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天降》:中國能向天期盼什麼?

張贊波說,片名《天降》不單指那些衛星殘骸,也指降臨每個人身上的「命運」;為了光鮮亮麗的國家奧運犧牲,是綏寧百姓必須承受的宿命。他曾在受訪時坦承:「我拍《天降》時帶有理想,希望我的紀錄片會帶來改變,但現在我不再抱持理想,因為《天降》給我很大的教訓,就是毫無改變。」

在新一屆香港政府,給教會的信息

若宣講福音會帶來被迫害的結果,耶穌問:「願意背這十字架跟從我嗎?」即是否願意公開宣講福音,是否有勇氣不向那將自己絕對化的制度和人屈服嗎?丹麥哲學人祁克果曾說,傾慕耶穌者主要會為世界、人和歷史投訴,但真正跟隨耶穌者明白耶穌在世上的十字架,並以此作為門徒之路。

耶穌會傳播不實謠言嗎?

教會裡的流言蜚語,有時候並不比外面少。為什麼耶穌要說「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豈不是知道身為人的我們,不可能「全知全能」,總是有所不知,不知道的事情就說不知道,也是一樣的意思。

一起來轉化台灣

轉化台灣不應只是一場大型的特會,如同煙火般在絢爛的聚集後隨即消失不見。轉化台灣應是一點一滴的累積,是滴水石穿的恆久工程。在花蓮大專學生中心的大學生身上,能夠看見轉化台灣的力量;在連結在地情感腳踏實地整理歷史空間新港教會裡,同樣充滿轉化台灣的力量。

思‧念‧《人權宣言》

我們記得了怎樣的《人權宣言》呢?如今台灣社會是否還會為了《人權宣言》當中的盼望而感動呢?《人權宣言》當中的盼望還在嗎?在40週年將至的今天,我們似乎不能輕易迴避這個問題。

後真相時代的基督徒

在後真相時代的基督徒,要積極活出不可說謊的精神,就是要在消息判斷上,多走一哩路。不只是不當假消息的推手,更是要積極扮演真相守門人的角色,在自己的社交群組當中,協助揭發假消息,甚至傳達真實的資訊。這就是「誠實」的積極見證。

敬!80年代兩位留長髮的高雄男人

今年5月,有兩位活躍於1980年代台灣社會的高雄男人,安息了!一位是「秀場天王」豬哥亮(1946年12月6日~2017年5月15日);一位是「民主鬥士」蔡有全(1951年8月~2017年5月4日)。豬哥亮和蔡有全的生命,有許多相似之處。

財富,教會運作的潛規則

台灣現今的主流媒體、大型慈善團體和許多教會的經歷看來,錢出得多的、股份大的,聲音就大、決定權在握,黑的可以說成白的,採購可以綁標,少數可以代表全體,可以決定災民必須吃、穿、住什麼,奉獻者可以決定教會要不要買、買什麼品項樣式型號的管風琴。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沒有愛的智慧有多可怕:反駁某些「基督徒」在劉曉波逝世之後的言論

我閱讀過劉曉波的很多文字,發現劉曉波研讀過聖經和許多神學著作,內心深處充滿了對真理的渴慕,甚至比很多「教主式」的專橫獨斷的基督徒更接近聖經真理。

上帝並非只使用基督徒

從基督信仰的角度出發,人的生死乃至一切都是在主耶穌基督裏才有意義。然而,上帝是否只是基督徒的上帝?祂是否只使用基督徒?是否只為基督徒討公道?聖經如何教導我們?

李孝悌/該撒如何管上帝的物

實則,宗教團體內部財務使用狀況,唯透過信徒本身自己來監督最為有效。耶穌以管家做比喻,要我們在最小的事上忠心,信徒基於信仰所捐贈、奉獻的錢財,負責使用管理的「管家們」若能盡心忠心,必無需擔心公開透明帳務內容、或國家行政監督。如此,該撒的物便歸該撒,上帝的物自然歸上帝。

俄國政教關係(下):電影《纏繞之蛇》與樂團暴動小貓的控訴

以教會的角色而言,當其面對政治和社會上的種種不公義,以沈默的態度隱遁於靈性上救贖的層次,是否真的是符合信仰的?面對不公義而選擇沈默,難道不是這個不公義結構的幫兇嗎?

愛情價更高?

其實,友誼是認識基督之愛的根本,但當今台灣教會卻普遍不重視它,或者把它搞得很膚淺,或者只把它定義為愛情的預備階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