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對不起,請您原諒!——被陳進興打臉有感

每年10月31日「宗教改革紀念日」到11月,我經常會翻閱《罪人的遺書——陳進興獄中告白》。跟著白曉燕命案主嫌陳進興的自述,時間回到1997年11月。記得11月18日晚間,陳進興潛入南非武官卓懋祺的家中,持槍挾持卓家5人,call-in台視主播戴忠仁對話。

葛理翰與班尼辛──信徒的鑒戒

佈道家忙著四處奔波,開會籌備,人脈無限,應接不暇,不要說讀經禱告,就連家人都聚少離多,這恐怕已經是「宗教現象」,只是一種專業,卻偏離了信仰本質。不管您所認識的牧者結局如何,那還是他跟神之間的事,每個信徒只能好自為之,專注於自己的信仰實踐才是!

在#MeToo之後,我們需要的是對每個人的尊重

男女的受造各自有獨特的設計,不一樣不代表次等,反而是能帶來互補與和諧。麥斯‧蒙洛牧師指出,若要在性別關係中帶入長久且正面的改變,就需要認識我們受造的設計以及內在本質。女性受造成為接收者、幫助者,容易吸收、接納周圍的事物,是細緻且堅韌的,能夠生育後代,帶來生命。

當教會吹起「猶太風」

在教會的圈子待久了,有時覺得好像每隔一段時間,台灣教會就會流行某些潮流或事物。像是教會組織要走「小組」、「G12」還是「雙翼」等等的「小組風」。以大型「特會」取代「佈道會」、「培靈會」的「特會風」。要不然就是有別於傳統聖詩的「敬拜讚美風」。

教會是「感人」還是「趕人」?

教會不只是宗教組織,非營利團體,慈善機構加上傳福音機器而已,更不是懸掛十字架的建築物。教會是基督的身體,是一種關係,教會是一種基督徒互動的狀態,教會是一群基督徒以聖經為中心彼此勸勉的生活方式。教會只有一個頭,就是耶穌基督,只要不回歸聖經的教會觀,堅持傳統的教會永遠是紛擾複雜的。

野溪整治?該整治的是人心!

著名的美國心理學家馬斯洛(Abraham Maslow)有句名言:「如果你唯一的工具是把鐵鎚,那麼每個問題看起來都像根釘子。」專業養成與工作模式固然重要,但若缺乏宏觀視野與創新思考,卻也可能落入僵化與誤判的陷阱。我認為,這正是台灣野溪治理長久以來的困境。

你接納抽菸的基督徒嗎?

我認識一位年輕的弟兄,國立大學畢業的高材生,熱愛閱讀與思考。前陣子這位弟兄報考某間神學院,可惜未蒙錄取。他的落榜讓我十分不解,據這位弟兄表示,他誠實告訴學校,他還沒有戒菸成功,或許這就是他落榜的主因。

掩耳盜鈴

過去教會可能沒有注意到舊堂潛在的危機,也沒有注意到舊堂空間可以成為教會事工的幫助,久而久之就習慣了,不需掩耳,也就無視於它的存在。同樣的故事,也有可能發生在任何一間教會當中,我們常常把資源握在手中,最後卻也因此而安逸,優點變成劣勢,將教會的資源浪費虛度。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上帝的啟示:一般與特殊?

與其將上帝的啟示區分為「一般啟示」與「特殊啟示」,倒不如說,上帝的啟示具備「特殊性」與「普遍性」。當年巴特因反對自然神學,因而批判一般啟示,固有其時代背景,而一般啟示的提倡者,恐也受到了自身時代背景的影響而不自知了。

「他們不屬世界,正如我不屬世界一樣」:從公民角度思考(一)

耶穌這句話──「他們不屬世界,正如我不屬世界一樣」──的重點不是對世界的拒絕,而是對以排斥性和效忠性建立的世界之拒絕。所以,基督徒不屬世界並不含意基督徒對世界沒有責任,不需參與。

「極限村落」裡的「不極限」教會

從台灣鄉下的教會處境來看,那些所謂的「教會增長策略」,或是說現在流行的各樣「XX小組」,其實不過只是出於都市教會一廂情願的「想像」而已。即便在同一個國家,都有著不同的地方文化,也都需要有著不同的宣教與教會開拓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