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男大叔的聖誕點歌單

聖誕節期,當然要有音樂和歌曲才有氣氛!根據聖經關於耶穌誕生的記載,以路加福音所述,天使向牧羊人傳達好消息,頌讚上帝,宛如陣容浩大的樂團與合唱團,牧羊人「為他們所聽見所看到的事讚美歌頌上帝,因為所發生的事跟天使所告訴他們的相符。」(路加福音2章20節)那些牧羊人應該很愛唱歌。

《天降》:中國能向天期盼什麼?

張贊波說,片名《天降》不單指那些衛星殘骸,也指降臨每個人身上的「命運」;為了光鮮亮麗的國家奧運犧牲,是綏寧百姓必須承受的宿命。他曾在受訪時坦承:「我拍《天降》時帶有理想,希望我的紀錄片會帶來改變,但現在我不再抱持理想,因為《天降》給我很大的教訓,就是毫無改變。」

找回社會政策中的挽回與擔當

日前,一份經多數台北市議員連署,要求北市府「推動公營住宅方案應依公民參與及I-Voting精神,以基地為圓心,周邊直徑1公里之居民,舉辦兩次以上公聽會,並獲得多數居民同意後,始得進行設計規劃。」的提案,引起輿論的關切與批評。

《我和我的冠軍女兒》:印度女人何時能真正得勝?

唯有改變大眾的價值觀,社會才有轉化的可能。上帝創造男女、兩者皆好,當人們學習放棄自己的益處,真實認識每個人的獨特和寶貴,才能明白,一個女人的生命之重,比嫁妝的重量更值得承擔。

回憶使我們團結——智利的教會與政治

提起拉丁美洲,我們就聯想起1960年未出現的解放神學。然而,解放神學在不同地區有各自發展,不是鐵板一塊。因身在智利,我趁機回顧智利的教會與政治關係。

一首關於改變的歌

我又回頭看了麥可當年的演出。或許他是對的。我們只能從鏡中那人開始,「看看自己的樣子」,或許,我們得先「看見自己眼中的梁木」。事實上,30年下來,要找出自己眼中的梁木,恐怕也不再那麼容易了。但總得從某一刻,從某個人開始……。

《心靈小屋》:當你改變目光方向,傷痛終將遇到愛與救贖

一場意外,失去了小女兒蜜思,從此改變了麥肯跟整個家。事隔數年,麥肯收到一封神秘信件,邀請他回到當初的案發現場,署名是他妻子對上帝的暱稱「老爹」……「如果神是良善全能的,那為什麼世界上這麼多破碎傷痛?」「為什麼這些事發生在我身上?神,我需要祢時,祢在哪?」從小經歷家暴又痛失愛女的麥肯,始終無法諒解上帝,但當他踏上往小屋的路,卻經歷一場不可思議的救贖之旅。

缺席的父親

現今許多教會以「高抬(核心)家庭的價值」呼籲保持家庭的「完整」,亦即,為了小孩維持婚姻關係。但此舉對那些遭逢父親缺席了的孩童而言,無異於落井下石;對那些父親形同隱形人的孩童而言,閃耀著金光的「家庭價值」乖離事實。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中元節的救贖政治事件

今年的全聯中元節廣告是一把雙面刃,甚至是多面刃。它質疑了基督徒的救贖是否在死亡面前止步,也質疑了台灣社會的溫暖是否有勇氣納入過去的政治受難者。但更重要的是,它在問,或者大家也透過這個廣告在問:我們的轉型正義到底進行到哪裡了?

新朋友,還要帶去教會嗎?

我們一直在說翻轉世界,其實,第一個需要翻轉的卻是教會。回到聖經的觀點,就是我們要把教會翻成「好土」,把新朋友帶進去才有意義。耶穌的比喻中,信仰就像「種子」,需要對的土壤才會結實累累,今天很多教會為了增長加了很多錯誤的成功神學農藥,雖然果實豐碩,但是無法令人安心。

民代、基督徒、蔣月惠

基督徒應該了解社會對基督教會的兩大印象,積極擴大社會認同且讚許的部分,在與社會有不同意見的部分則應該以減少衝突多開啟溝通對話方式表達意見,多些讓愛擴散的好見證,減少不必要的對立衝突與傷害,將基督徒的形象統合在基督的無私之愛中,爭取更多人了解基督信仰所傳遞的價值。

到底是誰的孩子?

現代父母之所以對於教養如此焦慮,其實最終的原因,都是因為我們未能「放手」。對子女的教養,成了我們心中那勝過愛基督的愛,一種以自我為中心,想要掌控一切,但其實是被這個世界所掌控的愛。這種愛不尊重孩童,也挾制了孩童自由、多元學習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