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來和解與恢復的道歉

「當我們為自己的不當行為道歉,並且願意採取行動改變時,我們便讓彼此間的感情得以繼續蓬勃發展。」身為不完美的人類,總是會有犯錯的時候。為了修復關係、走回正軌,我們需要道歉。很多時候,我們總會需要接受自己不完美的事實,體認到所有人都在成長。

《沈默》:比刀劍更鋒利的威脅,就在你我心中

在江戶幕府下達禁教令的17世紀,葡萄牙的耶穌會教士洛特里哥不顧危險來到日本,尋找疑似棄教的恩師費雷拉神父。在旅途中,他目睹無數信徒因堅持信仰而慘遭折磨至死,而被迫放棄信仰的信徒則天人交戰、悔恨不斷……。

《賓漢》:王子復仇記之後,何去何從?

「父親要我們猶太人與羅馬人,成為兄弟作為典範。」在羅馬帝國還昌盛的年代,猶太王子賓漢與羅馬孤兒馬薩拉原本情同手足,但兩人追求和平的方式不同,賓漢心軟加上判斷失誤,包庇主張以武力推翻羅馬統治的奮銳黨人,導致總督彼拉多遇襲。

沉默的暴力與溫柔

在領聖餐這一刻,女孩隻身來到格雷面前,成了整間教會唯一一位願意接納格雷的人。事實上,整間教會裡,就只有這個女孩有資格控訴格雷。面對這個讓他內疚至深的女孩,格雷在給了聖餐後,再也無法忍住自己的淚水,直接哭倒在女孩懷裡……。

回憶使我們團結——智利的教會與政治

提起拉丁美洲,我們就聯想起1960年未出現的解放神學。然而,解放神學在不同地區有各自發展,不是鐵板一塊。因身在智利,我趁機回顧智利的教會與政治關係。

耶穌政治嗎? ──習以為常系列之五

反對教會參與政治活動的基督徒,常引用耶穌受彼拉多審問時說的那句名言:「我的國度不屬這世界」(約翰福音18章36節),作為主張教會應避世、遠離政局紛擾的根據。

人類到底怎麼來的?

不少教會面對科學和神話,採取不戰而降、或無理貶低詆毀的作法,其實都是自己偏離了通往真理的道路。新的神話不斷產生,不論是明白的陳述和隱晦的需求表達,惟其結構得以被理解與包容,才會被神話的集體模式吸納,關於人類自己、關於群體和世界的陳述,及其同時透露的自身需求,方得以抵抗變異而穩定流傳。

十字架貼紙

一張十字架貼紙引發了那麼多的話題,從基督宗教自身的思考,我們需不需要貼十字架?到如何牧養來參加基督教生命過度儀式的未信主朋友?最後,竟然順藤摸瓜出了一個大大的研究主題!這在在突顯出,我們懶惰於思考身旁已經熟悉的事物,當有人開始思考時,意義就可以有機會變的不一樣了!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