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釋放與捆綁:福音與當下香港社會

這幾個月,香港人經歷了一場又一場令人感到無助和無力,甚至傷心的事。最近一事,就是參與2014年6月反新界東北前期發展工程撥款示威,而被裁定非法集結罪成立的13名青年示威者,經上訴庭覆核刑期聆訊後被加刑,刑期由8至13個月不等。這加刑是對熱愛香港青年一種拒絕和否定。

王文堂/我們應當跟從誰?

基督徒應當跟從哪一個潮流?是跟從融合了民族、民粹、資本三者的川普潮流,還是跟從融合了相對、個人、平等三者的後現代世俗主義?我想答案很簡單:我們基督徒不跟從世界,只跟從主!

如果耶穌是主任牧師……

大家有沒有想過,若您的牧師就是耶穌,您的教會生活是什麼樣子?讓我試著描述一下: 首先,每週愛宴都是五餅二魚基本款,反正隨便打漁都是「網險些裂開」(等於股票隨便買隨便賺)然後出門不用搭車,因為可以行走海面,或是直接被提到目的地,同時繳稅季節就去釣魚,橫豎稅金就在魚嘴裡。

重視廣泛鬆土的宣教路線

在宣教史上,文字工作一直是相當重要的一環,很多人因為一本贈閱的《聖經》、《荒漠甘泉》等屬靈出版品,或是一本福音小冊子,讓原本失喪的生命起了化學變化。

聖週默想:公私不分的中國政權──一個神學批判

基督宗教對政治權力的濫用並不陌生。我們不要因中國變得更專權而恐懼。反而要從對耶穌的回憶,認識政治權力的本相,拒絕向它下拜和被統戰,接受苦難的無奈,以合一和公義的信念投入生活,重建生活的公與私。

巴別・台北

巴別塔的興建反映出當時人類世界的權勢正在集中,一個宰制的帝國正在成形,這顯然是件壞事。因帝國一旦壯大,就有能力壓迫奴役,行出更大的惡。

是獻活祭,還是獻凡火?

我們很少會去反思,如果上帝要我成為一個大老闆,在追求公司與股東的最大利益時,如何按著祂的心意治理公司,如何善待員工,如何善盡社會責任。我們也很少會去反省,作為一個業務員,如何讓客戶得到最符合他利益的商品和服務,而不只是為了追求自己業績的成長。

台灣就是太自由?

原來我們的上帝其實是自由的上帝,是那位總是要我們「懷抱哀傷」,以哀哭的語言穿透現實對於邊緣者的麻木的上帝;是那位要我們以頌讚歌唱,來拒絕帝國的壓迫,所有的挾制終究都要過去的上帝!由此看來,我們不是「太自由」,而是「還不夠自由」!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重建基督教信仰中新好男人的形象

不單福音書,在天主教的神學中,作為養父的約瑟,在聖家庭裡的身分其實也很是尷尬!為了耶穌作為基督,他得放棄了初夜,之後,為了馬利亞作為聖母,他更是甘心成為鰥夫,從未與妻子行房,終身棄絕成為丈夫和父親的權利。所以,在聖像畫的傳統中,他如同馬利亞一樣,是以純潔的百合花作為象徵的。

AI人工智慧的威脅

既然人腦的知識儲存量沒有AI來得大,計算沒有AI來得精準無誤,反應沒有AI來得快速,技術沒有AI來得穩定純熟,或許我們可以反過來思考:人為什麼「需要」擁有諸如棋藝、運動、音樂、舞蹈和其他手作藝術的技藝?為什麼這些缺乏實用價值的技藝,沒有因功利的目的失傳?

教會邊緣人

這是一群被主流教會刻意漠視而忽略的羊,主流教會選擇以最簡單而便捷的方式處理,結果是留下來的變安靜了,再不然就默默地離開了,而教會表面上看似解決了許多「麻煩份子」,實際上卻是丟失了教會的「魔鬼代言人」,讓主流教會成了沒有煞車而一味往自己認為對的方向衝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