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的立場

目前台灣眾教會的重大困擾之一,就是對「教義的差異」該如何對待的看法沒共識。「異端」,是很嚴厲惡的指控,必須提出非常確實的證據,教會需要小心分辨,也要以溫柔的心來處置。不然的話,「誣告」之罪,恐怕當事者自己承擔不起。

與沃弗一起上教會——委身不只是個人選擇

11年前我從台灣到美國讀書,剛到新的環境,我想先去看看不同形態的教會,再決定要委身在哪一間教會聚會。

教會的失憶症

教會不是從石頭蹦出來的,任何一間堂會都不是。2000年來,獨一的教會持續成長,在各社會文化場域取了不同肉身而多元展現,上帝的教會在台灣是其中一部分。主內同道何不試著從自己所在的群體開始,回溯自己的神學DNA,尋根信仰的傳承,找回自身的歷史,一直到五旬節聖靈降臨時的那個教會呢?

「公民不服從」與「順服權柄」的兩難?

兩年多前發生318學運(太陽花學運)時,基督徒對於如何看待學運,特別是對於「順服權柄」的教導內容,有著不同的論述說法,也引發一些爭論。時至去年,發生幾次反對民法修法的集會衝突抗議行動,雖然在網路或基督教媒體上,甚少再看到有關「順服權柄」的教導論述,但在面對越來越多的社會議題和爭議,有個主題仍值得繼續探討,即是:個人的「公民不服從」是否與「順服權柄」相衝突?

找到生命的價值

每個物品都會有其價值,最直接的表現就是用金錢來衡量,我們買東西會先看價格,再評估能力。人類一開始是以物易物,逐步改變交易方式,最後使用錢幣,如同當年亞伯拉罕用400舍客勒向赫人以弗崙買了一個地方,要作為墓地。

黃春生/再思「唯獨聖經」:落實在牧養的實踐(下)

我們從耶穌年代面對的法利賽人的律法主義開始反省,一直到對於近代人類社會變遷的反省。一個共同的特點是:每個時代都有其特殊的處境,這使得每個時代按照聖經所解釋的信仰真理都可能有其限制,因此,必須以耶穌的眼光來重新檢視並批判這些具有時代限制的真理。是以,律法有時而窮,唯基督精神常新。

從吃耶穌的肉和喝耶穌的血說起

每當香港有新興宗教出現,傳媒朋友總會打電話問我。其中一個常問的問題是奉獻,尤其是十一奉獻。他們大多認為這是一種行騙。基督徒有自己的解讀,也從沒有覺得被騙,但沒有基督信仰的傳媒朋友不會明白。在耶穌時代,一個另人困惑的題目是耶穌說,「吃人子的肉,喝人子的血。」

待人處事:體諒與衝撞

保羅在說「對甚麼樣的人,我就作甚麼樣的人」前,他堅持對罪和惡的不妥協。當時哥林多教會的罪和惡是分黨分派(林前一、三)、淫亂(林前五)、彼此告狀(林前六)等。保羅的教導不是只有犧牲和寬容,更要有對惡的不讓步意志,甚至不害怕因不讓步而有的衝撞。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