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奕含自殺後:我們能否成為「更能想像他人痛苦的人」?

光是教條,無以拯救靈魂。我們需要以開放式的對話談心、談性,教導孩子尊重自己與他人的身體界線,不為性別貼上特定標籤,更需要讓孩子知道:無論發生什麼事,爸爸媽媽永遠陪伴你、愛你、接納你,好讓房思琪們在遭遇危險、困惑不安的時候,能夠有求援的管道。

看《通靈少女》,基督徒更該讀《靈界的譯者》

索菲亞沒有選擇基督信仰,在書中,她說自己也曾經考慮過基督教,但最後選擇了伊斯蘭教,從一神教的教義中領受教導和體悟。她誠實面對一個多數人不願承認的事實:能見鬼神、能通靈不代表能夠了解宇宙的奧秘和人之所以來到這世界的意義……。

《大娛樂家》:跳脫外在框架,自由活出神所造的你

有哪些因素,讓我們無法活出神所創造的自己?無論是出身背景、他人眼光、內心中的謊言,甚至實現夢想本身,都可能成為得到真自由的攔阻。因此格外需要一次次來到神面前,領受祂的眼光,取代自己的眼光,活出神所創造的你。

《恩典不虛傳》:給乾渴之人的恩典

問問身旁的朋友,當他們想到基督徒,會想到什麼?幾十年前,答案可能包括金髮碧眼的傳教士,來台灣開醫院、蓋學校,奉獻資源與時間給偏鄉的人民。那麼現在呢?

忘我的自由:掙脫自卑與自傲的終極途徑

你怎麼看待「自己」呢?或許是在自我批評中掙扎,懷疑可能是聖靈叫自己知罪;也或許是努力透過外在表現肯定自己,卻在失去成就時便開始動搖。關於自我的問題常叫人無比煩惱,但好消息是:真正因為福音而謙卑的心,不會自恨也不會自戀、不是自卑也不是自傲,而是在祝福當中「忘記自己」,從而得到徹底的自由。

服飾與服事

我們的服飾有著文化、宗教與社會意義的,也影響了我們服事的群體。醫院的牧者身穿粉色或是淺藍色牧師服時,代表著對台灣習俗的寬容與接納。今日我們可以看到原住民牧師以原住民的圖騰展現自身的身分認同,客家牧者的牧師服能用藍染花布作為點綴。不同的衣物有社會性的理由,帶著某種文化、宗教與社會意義。

逮住他!

學校還特別提醒這些氣憤的高年級學生,如果剛好發現肇事學生,千萬不能追打、恐嚇他(們),不能自以為站在正義的一邊就「以大欺小」,而要儘可能溫和地問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因為,大家的共同目標放在未來恢復和諧的社群關係,就不能太強調在眼前的負面情緒與損失。不是嗎?

無懼的愛:一場屬靈回歸的旅程

如果要用一個詞總結這個世界的問題,那會是什麼?在《愛勝過恐懼》一書中,靈修導師盧雲指出:「恐懼」導致世世代代的人們被困在無歸屬感、毫無果效以及停滯不前的痛苦中,唯有神的愛能使人脫離恐懼的牢籠,迎向自由無懼的生命。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