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你為什麼不懷疑?

21982

懷疑?天哪,這不是基督徒最忌諱的事嗎?基督徒不就是「相信」嗎?是的,基督徒講究的就是「相信」,但是,「相信」是哪裡來的呢?不就是「懷疑」嗎?沒有一個「從懷疑到確定」的過程,何來相信?500年前的馬丁路德如果沒有從懷疑行為稱義到確定因信稱義,你我今天會不會還在購買贖罪券?

當然,真理是不容懷疑的,對一個已經信主的基督徒來說,如果還在懷疑「上帝真的存在嗎?」或是「上帝真的公平嗎?」又或是「耶穌真的是神嗎?」那就絕對是「動搖國本」了,這種對於基要真理的懷疑應該是成為基督徒之前的必經過程,自從成為基督徒之後,我們就邁入了信心的生活。只不過,這種所謂「信心」是否該無限上綱至教會所有的教導呢?不無疑問!有理性就會懷疑,「懷疑」是人的本能,有缺點也有優點,缺點是會打擊安全感,優點是可以進步然後提升安全感。

舉例來說,台灣早期的「三民主義統一中國」是不容懷疑的,但是時間說明了現實與理想的差距。全民也曾經寄望於政黨輪替的美好,但是,真實的經驗讓我們破滅,嚴格來說,這是很正常的,所有「非關真理」的部分都是值得懷疑的,這也是人類進步的動力。懷疑讓我們不斷確定自己依然走在對的路上,懷疑讓我們有能力修正錯誤的路線,每個基督徒都需要知道,信仰的哪些部分是可以懷疑的,哪些部分是不必懷疑的。這種基本的觀念也適用於生活的每一個層面。

我們可以確定爸媽很愛我們,但不代表我們不能質疑他們管教我們的方式,夫妻彼此相愛可以不必懷疑,但是對方某些決定與價值觀當然是可以質疑的,我們不懷疑司法的公正不等於我們相信每一個法官都不收賄絡。這可以說是一種常識。

但我們卻發現,很多基督徒被教導「不准懷疑」,尤其是教會的組織運作。我們當然不用懷疑上帝的存在以及聖經的無誤,否則我們就會掉入無盡的空虛裡,但我們當然可以懷疑教會該不該建堂以及小組長的權柄到底哪兒來的,或是教會正在推動的路線……諸如此類的問題。

當然,作為一個牧師,肯定是不喜歡會友質疑的,或者說,多數人都希望別人對自己盲從,尤其是「底下」的人。但這樣是對的嗎?尤其是一個教會領袖,會眾真的是我們「底下」的人嗎?就算是,難道他們沒有權力懷疑教會與牧長的決策嗎?現在是什麼時代了?這恐怕是所有基督徒必需嚴肅面對的問題。一群不會懷疑的基督徒在一起,只會依循古法,把傳統視為真理,那不就是走上僵化與儀式,那不就是當年馬丁路德所反對的嗎?所謂「基督徒」不就是「唯獨聖經」而有權利質疑傳統嗎?

基督徒一面慶祝馬丁路德改教500週年,一面盲目地維持著幾百年來的教會傳統,看在腦袋清楚的外人眼裡,不是諷刺是什麼?

當基督徒不懷疑「我們為何對社會沒有影響力」而只是瘋狂地專注於教會增長,這個信仰究竟有何意義?

當基督徒不懷疑「牧師為什麼有這麼大的權力?」而只是忙著擠身教會高層,這個信仰會不會走回天主教路線?

當基督徒不懷疑「愈熱心愈封閉」這種光怪陸離,而只是疲憊地追求特會,這個信仰會不會偏離正軌?

當基督徒不懷疑「我們所說的跟我們所做的怎麼距離這麼遠?」而只是感慨於世界末日的混亂,這個信仰會不會令人失望?

當基督徒不懷疑「走入教會跟走出教會簡直判若二人」的矛盾而只是循規蹈矩地參加小組,這個信仰會不會精神分裂?

當基督徒不懷疑「教會如何使用我們奉獻的錢」而只是滿足於「多奉獻就多蒙福」,這個信仰算不算迷信?

當基督徒不懷疑「自己到底懂不懂聖經?」而只是日復一日地「QT」,這個信仰算不算表面?

當基督徒不懷疑「教會多年來換了多少路線,根本沒有用」而只是天真地認為「這次的路線一定不會錯」,這個信仰算不算洗腦?

當基督徒不懷疑「神學院該不該成為生產牧師的工廠?」而只是不斷地鼓勵年輕人讀神學院,畢業出來當牧師,這個信仰還有沒有前途?

當基督徒不懷疑「找一個新的主任牧師,教會就會復興」的觀念而只是到處打聽有沒有別的牧師要離職,這樣的信仰還有沒有出路?

當基督徒不懷疑「在一個教會與機構待很久就是忠心」的心理暗示而只是自滿於自己的始終如一,這樣的信仰還有沒有機會更新?

隨便講一講都有這麼多可疑之處,我們卻篤信不疑,這個信仰還有沒有未來?當上帝懷疑我們會不會成為升級版法利賽人之時,我們卻依然以宣教之名,走遍天涯海角引人入教,這算不算奇觀?當我們一面讀著「耶穌比宗教大」點頭如搗蒜之際,卻依然汲汲營營於建造一間大教會,我們的腦袋算不算秀逗?

我的父親也是牧師,他若還健在而看到這篇文章肯定會找我約談,那個年代就是這樣,我完全理解。但我們還能這樣對待下一代嗎?真心慶祝馬丁路德改教500週年,就勇敢地從「懷疑」開始吧!

