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堂/我們應當跟從誰?

基督徒應當跟從哪一個潮流?是跟從融合了民族、民粹、資本三者的川普潮流,還是跟從融合了相對、個人、平等三者的後現代世俗主義?我想答案很簡單:我們基督徒不跟從世界,只跟從主!

其實,在光州之前有濟州-後篇

濟州島姜禹一主教就是這樣的一盞微光,或許,他如何從自身做起,從事良心化的和平教育工作,是一個值得亞洲基督教會探究的起點。

呂紹昌/勸讀聖經是必要的老生常談

後現代主義思潮是西方哲學思想界給全球的一個怪胎,解構了已經穩定千百年來的傳統權威與真理,是不少自許思想自由開放胸襟寬大的人士所津津樂道的貢獻,而非西方世界也常奉為圭臬,爭相捧香跪拜。

臨風/仇恨、偏見與暴力的時代,我們依然仰望——夏洛特示威事件有感

在這個情緒高漲,仇恨、偏見與暴力充斥的「美國優先」的國家,要推動政治上的改變,或許沒有什麼便捷的解決方案。不過在改變政治氣候之先,或許更需要改變的是我們個人的心態,從奪取權力到了解對方的傷處。Weisser拉比的耐心、愛心和寬恕或許正是我們值得深思的榜樣?

呂紹昌/總統選不下去未必是壞事

實在很難想像,曾經是現代民主自由的櫥窗,西方民主的楷模,笑傲寰宇的美國,竟然可以產生如此的總統大選,成為全世界的笑柄。

Kolas Yotaka/在對的地點「道歉」

最近偶爾會聽到有人質疑,為什麼總統不去原住民族部落道歉,反而是要原住民族進總統府道歉,「為什麼?!」問者通常忿忿不平,認為這種道歉沒誠意,依然不脫上對下的殖民心態云云,更有少數有心人以道歉的地點大作文章,企圖以此弱化總統向原住民族道歉的正當性。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