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當「解放者」成為「壓迫者」,當「改革者」成為「當權者」

晚近幾年,台灣的許多教會似乎開始從過去那種「順服掌權者」的邏輯轉向鼓勵信徒關心政治了。然而,不得不令人憂心的是,教會界是否能恰當地將自己定為在「先知」的角色——用現代語言來說,就是扮演好監督政府的「公民社會」角色?

為誰洗腳?

耶穌不單不介意作僕人,而且祂知道猶大會出賣祂,耶穌的雙手觸摸猶大的雙腳時,不知對耶穌和猶大來說,那是一種甚麼滋味?彼得會三次不認祂,其他的門徒也會離開祂,祂仍然愛他們,願意洗他們的腳,不知對他們而言那是什麼滋味?

鐵銹地帶的信仰真相

與一般人刻板的印象相反,大阿帕拉契山區會上教堂的人其實比中西部、西部山區及密歇根州與蒙大拿州之間的人還要少。基於對傳統的尊重,大家都說謊,聲稱自己每個禮拜日都去教堂,因而造成「聖經帶」信仰穩固且繁榮之假象。實際上,在鐵銹地帶,教堂已然無能為力,信徒大量流逝。

從耶穌與彼拉多到教會與政治

有別於凱撒的國,耶穌表現出他代表的國是以真理為核心。真理的核心不是對與錯、永恆與短暫,而是以使人得自由為目的,非以維護政權權力為目的。因此,以真理為核心的國不會以武力解決衝突,也不會以控制和威脅對方為目的。

一例一休,教會站在哪一邊?

基於聖經的立場,我們不僅要重視每個勞動的價值,更要重視時間在每個人生命中的價值。人的生命不是只有工作,更不能被工時所「充滿」。工作是為了「安息」,是要有時間去享受、經營、敬拜和安息在上帝給我們的一切美好。

別盲目支持基督徒政治人物

打開教會界的媒體,不難看到對基督徒政治人物的溢美之詞。一些炒作土地、視環境正義與法律規定為廢物的政客,只因為掛著基督徒的名號,就被吹捧為愛主的屬靈領袖。實在不知一旦這些人哪天被送上法庭時,教會界的媒體要如何自圓其說?

關於宗教改革背後二三事

宗教改革500週年各項紀念活動已來到尾聲,日前政論家胡忠信先生與紐約市立大學歷史系榮休教授李弘祺曾分別於台北、台南籌辦了「宗教改革與現代世界──馬丁路德發動改教500週年紀念演講座談會」,其中台北大學歷史系副教授伍碧雯在台南場中有一場精彩的發表,十分值得所有的基督徒共同省思,特別摘錄其中重點與大家分享。

建立心靈健康的校園:以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為例

在崇基學院,校牧室佔有一個很特別的地方。它以一座教堂坐立於祟基學院內。除了代表崇基學院的基督教背景外,崇基禮拜堂更成為學院生活的核心。某層面說,禮拜堂成為一個多元活動空間,但我卻認為它承載人生不同階段,為不同人生階段提供過度。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與神同行》沒說出口的現世社會

身為基督徒,並不只是從教會允許的資訊來源認識世界,要更多的抱持開放之心認識世界,特別是生存在這個非基督信仰主導的社會,更多了解不同信仰者的世界觀和語言文化,將有助於雙方的溝通,減少誤會,也更能幫助我們看清楚自己的社會責任,以及擬定面對世界的對策。

《大娛樂家》:跳脫外在框架,自由活出神所造的你

有哪些因素,讓我們無法活出神所創造的自己?無論是出身背景、他人眼光、內心中的謊言,甚至實現夢想本身,都可能成為得到真自由的攔阻。因此格外需要一次次來到神面前,領受祂的眼光,取代自己的眼光,活出神所創造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