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牧師娘

我的外曾祖父是個牧師,我的外婆看到我的外公在牧家家庭的成長生活,深知牧家家庭的辛苦,因此,她一直為自己的三個女兒祈禱,第一不要嫁牧師,第二不要嫁醫生(醫生娘也是挺辛苦的)。

教會對抗仇恨力量的責任

人類在公共生活中難免會有各種不同,乃至相衝突的立場。操弄仇恨言語的政治人物與政黨也所在多有。此時教會不應只關起門來,把聖經解釋得與公共生活無關,甚至用聖經去合理化某些黨派的惡行。教會要扮演的不是糊裡糊塗的和事佬,而是挺身對抗不義,用聖經的真理去光照社會。

尊重弱者自主選擇,莫以強者正義強迫之

假如有一天,你發現自家門口睡了一個街友,你會怎麼做?讓他繼續睡,只要他沒有打擾到我的生活作息就好?打電話通報社會局或警察,請社工來處理安置事宜?告訴里長或社區保全、巡守員,請他們代為驅趕?請議員民代來潑水趕人?邀請對方到家裡來住,或是設法替他找個安置住所?

從非人類動物祝福禮說起

當我們提出非人類動物祝福禮的安排時,有些會眾的反應是恐懼(對非人類動物)、有些會眾擔心教會衛生,也有些會眾質疑這安排的信仰基礎和需要等。恐懼是因不認識、受傷經驗、身體敏感或無法解釋的身心反應。我們努力向會眾解釋,但我們接受有些會眾因有非人類動物祝福禮而選擇不來教會崇拜。

基督徒是看不見,還是不在乎社會對教會的憤怒?

走上這條和社會對立、對決,升高衝突與緊張關係,讓社會厭惡基督教會的某些群聚作為,也就是所謂的「為義受逼迫」的路線,真的是唯一選項嗎?

基督徒生活的日常

如果要讓基督信仰成為台灣社會的「日常」,我們就不能只是關在教堂當中,只用外人難以理解的「術語」來彼此溝通。對於自己生命的認識與見證講述,就不能只是停留在成功/失敗、使用前/使用後的推銷模式上。

中共對海外標誌性教會「定點清除」的陰謀(上)

中共對教會的大肆迫害已經達到文革之後的最高峰。大部分海外華人教會對此噤若寒蟬,假裝什麽都沒有發生;少數敢於發聲支援國內受迫害肢體的海外華人教會成為中共的眼中釘、肉中刺,中共動用其無窮無盡的資源,對這些敢於「行公義,好憐憫」的教會實行「定點清除」政策。

災難預言的慎思明辨

意外就是意外,耶穌不會針對罹難者作出罪與罰的論述,那等於是「人身攻擊」,這是基督徒的基本邏輯,我們只能在各種災難中省察自己,敬虔度日,沒有資格對於別人說三道四,更不該關起門來對意外事件品頭論足,無形中高舉自己的特權地位。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

當我們的耳目只在乎「賺錢」與「發大財」時,就讓「拼經濟」限制了我們對這塊土地與社群的想像;讓我們永遠只是在一堆所謂的「XX」與「經濟」的虛假對立中打轉。這個世界要我們認為,只有經濟才是我們的一切,只有在向那試探人的下拜,台灣才有所謂的未來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