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著信,啟動關鍵禱告

記得我剛到教會服事的時候,當時沒有週間的禱告會,只有主日聚會前的短暫禱告,那時,只利用聚會前半小時間空檔來禱告,非但禱告品質不好,又易流於形式。

使人呼吸的聖靈——寫在耶穌受苦與復活之後

上主說,「氣息啊,要從四方而來,吹在這些被殺的人身上,使他們活過來。」我們如何能呼吸到這生命之氣?又我們在甚麼地方才可以呼吸這生命之氣?如何能呼吸是要學習的,即學習將精神集中於自己的呼吸,並感受在呼吸時,胸肺部起落、丹田的脹與收、鼻腔變化、心跳快慢。

愛是一個動詞

「愛」,很可能是目前日常社交生活中使用最頻繁的字眼了,不只年輕世代開口閉口會說「我愛你」,那些讓人電到、激情、迷戀,半夜睡覺也會偷笑,很High、有FU,讓我們Fall in love感覺良好的浪漫。基督徒當中當然也普遍使用,從所唱的詩歌、彼此見面問安的用語即可略知一二。

突破生命的重圍──常常練習得勝者的7個態度

北宋有個叫陳堯咨的人善於射箭。當時的人都知道,他是個百發百中的射箭高手,所以大家對他都很敬佩。陳堯咨受到大家稱讚之後,覺得自己的本領已是天下無雙,便驕傲自滿起來。一天,陳堯咨又在靶場表演百步穿楊的絕技。一箭射出,把又細又軟的柳枝條射斷了。觀眾們看得大聲喝彩,並要求他再來一次。

論斷人的迷思

每一天,我們總要講上好多的話,但同時,我們也要聽上好多的話,在一講和一聽之間,到底要如何取捨?原來,「講話」是對別人有建造;而「聽話」則是對自己要有幫助。因此,我們就必須要思考,什麼話語是對他人有益的。

「為你好」!?:真誠與虛偽的反諷

「為你好」不一定是好。彼得認為的好跟耶穌認為對他好的事並不一樣。那麼,習慣說「為你好」的人要接受你的好不是最好,甚至不是好。沒有這思維,「為你好」製造悲劇多於祝福。

馬槽中的耶穌,同在的福音

剛到美國求學時,寫學術文章最大的窘境就是要用「客觀中立的口吻」來陳述自己「主觀的立場」,努力把「我認為……」寫成「根據……,我們可以合理地推斷……」。這樣的訓練當然有好處,幫助我去審視自己論述內容是否符合邏輯和理性,而不是憑一己之好就下定論。

他者的臉容與死亡

給口渴的人一點水並不一定可以改變他的命運,但不能就此任由他可以沒有被擁抱下獨自受苦。苦難可以令生活變得無奈,卻不可能將世界變得無情。「我渴了」就是要喚醒人心,絕不讓痛苦者無聲無色地溜走。

熱門點閱

你可能也喜歡...

新朋友,還要帶去教會嗎?

我們一直在說翻轉世界,其實,第一個需要翻轉的卻是教會。回到聖經的觀點,就是我們要把教會翻成「好土」,把新朋友帶進去才有意義。耶穌的比喻中,信仰就像「種子」,需要對的土壤才會結實累累,今天很多教會為了增長加了很多錯誤的成功神學農藥,雖然果實豐碩,但是無法令人安心。

民代、基督徒、蔣月惠

基督徒應該了解社會對基督教會的兩大印象,積極擴大社會認同且讚許的部分,在與社會有不同意見的部分則應該以減少衝突多開啟溝通對話方式表達意見,多些讓愛擴散的好見證,減少不必要的對立衝突與傷害,將基督徒的形象統合在基督的無私之愛中,爭取更多人了解基督信仰所傳遞的價值。

中元節的救贖政治事件

今年的全聯中元節廣告是一把雙面刃,甚至是多面刃。它質疑了基督徒的救贖是否在死亡面前止步,也質疑了台灣社會的溫暖是否有勇氣納入過去的政治受難者。但更重要的是,它在問,或者大家也透過這個廣告在問:我們的轉型正義到底進行到哪裡了?

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她們的側影

儘管《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在非商業電視台播出,其預設的閱聽人還是算得出來的:在少子化的當代,被本劇影射、正在與青春期的子女奮鬥、掙扎的母親是相對少數,編劇大可恣意消費她們、透支母愛;「小孩市場」才是本劇的主要放送對象,包括正在與母親對抗的少年少女,以及數十年前也曾經年輕過的熟男熟女們

到底是誰的孩子?

現代父母之所以對於教養如此焦慮,其實最終的原因,都是因為我們未能「放手」。對子女的教養,成了我們心中那勝過愛基督的愛,一種以自我為中心,想要掌控一切,但其實是被這個世界所掌控的愛。這種愛不尊重孩童,也挾制了孩童自由、多元學習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