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心要求信實

信實是對別人的信任,也是對上主的信靠。對上主的信靠不是是否相信上主必然醫好我的病,而是是否仍相信沒有醫好我的病的上主仍然是愛?對上主的信靠不是是否相信上主保祐我逢凶化吉,而是是否仍相信沒有救我脫離凶惡的上主仍然聽我們禱告?

這是我的立場

目前台灣眾教會的重大困擾之一,就是對「教義的差異」該如何對待的看法沒共識。「異端」,是很嚴厲惡的指控,必須提出非常確實的證據,教會需要小心分辨,也要以溫柔的心來處置。不然的話,「誣告」之罪,恐怕當事者自己承擔不起。

他者的臉容與死亡

給口渴的人一點水並不一定可以改變他的命運,但不能就此任由他可以沒有被擁抱下獨自受苦。苦難可以令生活變得無奈,卻不可能將世界變得無情。「我渴了」就是要喚醒人心,絕不讓痛苦者無聲無色地溜走。

上帝的啟示:一般與特殊?

與其將上帝的啟示區分為「一般啟示」與「特殊啟示」,倒不如說,上帝的啟示具備「特殊性」與「普遍性」。當年巴特因反對自然神學,因而批判一般啟示,固有其時代背景,而一般啟示的提倡者,恐也受到了自身時代背景的影響而不自知了。

「為你好」!?:真誠與虛偽的反諷

「為你好」不一定是好。彼得認為的好跟耶穌認為對他好的事並不一樣。那麼,習慣說「為你好」的人要接受你的好不是最好,甚至不是好。沒有這思維,「為你好」製造悲劇多於祝福。

待人處事:體諒與衝撞

保羅在說「對甚麼樣的人,我就作甚麼樣的人」前,他堅持對罪和惡的不妥協。當時哥林多教會的罪和惡是分黨分派(林前一、三)、淫亂(林前五)、彼此告狀(林前六)等。保羅的教導不是只有犧牲和寬容,更要有對惡的不讓步意志,甚至不害怕因不讓步而有的衝撞。

生態神學初探:耶穌與大地的內在關係

大地承載神性,並培養耶穌的靈性。大地不是工具,不是只為人服務,更有其自身價值。大地不是沉默,也不是一個遲鈍的事物而毫無目的與意義。相反的,大地是活的,而且在說話。大地是上主所創造的。上主透過宇宙生命向人類顯現自己。

傳福音,直到地極

教會需要以神學主導的歷史意識:歷史意識使我們知道自己是誰我們如何記得我們的過去,才能確認現在正在做的是正當的。教會需在「他」的故事裡找到自己。從使徒行傳來看,我們就是地極!現在就是地極!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其實,在光州之前有濟州-後篇

濟州島姜禹一主教就是這樣的一盞微光,或許,他如何從自身做起,從事良心化的和平教育工作,是一個值得亞洲基督教會探究的起點。

其實,在光州之前有濟州-前篇

對於發生過228事件、白色恐怖歷史記憶的台灣,伴隨著知名的韓國電影《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的播映,輕易便能記得並想像光州的不幸,卻往往忽略了1980年的光州之前約四十年,早就有濟州的四三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