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見證人——佔中九子被判刑後對身分的神學反思

我們當中有很多人有幸地參與佔中,我們是這事件的見證人。我們見證在金鐘夏慤村的生活、一個充滿自主和希望的時刻。當然,我們也見證一個要拆大台時刻、一個有衝撞的時刻。

宗教信仰自由殺手夏寶龍為何起死回生?(下)

聖經《以斯帖記》中,波斯帝國的宰相哈曼企圖屠殺猶太人,結果自己卻掉進了先前挖設的陷阱之中,可恥地死去。聖經的故事不單單是歷史,更是活生生的現實,浙江基督教會的梁恩惠長老用八個字言簡意賅地預測了夏寶龍的未來:「哈曼一個,自我釘死。」

宗教信仰自由殺手夏寶龍為何起死回生?(上)

,夏寶龍有八個「忘不了」,「但我們只有一個『忘不了』,夏寶龍拆至少1500個十字架,秘密羈押20來位教牧和律師,傳喚數百人,重判2位牧師,至今羈押顧約瑟牧師。」

可怕又危險的復活節

復活節是可怕的,因為如果不能面對基督的死亡,又怎麼接受基督的復活。如果不能甘願將老我交在十架上,經歷死亡與破碎,那麼我們又怎能經歷復活的大能,真實地領受新的生命與自我呢?

基督徒能否成為電競選手?——虛擬與真實之戰!

不管我們是否支持孩子成為電競選手,從小管制他們接觸電玩絕對是必要的,如果孩子已經到了青少年甚至社青,跟他們持續建立真實的親密關係,讓他們感覺被了解並對於「跟人互動」保持高度興趣,絕對有助於他們的未來。

作中流砥柱

香港此刻基督徒的經驗離我們不遠,他們正經歷著戒嚴統治時期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所走過的苦路。或許,香港刻正經歷著的,不是台灣的過去,而是台灣充滿動蕩不安的苦難未來,未來還要步上的一條未竟的民主長路。

基督教的教育應該不一樣

教育之目標,在於教導全會眾活出福音。信仰,既然是一種信仰,就不只是「一套教理」,而是一種生活方式!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將我們從各樣奴役的權勢中釋放出來,好讓我們可以好好的作真正的人。

銅像為什麼非拆不可?

在整理及詮釋歷史時,不論是任由受害者或當年逢迎拍馬者及其後代來主導,都是不恰當的。換言之,這最大的一群無香無臭的普通人,若指責他們都是共犯結構、牆頭草、鑽營逢源,事實上並不公允;但任憑他們想像自己都是受害的一份子,也沒有必要,無來由的受害者情結只會阻礙社會正向發展。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其實,在光州之前有濟州-前篇

對於發生過228事件、白色恐怖歷史記憶的台灣,伴隨著知名的韓國電影《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的播映,輕易便能記得並想像光州的不幸,卻往往忽略了1980年的光州之前約四十年,早就有濟州的四三事件。

其實,在光州之前有濟州-後篇

濟州島姜禹一主教就是這樣的一盞微光,或許,他如何從自身做起,從事良心化的和平教育工作,是一個值得亞洲基督教會探究的起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