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中國能向天期盼什麼?

張贊波說,片名《天降》不單指那些衛星殘骸,也指降臨每個人身上的「命運」;為了光鮮亮麗的國家奧運犧牲,是綏寧百姓必須承受的宿命。他曾在受訪時坦承:「我拍《天降》時帶有理想,希望我的紀錄片會帶來改變,但現在我不再抱持理想,因為《天降》給我很大的教訓,就是毫無改變。」

忘我的自由:掙脫自卑與自傲的終極途徑

你怎麼看待「自己」呢?或許是在自我批評中掙扎,懷疑可能是聖靈叫自己知罪;也或許是努力透過外在表現肯定自己,卻在失去成就時便開始動搖。關於自我的問題常叫人無比煩惱,但好消息是:真正因為福音而謙卑的心,不會自恨也不會自戀、不是自卑也不是自傲,而是在祝福當中「忘記自己」,從而得到徹底的自由。

一首關於改變的歌

我又回頭看了麥可當年的演出。或許他是對的。我們只能從鏡中那人開始,「看看自己的樣子」,或許,我們得先「看見自己眼中的梁木」。事實上,30年下來,要找出自己眼中的梁木,恐怕也不再那麼容易了。但總得從某一刻,從某個人開始……。

找回社會政策中的挽回與擔當

日前,一份經多數台北市議員連署,要求北市府「推動公營住宅方案應依公民參與及I-Voting精神,以基地為圓心,周邊直徑1公里之居民,舉辦兩次以上公聽會,並獲得多數居民同意後,始得進行設計規劃。」的提案,引起輿論的關切與批評。

面對悲傷,看見那些一直在身旁的美麗

當你遭逢巨變、失去所愛之人,如何找回生命的軌道?曾經神采奕奕、受到眾人喜愛的廣告公司老闆霍華,在六歲女兒因病過世後,徹底變了一個人。過去意氣風發的他消失了,每天活著如同行屍走肉一般,在悲傷中與世隔絕,不僅與妻子離婚,甚至不願與人說話。

逮住他!

學校還特別提醒這些氣憤的高年級學生,如果剛好發現肇事學生,千萬不能追打、恐嚇他(們),不能自以為站在正義的一邊就「以大欺小」,而要儘可能溫和地問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因為,大家的共同目標放在未來恢復和諧的社群關係,就不能太強調在眼前的負面情緒與損失。不是嗎?

教會願意分享安全空間嗎?

韓國電影《屍速列車》(原名「釜山行」)甫上映就在台灣引發轟動,短短三天票房破億,創造出韓國電影在台灣未曾有過的票房佳績。稍早,《屍速列車》在今年坎城影展入選午夜影展單元,播出後驚艷四方,根據媒體報導,現場觀眾起立鼓掌長達10分鐘之久,順利賣出156國電影版權。

回憶使我們團結——智利的教會與政治

提起拉丁美洲,我們就聯想起1960年未出現的解放神學。然而,解放神學在不同地區有各自發展,不是鐵板一塊。因身在智利,我趁機回顧智利的教會與政治關係。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