(封面相片來源:Thomas Hawk / CC BY-NC

9 意見

  1. 劉牧師平安,
    我認為你這文章,很多地方「懷疑」改成「檢討」會比較貼切。基督徒的行為表裡不一,是需要檢討,許多觀念似是而非也需要檢討。

  2. 我是劉牧師,謝謝您的回應,
    確實,檢討比較貼切,我之所以用「懷疑」這個比較強烈的字眼,主要是發現愈來愈多基督徒有點兒盲從,失去了檢討能力,但是「檢討」已經被政治濫用,變成不痛不癢,動不動就檢討,最後無疾而終,所以我就用了「懷疑」,希望提醒基督徒保持清醒。

  3. 很有感觸的一篇,提出問題的弟兄姊妹往往先被當作問題處理掉…
    當然要順服權柄,但如果一些決策或是教導都會讓人心生不妥或是懷疑的時候,
    是否連提問就會被歸類成黑五類??? 開始貼標籤…而不是去澄清、說明、回應被提問的點,
    一言堂???

  4. 當一個基督徒很容易,成為一個基督徒卻難。
    當教會不斷主張順服權柄、合一時,逐漸地,聖經的教導則被濫用及無限上剛。
    試想,當 耶穌進入會堂推倒裡面的買賣時,我們該聚焦在 耶穌挑戰權柄,或是聚焦在買賣是錯的,亦或是該與其合一呢?難道基督徒不應以聖經真理為母呢?
    我們都不是 神,難免有錯,為何不能客觀陳述討論呢?為何總是被教導順服、合一呢?當群眾欲用石頭丟死妓女時, 耶穌要群眾審視自己後再做。沒錯,聖經教導不可批評、論斷、定罪,這是因已成的事實,但未成的事實的事呢?聖經所教導的誡命,不是該成為我們生命的準繩,好教我們當我們當中有人犯錯時,總要2-3人去告知,不是嗎?原諒與包容基本要件是要有人、事、物,而且只能被動發動在事後,為何要已成事實才包容原諒而不事先避免呢?
    掃羅與大衛王等是 神曾經喜愛的受膏者,當權力榮耀集身後難免偏差,那當今的牧長及我們呢?聖經的真理是當今這樣嗎?

  5. 超級認同….事實上這篇文章因為認同..所以分享在教會的小組……首先發聲的是我們的小組長…言詞有一些激動……貼上部份分享….讀了這篇分享,不知這位作者經歷過什麼,難想像別人的經歷路程,這些懷疑,我好像都沒懷疑耶…或許是在對的教會吧!
    我不知牧師有什麼權利,想了一陣子還是想不出,教會有執事團隊、長老團隊,而這些人是品行端正、有好名聲、將家治理得好的,都是精英份子,所有決策和推動是共同決議的,不是一人可決定的。…………..我也不知道怎麼形容這種感覺..但~也不想多做解釋和辨駁………一直很喜歡牧師就是因為您對於在教會中的一些看法..剖析和見解….都很實在..實際…不造作…..不同於一般教會….希望看到這份他人的回應,不會誏您心情不好才好…..只是分享..您講的情況…立馬反應了出來….沒有對或不對….如此而已….謝謝您一直一直以來的文章和講道~

  6. 關於「宗教改革」﹝Reformation﹞的評價及對歷史影響,實非三言兩語能定論。
    羅馬教廷長期之混帳、腐敗,乃毋庸置疑之事!意大利人固不喜從德國來的神聖羅馬帝國﹝Heiliges Römisches Reich或Holy Roman Empire﹞皇帝常干涉他們的事務;同樣,德國人亦不喜從羅馬派來的教士對他們任意剝削。
    諷刺的的,就是因為幾位貪戀俗世的那幾位「文藝復興教宗」﹝Renaissance Popes﹞,令文藝復興有更進一步的發展!然而,亦是他們——尤其是利奧十世﹝Leo X﹞——的腐敗成為爆發「宗教改革」最後一根羽毛︰若非利奧十世不是因教米高安哲羅﹝Michelangelo﹞等人興建那宏偉大的聖彼得大教堂﹝St. Peter’s Basilica﹞,而要出售「贖罪卷」﹝indulgence﹞,終於激發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於1517年張貼他那著名的《九十五條論綱》﹝95 Thesen或95 Theses﹞!
    然而,其實有不少史學家並非一面倒肯定「宗教改革」對歷史的影響。
    馬丁‧路德之貢獻,當然不能抹殺!而且,他那《路德版聖經》﹝Lutherbibel或Luther Bible﹞,不但打破教會只能用拉丁語崇拜及讀拉丁語版的《聖經》,更為現代德語奠定基礎!但同時,他亦為德國歷史帶來不良的影響︰或許他自己汲想到他加深了德國的地域分歧——南北分歧,此種分歧一直延至近代!
    此外,不少史家非但不能認同後繼的加爾文﹝John Calvin﹞的神學觀,甚至批評他為整個運動加入了「恨」的成份!他在日內瓦建立的神權政治更是極權主義的典型例子!!!但另一方面,他卻大力鼓勵被視為世俗的工商業,為瑞士日後的經濟發展奠定基礎!
    更諷刺的是,就是因為「宗教改革」﹝Reformation﹞令羅馬教廷痛定思痛,決心改革。亦促定耶穌會﹝Jesuits﹞的成立,透過耶穌會士的工作,福音開始傳到東方!﹝註︰筆者在美國留學的時候,亦曾短暫就讀於一耶穌會創辦的大學﹞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