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春生/再思「唯獨聖經」:落實在牧養的實踐(下)

我們從耶穌年代面對的法利賽人的律法主義開始反省,一直到對於近代人類社會變遷的反省。一個共同的特點是:每個時代都有其特殊的處境,這使得每個時代按照聖經所解釋的信仰真理都可能有其限制,因此,必須以耶穌的眼光來重新檢視並批判這些具有時代限制的真理。是以,律法有時而窮,唯基督精神常新。

論斷人的迷思

每一天,我們總要講上好多的話,但同時,我們也要聽上好多的話,在一講和一聽之間,到底要如何取捨?原來,「講話」是對別人有建造;而「聽話」則是對自己要有幫助。因此,我們就必須要思考,什麼話語是對他人有益的。

耶穌是偉大的老師

9月28日是孔子的生日,在台灣,利用這天作為教師節,以紀念這位華人教師的生驅。講到孔子,在華人的社會可說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他也被稱為「至聖先師」,許多學校仍保有孔子的銅像。然而對於基督徒而言,我們必須要更深一層去認識教師節的意義。

我是誰,能攔阻上主嗎?

彼得說,「我是誰,能攔阻上主嗎?」按上文下理(徒十一1-18),彼得這話是回應猶太人信徒不滿他進入未受割禮之人當中,和他們一同吃飯。現代人或會很驚訝地問,「食飯啫!駛麥要拉到信仰。」按摩西律法,猶太人對食材來源、甚麼食物可以吃和如何屠宰都有一定規則,並以潔與不潔看待這些事(節8)。雖然他們清楚這些規則不適用在外邦人,但與非猶太人一同吃飯仍是很危險的事,因為有太多令他們成為不潔的可能性。¹此外,一同吃飯含團契之意。不是朋友不會一起吃飯,只有朋友才會。 雖然猶太人與非猶太人不是不可以接觸,但某些人仍認為以彼得在信徒中的身分與外邦人走得這麼近是不適合。例如,2012年,前行政長官梁振英在流浮山舉行的小桃園飯局,和疑似黑社會成員食飯一事到今日仍成為被質疑的話柄。表面看來,彼得所說的誰能攔阻上主指與外邦人一同吃飯。但作為象徵的一同吃飯指涉甚麼? 第一,與外邦人一同吃飯指涉上主的福音正打破由律法產生破壞人際關係的歸類。摩西律法包括宗教律法和道德律法,前者以歸類形式出現。歸類不只是資料性和識別性,更帶有倫理性。例如,關乎食物的宗教律法已嚴重影響人對別人的論斷(參考哥林多教會)。上主的福音正要打破由宗教律法產生的人際隔閡和優劣,並挑戰宗教律法非人性的走向。或許,宗教律法已不是今日的問題,但社會仍有人以宗教理由拒絕其他宗教的人。某些穆斯林對基督徒的排斥、某些基督徒對天主教徒的排斥。 此外,還有以性別、政治取態、種族、傷殘、性取向等排斥別人。歷史上,希特勒以種族排斥猶太人、前南非政府以膚色排斥黑人、中國政府以愛國排斥反對者、基督徒曾有一段時間排斥同性戀者。像彼得一樣,教會只有見證上主福音,即以行動打破社會排斥。 第二,與外邦人一同吃飯指涉上主的福音是善待他者。猶太人信徒明白他們是蒙恩的人,不是靠行為,但不因此,蒙恩者必然會高興地其他人也蒙上主恩典。恩典專利化不是甚麼新事物,這是人的自私。在耶穌的葡萄園工作比喻中(太二十1-16),比喻中的主人說,「難道我的東西不可隨我的意思用嗎?因為我作好人,你就眼紅了嗎?」基督徒或許會說,「我們積極傳福音,從沒有霸佔上主恩典。」傳福音是否就等於不霸佔?可以是,也可以不是,因為傳福音可以是壓迫性,並關乎勢力擴充。 上主對他者款待的福音是看對方是自己人,沒有考慮回報的善待他者,並樂意分享資源。很多教會已有一種做法,就是將它每年財政收入十份一對外奉獻。這是一個好的嘗試。若可以,教會也可以考慮將平日用不著的地方外借。這沒有困難,因為學校也借地方給教會聚會。 第三,與外邦人一同吃飯指涉上主福音是給人自由。因恐懼,猶太人信徒為自己和他人製訂很多限制(包括教義),但與此同時,這些限制也限制,甚至剝奪了上主自由。即人只可以在這製訂範圍內經歷上主。因無知,猶太人信徒將自己出埃及的經驗無限放大,並將上主縮小,只看見自己是上主唯一所愛,看不見上主也是巴勒斯坦人的上主,帶領他們走出加沙。因維護自身權力,法利賽人訂下一系列規條,將自由的信仰彊化,為自己製造優越。 我們需要律法。這是人際社會的必須,但律法是要保障人行使自由,並讓人的潛能發揮。今日,誰攔阻上主給人自由的福音?是那些說信徒要順服政權、那些說上主懲罰同性戀者、那些說基督徒要愛國愛教、那些掩飾人治的法治(逃犯條例)。 聽完彼得講解後,猶太人信徒歸榮耀給上主。他們降服於上主福音之下,即接受打破由律法產生破壞人際關係歸類的福音、無條件款待他者的福音、上主自由的福音。我們今日崇拜上主,祂是一位這樣的上主。 Jonathan Klawans, “Notions of Gentile Impurity in Ancient Judaism,” Association for Jewish Studies, 20:2 (1995), 285-312.

上帝的啟示:一般與特殊?

與其將上帝的啟示區分為「一般啟示」與「特殊啟示」,倒不如說,上帝的啟示具備「特殊性」與「普遍性」。當年巴特因反對自然神學,因而批判一般啟示,固有其時代背景,而一般啟示的提倡者,恐也受到了自身時代背景的影響而不自知了。

宗教改革與信徒皆祭司

信徒皆祭司是民主化的覺醒教育,即讓被剝奪權利的信徒認識他們是上主兒女,不次等於聖職人士。更重要,聖職是信徒群體授權,不可能凌駕於信徒群體。此外,信徒應要自己學會讀聖經,忠於聖經教導,承擔維護教會的責任,不假手於聖職人士。

生態神學初探:耶穌與大地的內在關係

大地承載神性,並培養耶穌的靈性。大地不是工具,不是只為人服務,更有其自身價值。大地不是沉默,也不是一個遲鈍的事物而毫無目的與意義。相反的,大地是活的,而且在說話。大地是上主所創造的。上主透過宇宙生命向人類顯現自己。

讓上帝來改寫歷史

詩人大衛曾禱告:「我要一心稱謝耶和華;我要傳揚你一切奇妙的作為。我要因你歡喜快樂;至高者啊,我要歌頌你的名!我的仇敵轉身退去的時候,他們一見你的面就跌倒滅亡。因你已經為我伸冤,為我辨屈;你坐在寶座上,按公義審判。你曾斥責外邦,你曾滅絕惡人;你曾塗抹他們的名,直到永永遠遠。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