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4日

時事評論

中國夢,白日夢?

國與國之間不是不能比較與批評,只是要比較,要在乎跟提醒的,應該是在上主眼中,那些具有永恆價值的事物。……上主在乎的是在全球化的浪潮下那些無辜的受害者與被壓迫者,那些因著開發和經濟殖民而流離失所的人們;他們,或許才是我們真正需要關心的對象!

劉曉波先生的尋真之旅(一)

歷史卻跟曉波先生開一個玩笑,他是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他最終沒法親自領獎,甚至可能因這獎項導致中國政府拒絕在他人生最後階段出國就醫的要求,但如他所說,這獎項是對中國人民爭取人權、自由和民主的最大國際支持。遺憾的,曉波先生為此奉獻了他的生命。

驕傲的基督徒如何打屬靈爭戰?

美國權威民調機構佩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去年1份針對全美3萬5000位成年人所進行的調查結果發現,美國的基督信仰人口約為70.6%。比起2007年調查時的78.4%,自認為是基督徒的人數顯然在短短的幾年內陡降。

「去蔣化」無關黨派,關乎人性尊嚴:先知阿摩司的提醒

如果我們真要用功過互抵的標準來看待蔣介石的話,那麼納粹領袖希特勒對德國的功勞可能比蔣介石更大,他帶領一戰後經濟低迷的德國經濟極為迅速地攀升、挽救即將破產的德國、大幅降低德國失業率,同時也給近代德國打下了工業發展的重要基礎。

聚會人數增長的省思

根據報導,朱三才牧師所整理的《2015台灣基督教會教勢報告》部分資料顯示,全台5歲以上的基督徒會友數在去年增為146萬4981人,約佔全台同年齡人口的6.53%,若再加上天主教人數,則佔全台人口的7.62%。台北市的基督徒比例更高達13.88%。

陳韋安/政治分歧作為教會的大公性問題

教會的大公性從來都是基於教會的軟弱。它沒有「河蟹」真理,它不是幾年前所謂的「廉價包容」或「膚淺合一」。它的意思是:在相異的政治與神學立場下,我們承認在耶穌基督的根基上,教會的錯誤並不導致她失落教會的本質。因此,它沒有放棄真理的堅持。

使人呼吸的聖靈——寫在耶穌受苦與復活之後

上主說,「氣息啊,要從四方而來,吹在這些被殺的人身上,使他們活過來。」我們如何能呼吸到這生命之氣?又我們在甚麼地方才可以呼吸這生命之氣?如何能呼吸是要學習的,即學習將精神集中於自己的呼吸,並感受在呼吸時,胸肺部起落、丹田的脹與收、鼻腔變化、心跳快慢。

傳福音成為一種事業……

不管什麼個性,走上傳道人這條路第一要求的就是「信心」,這也是牧師為何不能視為一種職業的原因,因為這違反了所有的「職場倫理」,你不能要求任何一個上班族「憑信心」,那是荒謬的,但是,身為傳道人必須靠信心,這是聖經的原則。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從耶穌與彼拉多到教會與政治

有別於凱撒的國,耶穌表現出他代表的國是以真理為核心。真理的核心不是對與錯、永恆與短暫,而是以使人得自由為目的,非以維護政權權力為目的。因此,以真理為核心的國不會以武力解決衝突,也不會以控制和威脅對方為目的。

關於宗教改革背後二三事

宗教改革500週年各項紀念活動已來到尾聲,日前政論家胡忠信先生與紐約市立大學歷史系榮休教授李弘祺曾分別於台北、台南籌辦了「宗教改革與現代世界──馬丁路德發動改教500週年紀念演講座談會」,其中台北大學歷史系副教授伍碧雯在台南場中有一場精彩的發表,十分值得所有的基督徒共同省思,特別摘錄其中重點與大家分享。

別盲目支持基督徒政治人物

打開教會界的媒體,不難看到對基督徒政治人物的溢美之詞。一些炒作土地、視環境正義與法律規定為廢物的政客,只因為掛著基督徒的名號,就被吹捧為愛主的屬靈領袖。實在不知一旦這些人哪天被送上法庭時,教會界的媒體要如何自圓其說?

一例一休,教會站在哪一邊?

基於聖經的立場,我們不僅要重視每個勞動的價值,更要重視時間在每個人生命中的價值。人的生命不是只有工作,更不能被工時所「充滿」。工作是為了「安息」,是要有時間去享受、經營、敬拜和安息在上帝給我們的一切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