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記憶的是同一個宗教改革嗎?

不少人對500年前宗教改革的那段歷史與其神學的理解,存有二種迷思。一是認為,宗教改革是完全去性別的,與性別無涉。原因在於諸多對此時期進行的歷史研究只從男性中心的角色去作爬梳條理。其二便是認定,由於新教對性採取較舊教更為正面肯定的態度,連帶地提昇了婦女當時的社會地位。

做神學,所為何事

失去神學的聲音,華人、台灣教會面對瞬息萬變的社會,很難提出強而有力的回應,宣教策略沒有紮實的神學為基礎,難免出現荒腔走板的言論與行徑。沒有神學的教會,怪不得亂象頻傳,有時鑽石、金粉、機票亂亂飛,有時陷入權力誘惑,或是與整個社會脫節,因為失去了神學的思辨與討論能力,教會難以與社會對話。

王文堂/我們需要真理

人性是站在我們這邊的,我們有這麼大的勝算,怎麼會做出蠢事,在最需要真理的時候放棄真理?除非基督徒自己「失真」了,對本身的信仰產生懷疑,才會去與時代妥協。但那真正的基督徒,應當倚靠神,以信心面對時代的潮流,以真勝假

MM牧者

「只溶你口,不溶你手」的MM牧師,跟包裹糖衣的MM巧克力一樣,外表也有符合一般人對牧者標準期待的糖衣,善用外在形象的塑造與宣講手法來主導傳揚信息的內容。

到底要冷?還是要熱?

但我也很在意的是,上帝在啟示錄是提到:「我倒願意你或冷或熱!」但就像我前面說的,上帝真的是一個善於信手拈來的教導者,用當地人最熟悉的情境最熟悉的語言來教導。那上帝為何是將「冷」、「熱」並列呢?而不是說,希望你們熱起來。

名牧時代終究過去了

領袖的定義已經改變了。約書亞主要的角色是責任分工而不是帶頭砍殺。眾星拱月以及眾望所歸的時代過去了。基督徒必須意識到這個事實,教會不能停留在「找接班人」的思維中,想找一個比即將退休的牧者更強的領袖,寄望他披荊斬棘,再創新局。

打好手上的牌

實是,我們很多時沒有選擇「雀友」的可能。雖是如此,但我們仍可以自籌私人牌局,自己組腳。另一方面,上主也開檯了,邀請你成為其中一位「雀友」。那麼,你要好好享受打好手上的牌,因為與你打牌的上主,不是為了贏,而是為了團契,即一起造夢。

榮神益人的時間管理

我曾在新北市政府辦的勞工大學教授時間管理的課程多年,也有幸到教會分享榮神益人的時間管理原理。我常被問到,要如何正確排列忙碌的待辦事項與行程?我發現很多人想得到的是一個放諸四海皆準的排序原則,一個簡單的標準答案。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你最小的弟兄正在受苦

法輪功的機關報《大紀元》甚至比大部分的基督教媒體更關心中國基督徒遭迫害的新聞。我曾好奇地搜尋各家基督教媒體對於「拆十字架」的報導,赫然發現某個每星期出現在教會的報紙竟然總共只有7則相關訊息,直接談到的更只有兩則。

台灣人權的文化病理觀察

人權是一個普遍性的議題,不應該因為人權的實踐者、倡議者或承載者本身的問題而遮蔽了我們看見這議題的本質。無論是中國民族主義者,或是台灣民族主義者,都有一個共同的盲點,把民族解放和國家主權看得比個人尊嚴和個人權利更為重要,這種思維像是一支雙面刃。

衝突與紛爭未必是壞事

苦難是通往新生的必要存在,人將因此而蛻變成熟,遠離老我與罪性,進入新生。所以,不要害怕衝突與紛爭,更不要一味的追求表面的秩序於和諧,因為前者能夠讓我們更成熟而堅定,後者卻可能腐蝕我們的生命,讓我們看不見的內在逐漸腐鏽而不自知。

沒有神蹟的日常

有人說,這題目是廢話,如果有神蹟,就不是「正常」;另有一種很流行的相反說法替上帝說項:「正常」的一切都是神蹟,因為這一切都在上帝的掌管中。或許值得思考的是對神蹟的期待,和產生期待的主體,這在約翰福音裡有細膩的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