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天朝的時間說不

中國天朝的威脅,不只是武力和經濟的威脅,更是時間的威脅。或許身處台灣的我們難免擔憂,難免懼怕,更有投機政客和政黨隨之附和,要我們放棄辛苦走來爭取到的民主、自由和各樣基本人權,而要「使百姓回埃及去」,重新為奴。

5G時代,教會該改版了

我們期待5G為教會帶來祝福,若要這樣,教會就必須具備對外與後現代對話的能力,對內更回歸前文提到教會四個本質,調整思維不被舊的框架限制,重新檢視牧者角色與教會行政結構,用更有彈性的作法強化教會功能。

神聖與神貧:論教牧收受禮物

教牧是上主恩典流通管子,不應是利益受惠者。教牧可以為有需者,向有額外能力者尋求協助,但教牧絕不可以讓自己成為受惠者,因為教牧要知道他在權力關係中,他站在優勢之一方。

天上法庭 vs. 最後審判

陳情者可以自己代替法官敲槌這種舉動。不管我們多麽渴望台灣或是全球復興,不等於我們可以超越聖經的教導而用人的熱心成就這事。以色列人建聖殿的時候就領教過「上帝不允許人用私心與好的動機來參與屬靈的事物」,所以聖殿所有的尺寸與器具都有詳細的規定,甚至好心扶約櫃的下場卻是喪命。

基督徒社區是這個世界的希望

我最大的收穫呢,是在這些錯誤中,卻驚訝和真切的看到,主基督依然在他的教會和他兒女的生命中掌權。福音之道,就是以愛為旗,在我們以上。是在我們的淚水中凱旋的,是在我們的軟弱中令人敬畏的。我知道我服侍的這位主太偉大了,主若施恩,我的過犯雖多,卻不能改變他對教會的心意。

基督徒社區是這個世界的希望

這就是地方教會的建造,對於中國社會轉型的不可取代的價值。這不是教會的目的,是教會的副產品。但這個副產品,最終會為一場更大、更深入的福音運動預備人心。地方教會就是一個基督徒社區,是唯一真實的人類共同體。

基督徒社區是這個世界的希望

回想2004年,我開始慕道,以法律人的身分參加了幾個重大的家庭教會受逼迫案件的調查、寫作和訴訟。換言之,上帝呼召我傳道之前,先讓我觀看了一些受迫害的教會。免得我以後上了船,才說不知情。後來學校停了我一段時間課,也不能在媒體發表文章了。

出或入埃及

面對這樣一個對人的尊嚴沒有尊重的政府,我們是否也要像約瑟一家逃避這無理迫害?我們要等主的聲音嗎?有人選擇移民,有人刻意選擇留下。雖然約瑟一家的逃避了希律王的迫害,但耶穌最後仍選擇飲這苦杯。在去與留的選擇以外,我們可以問,「我們是否可以像埃及一樣,成為在患難中的人之避難所?」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基督徒能否成為電競選手?——虛擬與真實之戰!

不管我們是否支持孩子成為電競選手,從小管制他們接觸電玩絕對是必要的,如果孩子已經到了青少年甚至社青,跟他們持續建立真實的親密關係,讓他們感覺被了解並對於「跟人互動」保持高度興趣,絕對有助於他們的未來。

可怕又危險的復活節

復活節是可怕的,因為如果不能面對基督的死亡,又怎麼接受基督的復活。如果不能甘願將老我交在十架上,經歷死亡與破碎,那麼我們又怎能經歷復活的大能,真實地領受新的生命與自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