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被教會邊緣化的理性思辨&被社會邊緣化的教會

被信徒重重圍繞而看不見外部世界只聽得見內部順服的牧師與教會領袖們,至今仍然相信自己是對的,相信自己的主張之所以被社會拒絕是因為自己正在為義受逼迫,相信這些不順都是魔鬼撒旦的攻擊,就是不相信這是因為自己有個上帝創造的好大腦卻不肯拿來用的緣故。

殉道者精神與抵抗的勇氣:選擇悲劇的劉曉波

劉曉波作為中國當代知識界、民主運動人士當中重要的代表人物,其下場幾乎是悲劇性的。然而,從基督教信仰的角度來看,成敗從不是從現世的表象所決定。基督教信仰的最好典範耶穌所代表的精神就是「殉道者精神」,殉道者精神是「給予」。

教會是「感人」還是「趕人」?

教會不只是宗教組織,非營利團體,慈善機構加上傳福音機器而已,更不是懸掛十字架的建築物。教會是基督的身體,是一種關係,教會是一種基督徒互動的狀態,教會是一群基督徒以聖經為中心彼此勸勉的生活方式。教會只有一個頭,就是耶穌基督,只要不回歸聖經的教會觀,堅持傳統的教會永遠是紛擾複雜的。

學習vs.壓榨、教育vs.奴化:反思「勞作教育」和「服務學習」的背後

「勞作教育」、「服務學習」發展超過60年,是否已經變質?反省當今的大學「勞作教育」,大學生清掃校園獲得必修學分,卻沒有進一步教育大學生思考勞動本質、勞動權益、認識與尊敬Labor(勞工),讓勞動意識深植心中。

十誡第五誡——孝敬父母,憑什麼?

十誡應許了上帝的百姓,「要孝敬父母,使你在耶和華你的神賜給你的地上得享長壽。」保羅注意到這是十誡中第一個帶著應許的誡命。在舊約聖經中,聖約與土地的應許是息息相關的,因此第五誡直接把我們對待父母的方式與我們所承受的祝福連繫在一起。

教會不應盲目相挺

美國聯合基督教會通過決議文呼籲停止到兒童家中以惡夢式的手段逮捕他們、施予身體和言語暴力、蒙住他們的眼睛並綁住他們的手腳、脫光他們的身體加以檢查、單獨監禁、逼迫他們認罪並用希伯來文寫認罪文書,以及不讓被監禁的孩子們見父母親和律師。

《天降》:中國能向天期盼什麼?

張贊波說,片名《天降》不單指那些衛星殘骸,也指降臨每個人身上的「命運」;為了光鮮亮麗的國家奧運犧牲,是綏寧百姓必須承受的宿命。他曾在受訪時坦承:「我拍《天降》時帶有理想,希望我的紀錄片會帶來改變,但現在我不再抱持理想,因為《天降》給我很大的教訓,就是毫無改變。」

在新一屆香港政府,給教會的信息

若宣講福音會帶來被迫害的結果,耶穌問:「願意背這十字架跟從我嗎?」即是否願意公開宣講福音,是否有勇氣不向那將自己絕對化的制度和人屈服嗎?丹麥哲學人祁克果曾說,傾慕耶穌者主要會為世界、人和歷史投訴,但真正跟隨耶穌者明白耶穌在世上的十字架,並以此作為門徒之路。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劉曉波與耶穌之名

劉曉波的死可能是更嚴重的問題:為什麼沒有A(受洗)的劉曉波比基督徒更B(行公義好憐憫)?當非基督徒比基督徒更行公義好憐憫時,基督徒的態度是說「但是我有受洗,你沒有」嗎?還是應該要自省:我們應該做得更多?

《不偽裝的勇氣》:面對真實的自己,進入無懼的自由

在我所經歷過的關係當中,信任度最高的那些,都是決定不再偽裝自己,坦誠軟弱與過錯之後依舊被接納的,而這坦誠反而使得關係更緊密。在工作上也是,每當我跨越自己的恐懼,坦白說出我造成的失誤,並且與主管、同事一同解決,那種感覺實在無比自由。

