境來看,那些所謂的「教會增長策略」,或是說現在流行的各樣「XX小組」,其實不過只是出於都市教會一廂情願的「想像」而已。即便在同一個國家,都有著不同的地方文化,也都需要有著不同的宣教與教會開拓策略。

上帝的啟示:一般與特殊?

與其將上帝的啟示區分為「一般啟示」與「特殊啟示」,倒不如說,上帝的啟示具備「特殊性」與「普遍性」。當年巴特因反對自然神學,因而批判一般啟示,固有其時代背景,而一般啟示的提倡者,恐也受到了自身時代背景的影響而不自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