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談心,建立「心與心連結」的關係

神的心意豈不是讓我們「彼此相愛」,又說「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我自己與媽媽的經歷是:當我們的心回轉向彼此,用神的眼光看對方,透過真摯的溝通談心,確實能讓彼此的心更加靠近。

交換的代價

人類的社會生活本來就充滿「交換」的行為,古今中外皆然,但或許也因為交換的普遍,讓人很容易對價值的判斷失準,對昂貴的代價失去敏感,不惜血本換來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東西,反之,卻將無價視為廉價或免費,輕率以對。今天,眼下,你將把你的人生拿去交換什麼?

一首關於改變的歌

我又回頭看了麥可當年的演出。或許他是對的。我們只能從鏡中那人開始,「看看自己的樣子」,或許,我們得先「看見自己眼中的梁木」。事實上,30年下來,要找出自己眼中的梁木,恐怕也不再那麼容易了。但總得從某一刻,從某個人開始……。

十字架貼紙

一張十字架貼紙引發了那麼多的話題,從基督宗教自身的思考,我們需不需要貼十字架?到如何牧養來參加基督教生命過度儀式的未信主朋友?最後,竟然順藤摸瓜出了一個大大的研究主題!這在在突顯出,我們懶惰於思考身旁已經熟悉的事物,當有人開始思考時,意義就可以有機會變的不一樣了!

他們為何如流星掠過黑暗的夜空?

後人往往會贊賞梅貽琦對中國現代大學教育的卓越貢獻,會感嘆晏陽初為鄉村建設運動的鞠躬盡瘁、死而後已,但他們為什麼能夠實現中國古代士大夫只能「心向往之」的「知行合一」呢?僅僅靠自身的人品和修養就能達到此境界嗎?《光與鹽》第一次將這些人物的信仰與生命的血肉聯系呈現在讀者面前

過年,來段連結生與死的旅程

連結生與死間的旅程,無論是台灣的流行音樂的歌曲,或是迪士尼的動畫,或是希伯來聖經中的一個又一個族譜所記下的家族史。很巧妙的都是以「記憶」作為勾連的元件。在生命面對終結之時,我們不知將會帶著什麼走向上帝國?

帶來和解與恢復的道歉

「當我們為自己的不當行為道歉,並且願意採取行動改變時,我們便讓彼此間的感情得以繼續蓬勃發展。」身為不完美的人類,總是會有犯錯的時候。為了修復關係、走回正軌,我們需要道歉。很多時候,我們總會需要接受自己不完美的事實,體認到所有人都在成長。

人類到底怎麼來的?

不少教會面對科學和神話,採取不戰而降、或無理貶低詆毀的作法,其實都是自己偏離了通往真理的道路。新的神話不斷產生,不論是明白的陳述和隱晦的需求表達,惟其結構得以被理解與包容,才會被神話的集體模式吸納,關於人類自己、關於群體和世界的陳述,及其同時透露的自身需求,方得以抵抗變異而穩定流傳。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沒有神蹟的日常

有人說,這題目是廢話,如果有神蹟,就不是「正常」;另有一種很流行的相反說法替上帝說項:「正常」的一切都是神蹟,因為這一切都在上帝的掌管中。或許值得思考的是對神蹟的期待,和產生期待的主體,這在約翰福音裡有細膩的整理。

台灣人權的文化病理觀察

人權是一個普遍性的議題,不應該因為人權的實踐者、倡議者或承載者本身的問題而遮蔽了我們看見這議題的本質。無論是中國民族主義者,或是台灣民族主義者,都有一個共同的盲點,把民族解放和國家主權看得比個人尊嚴和個人權利更為重要,這種思維像是一支雙面刃。

你最小的弟兄正在受苦

法輪功的機關報《大紀元》甚至比大部分的基督教媒體更關心中國基督徒遭迫害的新聞。我曾好奇地搜尋各家基督教媒體對於「拆十字架」的報導,赫然發現某個每星期出現在教會的報紙竟然總共只有7則相關訊息,直接談到的更只有兩則。

學習說真話

或許,假新聞之所以需要受到譴責,不僅是因為它沒有查證或是片面,更重要的是因為它沒有在具體且真實的關係裡言說;每一句話應當有並保持其自身的場合。真正的「真話」是在關係裡且對關係有益。正如Bonhoeffer所言:上帝的真話出於愛論斷造物,撒旦的真話出於嫉妒與憎恨而論斷造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