白紗在涅,使之共白

荀子說:「蓬生麻中,不扶而直;白紗在涅,與之俱黑」,這句話的意思是指環境可以完全左右我們的行為,就像生長在麻叢中的柔軟蓬草,也會長得很直,失去原來的形貌;而混在黑泥中的白紗,也會變成濁黑色。這個時候我們也會想到另一個小孩,他做什麼像什麼,住在墳區附近Si-So-Mi就吹的一流,讓他媽媽成為換屋達人,還留下了「昔孟母、擇鄰處」換了三次房,還越換地段越好的奧妙故事! 這樣的故事在我們身邊其實也不斷發生,有經驗過嗎?為了讀明星學區的學校早早就要寄戶口,甚至要一出生就要住在那裡,才能讀到好學校。賺了多一點錢就搬到一個比較好的學區,原本公司環境不好就想要跳槽到比較好的公司。這很正常,因為我們知道所處的環境不好,會影響到我們「個人」,在混亂的環境中的個體是不會健康的。 雖然不想再提不久前逝世的劉曉波,但,來到這裡,不禁想起他的一件事。劉曉波在中國所觸犯的是思想罪、言論罪,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一般多判3、4年而已,鮮少判刑超過10年的,按觀察家的推斷,中國當權者是想以重刑迫使劉曉波流亡海外,就如其他異議人士一樣。然而劉卻矢志留在中國,其影響力也不因長期關押下降,還與日俱增,直到了2010年獲頒諾貝爾和平獎,成全球焦點。 矢志留在中國,真是個反常的決定。有多少六四的民運人士離開了中國,成為流亡海外無法返「家」的流亡人士,在海外成為著名的學者不在少數,也持續為中國的民主發聲。跟我們一樣,我們常當選擇環境的人,因為這件事情成本低了許多,也保險許多,至少不用喪失生命吧! 曾閱讀到一則新聞,一名住在德國的11歲男孩Felix Finkbeiner發起了「少說話,多植樹」(stop talking. start planting.)活動,得到了來自56個國家的132名兒童的響應,他們承諾植樹100萬棵。這男孩看來就是個笨蛋,他想要用自己小小的力量改變環境,希望「白紗在涅,使之共白」。我們或許會同意他的觀念,多種樹好,但會想他小小的力量能改變什麼?污染那麼嚴重,溫室效應不會改善的!特別是川普又退出了環境協議……。 幸虧我們的耶穌不是這樣想,2000年前他一個人的受釘又怎麼樣,我們推估一下,當時不過數萬人在場或知道這事吧?這世界污染的這麼重,真是幸虧耶穌成本成本效益分析沒學好,讓我們今日仍能聽著這個福音。 耶穌所做的事什麼事?是用他軟弱「人子」的身份,改變這個世界;而傳他福音的使徒,也用自己小小的力量走遍羅馬;宣教士也用一己之力,來到台灣這個遠的要命的地方。從耶穌到宣教士,他們沒有好的環境,所選擇的不是擇臨處,而是改變這個環境,從被動的離開,到主動的改造!真是螳臂擋車,像耶穌一樣! 不想吹捧劉曉波,也無意將他拿來跟耶穌類比,這太有爭議了,劉曉波也是個「人」,一個跟多數人一樣軟弱的人。我最想拿來類比的還是基督徒,我們是不是願意在最艱困的環境下「作見證」,讓人看見我們而心有所感的嘆口氣說:「基督徒真好!」 或許不求「白紗在涅,使之共白」,這太困難了!變成「白紗在涅,與之俱黑」這樣也對自己太沒信心了!或許試著讓我們身邊的黑暗多一點光明即可,默默支持像那個德國男孩的行動,鼓勵他一句,而不是先唱衰他;盡力在買飲料用個環保杯;當人在說三道四時,不要火上加油,其實有太多太多的小事,可以讓人開心的看見「原來你是基督徒!」不要急著換一個安全、舒適之地,而是讓這地因著我們而稍有不同吧! (封面相片來源:Plant-for-the-Planet FB;Felix Finkbeiner於UN發表演說。)

屬靈嬰孩症候群之大頭症

按保羅的話說,哥林多的疾病是:無知又自大,靈性上的驕傲;明明知識淺薄,又有一個極其強大的自我意識,這種狀況,是靈性幼稚的表現,所以,他們只是嬰孩。或可稱為為「屬靈嬰孩症候群」。偏偏哥林多人意自以為已經成年,認為自己很了不起,這豈不是大頭症麼。

政府的合法性與撤銷立法會議議員資格

香港的政治是一國兩制。一國兩制不是一個聯邦政府。按中國政府理解,兩制受制於一國,並由一國決定兩制如何運作,而這國是一個黨國。兩制如何共同建立一國不是重點,因為黨國不須要香港制度來建立。這正是矛盾的根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