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神重燃愛火的親密之旅

如果我們不清楚自己的肉體是軟弱的,就會驕傲導致跌倒;但如果我們只看到自己的軟弱,卻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內心是願意的,就會沮喪退縮。然而,神要的是我們在愛中沒有懼怕,除此之外,清楚自己蒙神喜悅,不僅帶來與神的親密,更會帶來靈命的成熟。

愛情價更高?

其實,友誼是認識基督之愛的根本,但當今台灣教會卻普遍不重視它,或者把它搞得很膚淺,或者只把它定義為愛情的預備階段。

《不偽裝的勇氣》:面對真實的自己,進入無懼的自由

在我所經歷過的關係當中,信任度最高的那些,都是決定不再偽裝自己,坦誠軟弱與過錯之後依舊被接納的,而這坦誠反而使得關係更緊密。在工作上也是,每當我跨越自己的恐懼,坦白說出我造成的失誤,並且與主管、同事一同解決,那種感覺實在無比自由。

向穆斯林學習

在萊辛的劇作與作品中,一再強調「理性與寬容」,因此他成了德語文學「啟蒙運動」(die Aufklärung)的代表人物,如今,《智者納坦》也成了德國高中生必讀的讀物,更是各地劇院不斷翻新的常演劇碼。

《天降》:中國能向天期盼什麼?

張贊波說,片名《天降》不單指那些衛星殘骸,也指降臨每個人身上的「命運」;為了光鮮亮麗的國家奧運犧牲,是綏寧百姓必須承受的宿命。他曾在受訪時坦承:「我拍《天降》時帶有理想,希望我的紀錄片會帶來改變,但現在我不再抱持理想,因為《天降》給我很大的教訓,就是毫無改變。」

釋憲之後:練習以愛面對異見

信仰其實不會代替我們決定立場,因為聖經不是一本道德指南,告訴我們哪些能做、哪些不能做;而是神寫給祂孩子們的情書,字字句句都是帶領我們更多認識祂的心意。信仰不會代替我們決定立場,而是幫助我們在各自的立場上,學著有更寬廣的眼光、更像耶穌的身量。

回憶使我們團結——智利的教會與政治

提起拉丁美洲,我們就聯想起1960年未出現的解放神學。然而,解放神學在不同地區有各自發展,不是鐵板一塊。因身在智利,我趁機回顧智利的教會與政治關係。

《我和我的冠軍女兒》:印度女人何時能真正得勝?

唯有改變大眾的價值觀,社會才有轉化的可能。上帝創造男女、兩者皆好,當人們學習放棄自己的益處,真實認識每個人的獨特和寶貴,才能明白,一個女人的生命之重,比嫁妝的重量更值得承擔。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新朋友,還要帶去教會嗎?

我們一直在說翻轉世界,其實,第一個需要翻轉的卻是教會。回到聖經的觀點,就是我們要把教會翻成「好土」,把新朋友帶進去才有意義。耶穌的比喻中,信仰就像「種子」,需要對的土壤才會結實累累,今天很多教會為了增長加了很多錯誤的成功神學農藥,雖然果實豐碩,但是無法令人安心。

民代、基督徒、蔣月惠

基督徒應該了解社會對基督教會的兩大印象,積極擴大社會認同且讚許的部分,在與社會有不同意見的部分則應該以減少衝突多開啟溝通對話方式表達意見,多些讓愛擴散的好見證,減少不必要的對立衝突與傷害,將基督徒的形象統合在基督的無私之愛中,爭取更多人了解基督信仰所傳遞的價值。

到底是誰的孩子?

現代父母之所以對於教養如此焦慮,其實最終的原因,都是因為我們未能「放手」。對子女的教養,成了我們心中那勝過愛基督的愛,一種以自我為中心,想要掌控一切,但其實是被這個世界所掌控的愛。這種愛不尊重孩童,也挾制了孩童自由、多元學習的空間。

中元節的救贖政治事件

今年的全聯中元節廣告是一把雙面刃,甚至是多面刃。它質疑了基督徒的救贖是否在死亡面前止步,也質疑了台灣社會的溫暖是否有勇氣納入過去的政治受難者。但更重要的是,它在問,或者大家也透過這個廣告在問:我們的轉型正義到底進行到哪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