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性侵害,基督宗教不願面對的真相!

「宗教性侵害」問題並不這麼單純,無法單單歸諸個人因素,背後還有其結構性的不義,需要深入探究。可惜的是,教會機構及文化在面臨這樣的信仰危機時,不論男女,最常出現的反應不是關懷、支持受害者,反省批判教會內的性別不平等,相反地,會把教會聲譽當成首要之務,呈水牛禦敵隊形,把炮口一致對準來自外界的批評。本來算得上是內人,是教會肢體的受害者,也順便一起遭排除在外。

從世足賽談起:為什麼別人能,我們不能?

臺灣輿論想鋪的梗其實顯而易見──人家冰島比起臺灣更加小國寡民,為什麼人家冰島可以,臺灣卻不行?

人的怒氣並不成就神的義

對基督徒而言,面對讓人心生恐懼與怒氣的社會案件,不是隨著世界與老我的直覺去「反應」,去「發怒」。也無須對媒體中聳動的報導感到恐慌。因為知道基督是我們唯一的盼望,我們就不再被這個世界的怒氣和恐懼所挾制。

生死之間

對死亡禁忌,對生命輕忽,是台灣社會無法承受的重量。若說,傅達仁的「加工自殺」,挑戰了台灣基督徒的道德底限,不值得被鼓勵或討論;那像「領養孩子」這種符合基督信仰精神的生命觀,又多少人能夠敞開心胸來好好愛一場呢?

服飾與服事

我們的服飾有著文化、宗教與社會意義的,也影響了我們服事的群體。醫院的牧者身穿粉色或是淺藍色牧師服時,代表著對台灣習俗的寬容與接納。今日我們可以看到原住民牧師以原住民的圖騰展現自身的身分認同,客家牧者的牧師服能用藍染花布作為點綴。不同的衣物有社會性的理由,帶著某種文化、宗教與社會意義。

重建基督教信仰中新好男人的形象

不單福音書,在天主教的神學中,作為養父的約瑟,在聖家庭裡的身分其實也很是尷尬!為了耶穌作為基督,他得放棄了初夜,之後,為了馬利亞作為聖母,他更是甘心成為鰥夫,從未與妻子行房,終身棄絕成為丈夫和父親的權利。所以,在聖像畫的傳統中,他如同馬利亞一樣,是以純潔的百合花作為象徵的。

AI人工智慧的威脅

既然人腦的知識儲存量沒有AI來得大,計算沒有AI來得精準無誤,反應沒有AI來得快速,技術沒有AI來得穩定純熟,或許我們可以反過來思考:人為什麼「需要」擁有諸如棋藝、運動、音樂、舞蹈和其他手作藝術的技藝?為什麼這些缺乏實用價值的技藝,沒有因功利的目的失傳?

教會邊緣人

這是一群被主流教會刻意漠視而忽略的羊,主流教會選擇以最簡單而便捷的方式處理,結果是留下來的變安靜了,再不然就默默地離開了,而教會表面上看似解決了許多「麻煩份子」,實際上卻是丟失了教會的「魔鬼代言人」,讓主流教會成了沒有煞車而一味往自己認為對的方向衝去。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世足冠軍戰的若干隨想

當冰島退燒,克羅埃西亞登上話題浪頭,原本的奪冠熱門德國、巴西、阿根廷紛紛出局,沒人想到賽前爆發足壇醜聞的克國,竟由世足資格賽最後一場才接掌兵符的教練達利奇(Zlatko Dalic),帶領不被看好的蝦兵蟹將,殺進冠軍決賽。

不願了解的暴力

即使教會內的民主,可溯及耶穌的無階級主張;即使台灣有支派甚至把「民主」視為基督教信仰很重要的核心價值,並寫入其公開的信仰告白中,可惜在教會運作的實務上,仍很容易落入強人領導的模式,主導表決或投票,打壓不同意見,訴諸牧長或領袖的權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