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怨的文化

無論正向或負向思考,都會使人在觀察時無法擺脫情緒,以致容易將錯覺當成現實。缺乏「防禦性悲觀」的正向思考固然大有問題,不代表與之對立的負向思考就是美善的,即使是先知耶利米、約伯這個角色和傳道書的作者,也沒有耽溺在負向思考中

生活中的「細拉」:以安息重整你的心

忙碌被當作是榮耀的標記,滿滿的行程給我們「自己很重要」的滿足感,但畢德生卻認為忙碌是「絕對的懶惰」:「那是以我們的行動填滿時間,而不是留意神的行動。那是在掌控一切。」

「他們不屬世界,正如我不屬世界一樣」:從公民角度思考(二)

全球公民有助基督徒理解他們在世界的角色,但這不等於基督徒身分是由全球公民界定,因為基督徒的政治是上主國,不是從政治理念而來;基督徒的道德是教會,不是倫理理論而來;基督徒的經濟是上主創造與救贖,不是從經濟理念而來;基督徒的文化是聖靈,不是從自由而來。

透過談心,建立「心與心連結」的關係

神的心意豈不是讓我們「彼此相愛」,又說「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我自己與媽媽的經歷是:當我們的心回轉向彼此,用神的眼光看對方,透過真摯的溝通談心,確實能讓彼此的心更加靠近。

「他們不屬世界,正如我不屬世界一樣」:從公民角度思考(一)

耶穌這句話──「他們不屬世界,正如我不屬世界一樣」──的重點不是對世界的拒絕,而是對以排斥性和效忠性建立的世界之拒絕。所以,基督徒不屬世界並不含意基督徒對世界沒有責任,不需參與。

人際關係:在混亂中經歷救贖

衝突是無可避免的,畢竟在這星球上都是有罪的人,特別是越親近的關係,帶來的衝突就越大、越多。但是越親密的關係,也越有可能是生命改變的媒介。在這過程中,我們仍會一次次犯罪得罪神、傷害對方,但是不要放棄,因為重要的並不是結果,而是神模塑我們的過程。

聖經不能只讀一半!

「一次得救,就永遠得救嗎?」這不僅是神學議題,更重要的,是教牧問題:發問者之所以困惑,是因內心缺乏得救確據所致。因此,回應這問題時,不能只是灌輸「珍珠」或「鬱金香」教義,更需要先同理那些所謂的議題,是一個又一個,有血有肉的人的生存掙扎。

帶來和解與恢復的道歉

「當我們為自己的不當行為道歉,並且願意採取行動改變時,我們便讓彼此間的感情得以繼續蓬勃發展。」身為不完美的人類,總是會有犯錯的時候。為了修復關係、走回正軌,我們需要道歉。很多時候,我們總會需要接受自己不完美的事實,體認到所有人都在成長。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學習說真話

或許,假新聞之所以需要受到譴責,不僅是因為它沒有查證或是片面,更重要的是因為它沒有在具體且真實的關係裡言說;每一句話應當有並保持其自身的場合。真正的「真話」是在關係裡且對關係有益。正如Bonhoeffer所言:上帝的真話出於愛論斷造物,撒旦的真話出於嫉妒與憎恨而論斷造物。

沒有神蹟的日常

有人說,這題目是廢話,如果有神蹟,就不是「正常」;另有一種很流行的相反說法替上帝說項:「正常」的一切都是神蹟,因為這一切都在上帝的掌管中。或許值得思考的是對神蹟的期待,和產生期待的主體,這在約翰福音裡有細膩的整理。

台灣人權的文化病理觀察

人權是一個普遍性的議題,不應該因為人權的實踐者、倡議者或承載者本身的問題而遮蔽了我們看見這議題的本質。無論是中國民族主義者,或是台灣民族主義者,都有一個共同的盲點,把民族解放和國家主權看得比個人尊嚴和個人權利更為重要,這種思維像是一支雙面刃。

你最小的弟兄正在受苦

法輪功的機關報《大紀元》甚至比大部分的基督教媒體更關心中國基督徒遭迫害的新聞。我曾好奇地搜尋各家基督教媒體對於「拆十字架」的報導,赫然發現某個每星期出現在教會的報紙竟然總共只有7則相關訊息,直接談到的更只有兩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