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的勇氣

「慫恿、放任他人接受更多痛苦」,跟主動面對邪惡、自願選擇代替他人受苦的基督,是完全不同的。身為基督徒的我們,是要隨從文化的暗示、即使參與邪惡也在所不惜?或是選擇追隨基督?換句話說:我們到底有沒有選擇善良的勇氣?

魯蛇的誇勝

然而,如果〈We Will Rock You〉必須和〈We Are the Champion〉一起唱,那這個We是誰?為什麼要說「沒有時間當魯蛇」?難道不正是因為我們是魯蛇,因此我們才一起唱「We Will Rock You」,而在失敗後,我們更要一起唱「We are the Champion」嗎?不正是因此,才說「我們將奮戰到底」嗎?因為我們還沒有贏啊!

看《通靈少女》,基督徒更該讀《靈界的譯者》

索菲亞沒有選擇基督信仰,在書中,她說自己也曾經考慮過基督教,但最後選擇了伊斯蘭教,從一神教的教義中領受教導和體悟。她誠實面對一個多數人不願承認的事實:能見鬼神、能通靈不代表能夠了解宇宙的奧秘和人之所以來到這世界的意義……。

基督徒生活的日常

如果要讓基督信仰成為台灣社會的「日常」,我們就不能只是關在教堂當中,只用外人難以理解的「術語」來彼此溝通。對於自己生命的認識與見證講述,就不能只是停留在成功/失敗、使用前/使用後的推銷模式上。

論愛餐

愛餐,是台灣教會美好又有趣的文化。教會「愛餐」通常指主日禮拜後,弟兄姊妹一起享用的午餐,或是,團契、小組聚會為大家預備的餐食。這類「愛餐」不見得是大魚大肉,或烹調複雜的菜餚,但絕對可以吃飽。教會提供愛餐,不只方便會友安心參加聚會,用餐更是交誼分享和連繫情感的重要時刻。

從又窮又落後的瑞典走來 ──《窮佃農》之歌

現今的瑞典給人的印象是「進步」、人均所得高的國家,其實並不很久以前的20世紀初,瑞典窮得逼使大量人民外流,走不了的甚至落入不得不「典當」或賣小孩的境地。

人類到底怎麼來的?

不少教會面對科學和神話,採取不戰而降、或無理貶低詆毀的作法,其實都是自己偏離了通往真理的道路。新的神話不斷產生,不論是明白的陳述和隱晦的需求表達,惟其結構得以被理解與包容,才會被神話的集體模式吸納,關於人類自己、關於群體和世界的陳述,及其同時透露的自身需求,方得以抵抗變異而穩定流傳。

為什麼《赴湯蹈火》?

入圍2016坎城影展「一種注目」單元的《赴湯蹈火》,結束在一個充滿詩意的長鏡頭:畫面從退休警探的汽車逐漸遠離的大草原景象向下,沉入到荒草中,最後定焦在近景內的穀物上,陽光從中析透而出,在最後一刻,將觀眾的目光引領到全片未曾提到的土地與作物。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