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節,再思基督教與文化的關係

他們可能沒有警覺到:儘管建構本土化的神學、融入在地文化是重要的,但文化在高度政治動員的情境下,往往只是政治的附庸而已。相對於此,那能夠對在地文化適度尊重,卻保持適度距離的信仰,總能在不斷變遷的社會文化過程中,時常重新審視文化的本質。

巨嬰教會

《巨嬰國》上市不久,很幸運購買入手,閱讀後驚覺,如果將武志紅的「巨嬰」和「巨嬰國」套在教會,尤其若干台灣或華人教會,似乎有「巨嬰基督徒」與「巨嬰教會」的現象。

教會與公民不服從

委內瑞拉天主教會主教團在聲明中說,面對這種局勢,基督徒不可以保持被動、害怕和無助;相反地,必須挺身而出捍衛自己的權利和他人的權利。主教們說:「此際應該非常嚴肅地、負責地問自己:公民不服從、和平示威、訴諸全國與國際公權力,以及示威抗議是不是比較有效而且有機會的措施。」

那陣媽祖吹的風

有一場聯禱會在西海岸地區舉行,說要呼求上帝的憐憫臨到西海岸地區,希望潔淨遮蓋遶境所走過的城市及社區。我很喜歡基督教有這種雄心壯志,總覺得必須扛起整個世界,為這個世界負責,這也的確是基督宗教作為一個一神教應有個態度。然而,我同時心中會升起一股淒涼的難過。

《困獸之網》:誰的手,可以帶領北韓破網而出?

在眾多探討兩韓議題的電影中,《困獸之網》(The Net)跳脫以往一面倒抑北揚南的基調,平實呈現獨裁國家和資本社會兩種極端下的醜惡,視角獨具一格。南北韓之間佈下的天羅地網,就像無意間卡住漁船引擎、導致主角命運丕變的那張網,人民無意間就會受縛其中,只能絕望又無奈地成為政治角力下的犧牲品。

體貼神也體貼人

從耶穌生平的事蹟中,處處可見祂為各種社會邊緣人與弱勢者帶來關懷與救贖,展現的是「體貼神」也「體貼人」的行為典範,誰說這兩者之間必定是彼此對立,而非相互成全的呢?

生存還是毀滅?這是一個值得考慮的問題!

自2009年第一屆雄善文學獎創辦至今,敝人十分榮幸一直有機會協助並參與雄善文學獎的行政或評審工作。猶記當初第一時間讀到王鴻偉的參賽文章時,我即對此文章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心想如果他的年齡符合文學獎規定,他的那篇文章至少可以獲得佳作以上的成績。

凝視受難的景像

看到台灣大學雄友會事件的海報後,我便不由自主地陷入沉思;沉思的倒不是「都讀到台大了還不知道是非對錯」這類問題,而是海報本身與文案結合而成的文宣本身。文案的內容大家都知道了,是對集體性暴力的暗示性描繪。然而,讓我沉思的仍然不是這文宣內容不對,而是這文宣內容激起了如此巨大的情緒。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臨風/照著自己的形象造神

FOX新聞主播梅根·凱利(Megyn Kelly)2013年聖誕節前宣稱:「耶穌是白人」。沒想到,這麼一句「淺顯自明」的道理竟然遭到許多反彈。想想看,不論是聖誕卡片,還是家庭的裝飾上,我們所看到的耶穌像不都是金髮的英俊白人嗎?

到底要冷?還是要熱?

但我也很在意的是,上帝在啟示錄是提到:「我倒願意你或冷或熱!」但就像我前面說的,上帝真的是一個善於信手拈來的教導者,用當地人最熟悉的情境最熟悉的語言來教導。那上帝為何是將「冷」、「熱」並列呢?而不是說,希望你們熱起來。

令人迷惘的年代

這個世界遠比我們想像中來得複雜許多,我們以為自己看清了許多事情,其實可能愈看愈迷惘。蒐集更多的資訊和進行更謹慎的思考,未必能使我們更有自信地為事情下判斷。

MM牧者

「只溶你口,不溶你手」的MM牧師,跟包裹糖衣的MM巧克力一樣,外表也有符合一般人對牧者標準期待的糖衣,善用外在形象的塑造與宣講手法來主導傳揚信息的內容。

死刑火線上

眾議院投票二讀通過第4727死刑法案,樞機主教維勒革斯率天主教主教會議發表聲明譴責,眾議員在前額上還留著聖灰禮儀的十字架記號同時,竟在聖灰日投票通過死刑法案二讀,是極其反諷的。「難道他們不記得十字架意味著什麼?難道他們沒注意到投票行為與前額上的十字架記號是相矛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