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紹昌/禱告怎能被禁止?

禱告,有很強的內聚性。在教會中,能一起禱告的團隊,才能有效持久;不禱告,卻有很強的排他性。吵架的夫妻,就是無法一起禱告。公立學校該有禱告與否,就讓美國社會有些壁壘分明。然而,無論贊成或反對禱告的人,都認定禱告有不可忽略的重要性。

令人驚奇的合一運動(上)

梵諦岡最重要的期刊《公教文明》刊出了一篇文章引起不少回響和論戰,主旨是在批判:美國天主教徒近年來的信仰價值有愈來愈被基督教福音派的基要主義影響的傾向,導致他們在政治上不再信守政教分離原則,取而代之的是以宗教原則指導政治。這種傾向導致了一種「仇恨的合一運動」。

教會要有悔改的靈

梵諦岡與阿根廷主教團於10月25日發表聯合聲明,對於教會界人士於1976年到1983年間軍政府統治時期殘害人權的「骯髒戰爭」(Guerra Sucia)所扮演的角色疑點,已經整理好3000份檔案,準備公開讓受害者、曾遭軍政府監禁人士、這些人的家屬,以及輔導這些人的神父或修女查閱。

教會的對手衰敗中?

若台灣教會還想自栩為「社會的良心」或「先見」,現在不是緬懷過去,也不是繼續在特定政治議題上鑽牛角尖的時候,更不該笑看「國家」/政治力的衰微;坦白說,不需要繼續死咬著特定政治勢力窮追猛打,也沒有時間額手稱慶,教會應當儘快認清,那改換新面孔的老對手:金錢的權力!

橋接上帝與普世的橋樑:基督徒的社會參與

最近因著民法修法的爭議,婚姻平權的議題又再次浮上台面,支持或反對的意見開始進行輿論的競逐。先不論議題本身內容,在我自己的觀察,有些基督徒弟兄姊妹在這類社會議題的討論中,往往混淆了「教會/基督徒」與「社會/一般公民」兩個身分。

一部聖經,各自表述

聖經是基督教信仰的來源,憲法則是任何現代國家法律體系的根源,兩者分別都是該群體(基督徒社群和現代國家體系)形成秩序的最重要基礎。儘管兩者的差異遠大於它們的共通處,然而,毫無疑問地,它們都是特定時代下的產物,隨著時代的變遷而需要後世的詮釋者們賦予新的意義。

基督徒,可以進行人身攻擊嗎?

關鍵在於,這些人把個人的意見或對事物的看法跟此人存在的本質混為一談。認為持有跟我不同意見者必然是壞人,是必須被消滅的惡者。

一同背起轉型正義的十字架

隨著立法院「促進轉型正義條例」的初審通過,可以想見「轉型正義」(Transitional Justice)的議題,將會引發更多的討論和爭辯。從此一條例在立法院被提議之初,就有抱持不同立場的人或團體,試圖以諸如「慰安婦」、「八二三砲戰」,或是「原住民族」等等不同的罪行和迫害,混淆或轉移了當下「轉型正義」真正所要處理的價值與意義。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