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世大運凝聚台灣認同,有什麼可以凝聚基督徒共識?

或許議題上的歧見與紛爭,一時半刻是無法找出雙方都能接受的共識,還必須吵鬧不休下去。只不過,是否我們應該定睛在某個各方都能接受的最大公約價值信念上,以此做為展開對話的前提,不要讓某項議題的歧見成了彼此厭惡或不相往來甚至彼此仇恨的原因?

臨風/仇恨、偏見與暴力的時代,我們依然仰望——夏洛特示威事件有感

在這個情緒高漲,仇恨、偏見與暴力充斥的「美國優先」的國家,要推動政治上的改變,或許沒有什麼便捷的解決方案。不過在改變政治氣候之先,或許更需要改變的是我們個人的心態,從奪取權力到了解對方的傷處。Weisser拉比的耐心、愛心和寬恕或許正是我們值得深思的榜樣?

令人驚奇的合一運動(下)

初代教會各種信徒彼此各持己見、各行其道、各擁山頭的現象,在當代也只不過是以另一種樣貌呈現罷了。在基督的信仰裡面,豈能分黨結派、區分你我到底是左派還是右派?保羅提醒信徒們不要分黨結派,因為所有信徒都是屬基督的。作為基督徒,應該效法耶穌的「捨己」精神,背起十字架跟從他,而不是向別人發動戰爭。

令人驚奇的合一運動(中)

美國當中「極化」政治的現象可能是導致基要主義得以運作的空間。在美國兩黨政治的格局下,共和黨和民主黨在號稱為「聖經帶」的許多保守南方州,得以用「關鍵人數(未必是少數)」的姿態來面對所有候選人,當民主黨訴求的是非裔美國人、移民、年輕人和高教育程度者時,共和黨勢必得擁抱為數眾多的白人,以及基督教基要主義者。

中國夢,白日夢?

國與國之間不是不能比較與批評,只是要比較,要在乎跟提醒的,應該是在上主眼中,那些具有永恆價值的事物。……上主在乎的是在全球化的浪潮下那些無辜的受害者與被壓迫者,那些因著開發和經濟殖民而流離失所的人們;他們,或許才是我們真正需要關心的對象!

面對社會不公義,如何與哀哭的人同哭?

面對社會結構所放大的預期外的惡事,不能僅止於道德性的勸說或譴責。乃必須從制度結構的角度,來進行調整,設下閥門關卡,以阻擋惡化。若以勞動條件來說,就是需要訂立工時上限、減少過勞的班表安排、加強勞動檢查等等保障勞動條件的措施,以阻止純粹的資本邏輯侵入私人生活領域當中。

教會的對手衰敗中?

若台灣教會還想自栩為「社會的良心」或「先見」,現在不是緬懷過去,也不是繼續在特定政治議題上鑽牛角尖的時候,更不該笑看「國家」/政治力的衰微;坦白說,不需要繼續死咬著特定政治勢力窮追猛打,也沒有時間額手稱慶,教會應當儘快認清,那改換新面孔的老對手:金錢的權力!

釋放與捆綁:福音與當下香港社會

這幾個月,香港人經歷了一場又一場令人感到無助和無力,甚至傷心的事。最近一事,就是參與2014年6月反新界東北前期發展工程撥款示威,而被裁定非法集結罪成立的13名青年示威者,經上訴庭覆核刑期聆訊後被加刑,刑期由8至13個月不等。這加刑是對熱愛香港青年一種拒絕和否定。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看你是稅棍

耶穌就是這樣帶著不斷挽回他人的心志,在在的希望每一個人能在最好的狀況下被保護著,縱使有錯誤,亦顧及他人的顏面,在處理「得罪弟兄」的事情上,「趁著只有他和你在一處的時候」。

去辨別有人在胡說八道

如果教會裡的教導擺脫不了總是輕輕柔柔的「心靈雞湯」式的主題式講道,而不願意扎扎實實地帶領會友面對經文真正要告訴我們的意義,讓神的話語真實地刺穿我們生命的虛假與老我,那麼不論是領袖還是會友,終究,我們還是只是為了自己的好處,在聚會,在服事,在日復一日的聚會中虛度生命。

耶和華的日子

不少基督徒以為,信仰是個人與上帝的關係,卻忽略了信仰也是人與人的關係。我們如果忽略了「惟願公平如大水滾滾,使公義如江河滔滔」,不知道追求社會公義與公平,又能比當年滅國之前的以色列人高明到哪裡去?

小心宗教組織的走火入魔

雖然很虔誠的人可能會選擇將宗教組織當作主要的人際互動重心,不過任何名門正派都不會將信徒的生活圈和人際網絡牢牢地綁在自己的宗教組織內部,肯定會尊重信徒作為社會人的其他社會角色與人際網絡,鼓勵其建立均衡而健全的人際關係,在社會上好好發展,在宗教組織聚會時也好好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