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8日

與莫特曼一起上教會

曾有人開玩笑說到,在強調多元文化的美國,種族與種族之間分隔最明顯的時刻是週日上午。非裔美人參加非裔美人教會,亞裔美人參加亞裔美人教會,來自世界各地的移民群體參加由自己群體所建立的移民教會。美國如此,世界其他地方的教會是否也是如此?

七宗罪──嫉妒

嫉妒多以一種隱藏方式包裝,表現出嫉妒者不在乎,但他的一個眼神,嘴角反映已掩飾不了。此外,嫉妒多假扮公義,陣陣有詞掩飾其嫉妒感覺,但這與公義無關。嫉妒不會是一種生命推動力,人也不會從中享受了甚麼。

做神學,所為何事

失去神學的聲音,華人、台灣教會面對瞬息萬變的社會,很難提出強而有力的回應,宣教策略沒有紮實的神學為基礎,難免出現荒腔走板的言論與行徑。沒有神學的教會,怪不得亂象頻傳,有時鑽石、金粉、機票亂亂飛,有時陷入權力誘惑,或是與整個社會脫節,因為失去了神學的思辨與討論能力,教會難以與社會對話。

聖經不能只讀一半!

「一次得救,就永遠得救嗎?」這不僅是神學議題,更重要的,是教牧問題:發問者之所以困惑,是因內心缺乏得救確據所致。因此,回應這問題時,不能只是灌輸「珍珠」或「鬱金香」教義,更需要先同理那些所謂的議題,是一個又一個,有血有肉的人的生存掙扎。

你信的是整全的福音,還是自己的立場?

引用經文這件事本身沒有問題,但值得思考的是:是不是在引用、解釋之前,我們就已經有預設的立場,經文只是拿來為自己的想法背書而已?那麼在我們心中,真正掌權的究竟是神還是我們自己?在談立場之前,信仰的心態才是關鍵,因為在這些議題之前,我們的身分首先是基督徒。

善良的勇氣

「慫恿、放任他人接受更多痛苦」,跟主動面對邪惡、自願選擇代替他人受苦的基督,是完全不同的。身為基督徒的我們,是要隨從文化的暗示、即使參與邪惡也在所不惜?或是選擇追隨基督?換句話說:我們到底有沒有選擇善良的勇氣?

「傳揚論壇」發刊詞/林信良

2016年初,台灣人民剛經歷了一次全面的政黨輪替,對基督徒來說,立法委員選舉或許更有看頭,首次出現兩個以宗教為價值的政黨,激發許多正反討論;無獨有偶,在香港、北美等地,也正經歷著社會事件與信仰連結的爭議,基督徒在香港爭普選的議題上該怎麼判斷?面對自稱基督徒的唐納川普在公開場合上說出的爭議言論,基督徒對此看法也呈現兩極。

「他們不屬世界,正如我不屬世界一樣」:從公民角度思考(二)

全球公民有助基督徒理解他們在世界的角色,但這不等於基督徒身分是由全球公民界定,因為基督徒的政治是上主國,不是從政治理念而來;基督徒的道德是教會,不是倫理理論而來;基督徒的經濟是上主創造與救贖,不是從經濟理念而來;基督徒的文化是聖靈,不是從自由而來。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