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政治嗎? ──習以為常系列之五

反對教會參與政治活動的基督徒,常引用耶穌受彼拉多審問時說的那句名言:「我的國度不屬這世界」(約翰福音18章36節),作為主張教會應避世、遠離政局紛擾的根據。

善良的勇氣

「慫恿、放任他人接受更多痛苦」,跟主動面對邪惡、自願選擇代替他人受苦的基督,是完全不同的。身為基督徒的我們,是要隨從文化的暗示、即使參與邪惡也在所不惜?或是選擇追隨基督?換句話說:我們到底有沒有選擇善良的勇氣?

為誰的榮耀而做?

我經營一家以福音預工為職志的出版社,有時我會收到一些主內讀者來信表示敝社的出版品讓他們獲益良多,但其實我更想知道非基督徒讀者對敝出版社的想法——這一類讀者群對福音書籍的反應,才是福音出版機構所該看重的。

忘我的自由:掙脫自卑與自傲的終極途徑

你怎麼看待「自己」呢?或許是在自我批評中掙扎,懷疑可能是聖靈叫自己知罪;也或許是努力透過外在表現肯定自己,卻在失去成就時便開始動搖。關於自我的問題常叫人無比煩惱,但好消息是:真正因為福音而謙卑的心,不會自恨也不會自戀、不是自卑也不是自傲,而是在祝福當中「忘記自己」,從而得到徹底的自由。

鐵銹地帶的信仰真相

與一般人刻板的印象相反,大阿帕拉契山區會上教堂的人其實比中西部、西部山區及密歇根州與蒙大拿州之間的人還要少。基於對傳統的尊重,大家都說謊,聲稱自己每個禮拜日都去教堂,因而造成「聖經帶」信仰穩固且繁榮之假象。實際上,在鐵銹地帶,教堂已然無能為力,信徒大量流逝。

燃燒的大樓

我們的社會習慣吃定「好的撒瑪利亞人」,台灣的教會也喜歡徹底利用「馬大姊」的天真。教會經常「要求」個人「必須無償履行」某些聖工,以維持教會例行事務正常運作,卻不思建立一個「讓個人的服事保持自由與彈性」的制度與氣氛。

《恩典不虛傳》:給乾渴之人的恩典

問問身旁的朋友,當他們想到基督徒,會想到什麼?幾十年前,答案可能包括金髮碧眼的傳教士,來台灣開醫院、蓋學校,奉獻資源與時間給偏鄉的人民。那麼現在呢?

人類到底怎麼來的?

不少教會面對科學和神話,採取不戰而降、或無理貶低詆毀的作法,其實都是自己偏離了通往真理的道路。新的神話不斷產生,不論是明白的陳述和隱晦的需求表達,惟其結構得以被理解與包容,才會被神話的集體模式吸納,關於人類自己、關於群體和世界的陳述,及其同時透露的自身需求,方得以抵抗變異而穩定流傳。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