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關鍵時刻的呼籲〉談起:整全的政治關懷

身為一個基督徒,身為一個十幾年來編輯、出版幾百本基督教書籍的出版社負責人,我想要提醒主內的弟兄姊妹們,同婚立法只是基督徒政治關懷、政治參與的一小部分,台灣的國防、外交、主權、經濟成長、醫藥社福、教育、兩岸政策……都應該列入我們投票的考量範圍。

端木皚/聖誕節提醒我們,教會從來都不是政治中立

二千年後,這個搖撼天上地下的福音,竟然在某些道貌岸然的教牧手中淪為唱唱聖誕歌的藉口:彷彿只要我們仍能翻開聖經,唱唱聖誕歌,我們就履行了宣揚福音的責任。我們絲毫沒有思考耶穌基督福音那個觸及社會、政權以至「空中掌權者」的向度,也忽略了我們的福音中「願你的國降臨」的終末向度。

從香港選舉變天,反思台灣教會的政治參與

基督教會中熱衷於信仰中「中國因素」極可能導致「反中國因素」的出現,教會的菁英與在地協力者並不能等同於草根群眾,「後者因宗教理念、集體記憶或其他因素,對中共政權的既定觀感及態度,反倒可能掣肘菁英向政治權力靠攏的作為,甚至讓菁英喪失在地領導的正當性」。

基督教倫理學看武力反抗

這個世界上有許多政權都是基督徒採取武裝抗暴而建立的,包含美國獨立革命與中國的辛亥革命。宗教改革時代,路德、加爾文等大師也都曾主張武裝抗暴。事實上,新教的建立本身就是三十年戰爭的果實。武裝抗暴,是最後萬不得已的手段,但並沒有違反聖經的教導。

如何記憶誰的地景

民眾的選擇不只是被動的抵抗,更可以主動建構並再建構對地景的理解。香港太子站外暴警驅趕不走的民眾自發的聚集,解構了這個原本象徵威權的「太子」站,不論它代表的是前英國殖民政府,或是現今實施內部殖民的中國帝國霸權。

反思茶杯裡的風波

經濟抵制不應該看成是反市場交易的,相反地,而是對市場的一種矯正。它不只有消極說「不」的一面,也有積極說「是」的另一面,藉由鼓勵替代性產品的購買,或新型態生活慣習的養成,來協助新產業的研發和市場拓展,乃至打造不同消費行為背後的公民社會的另類想像。

成就與快樂:從林書豪到杜蘭特

我們的教育背景總以為只要有成就就會快樂……對基督徒來說,追求成就是每個人的本分,因為要「忠於上帝託付的人生」,但是除此之外,其實還有很多其他問題要克服。

從通姦到遭性侵

教會性暴力的問題,不是立個條例,就能完事。性暴力關乎的不是性,更是性別長期在社會文化建構中權力失衡的問題。惟有基督宗教的性別文化,肯革新,並願意進行跨學科的交流,進一步將其納入在教會講壇、主日學,及神學院課程中,長此以往,方能有效改變教會的性別文化,回應性暴力受害信徒實況處境的需求。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