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法老也是聰明人──隱藏在字裡行間的觀點

公主去河邊根本不是「為了要」洗澡,那件假稱是「順便做」的事,才是她去河邊的真正目的──撿嬰兒。否則,若公主真的是要洗澡,她的宮女忙著伺候,怎麼能「在岸邊散步」呢?她們應該是在尋找什麼當時很容易找得到的東西:被丟進河裡的男嬰。

性/別,說好的自決呢?

細細老師在書的末了,提到自己之所以能夠活下來,是因為有盼望,指望一個沒有肉體沒有疾病沒有情傷的天堂。其實,復活不在乎靈也在乎身體,康沃指出,雙性人神學可以同殘障神學結盟,看醫治,不必再侷限於個人身體的「正常」,而是破碎關係的修復,而這才是日後復活身體所能帶給人的真正盼望。

一首關於改變的歌

我又回頭看了麥可當年的演出。或許他是對的。我們只能從鏡中那人開始,「看看自己的樣子」,或許,我們得先「看見自己眼中的梁木」。事實上,30年下來,要找出自己眼中的梁木,恐怕也不再那麼容易了。但總得從某一刻,從某個人開始……。

一支燭,一首歌,一份簡單的平安

《近距交戰》的背景是1914年的比利時戰場,當年德國入侵比利時,導致英國、法國和德國的軍隊在比利時境內對峙。由於長久僵持不下,交戰國挖掘壕溝以進行長期作戰。儘管當年的英國的女權運動者,以及教宗本篤十五世(Pope Benedict XV)都曾公開呼籲交戰國至少能在平安夜的晚上,讓戰火暫時停下來。

愛情價更高?

其實,友誼是認識基督之愛的根本,但當今台灣教會卻普遍不重視它,或者把它搞得很膚淺,或者只把它定義為愛情的預備階段。

你與死共舞嗎?──習以為常系列之二

語言學的研究指出,因為「死亡」是華人社會的禁忌話題,日常語言和書寫都因此衍生出幾十個影射、代稱死亡的詞語。理論上無需避談死亡的華人基督徒,卻也仍避免直接言說「死」字,而另以其他詞語指涉,例如辭世、別世、逝世、上天國、蒙主恩召、榮歸天家、榮見主面、已經不在了、去上帝那裡、去當小天使、眼睛閉閉見耶穌……等。可見華人社會避談死亡的習慣,多少仍影響著華人基督徒,尤其是台灣的基督徒。

《沈默》:比刀劍更鋒利的威脅,就在你我心中

在江戶幕府下達禁教令的17世紀,葡萄牙的耶穌會教士洛特里哥不顧危險來到日本,尋找疑似棄教的恩師費雷拉神父。在旅途中,他目睹無數信徒因堅持信仰而慘遭折磨至死,而被迫放棄信仰的信徒則天人交戰、悔恨不斷……。

《何者》:抱歉,我無法在1分鐘內介紹完自己

日本厚生勞動省於2015年首次發布了「過勞死白皮書」,調查日本過勞死現象。其中,每月加班80小時為判斷過勞死的重要標準之一,而調查結果顯示,14.6%的大企業訂定超過80小時的加班時數上限,22.7%的企業實際月加班超過80小時,另外,有52.3%勞工感受到強烈職場壓力。在日本2015年發生的2.4萬宗自殺案件中,就有2159人因工作關係自殺,佔了將近十分之一的比例。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