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尔斯、科雅贝/宴席定要继续

在锁国封城的季节,思考「在网上守主餐」

1968
Photo credit: mkooiman / CC BY-SA

主餐的礼仪是一连串、有序的举止和动作,包括安静、触碰、话语等。但是当参与主餐的人,无法真正领取到饼和杯,或者根本不能够出席、与主持司餐的主礼人同场,不期然就会使人质疑,这样会否障碍、甚至严重折损了主餐。这样还算不算是主餐?我们希望提示出一些方向去思考,在我们因服从卫生规定而互相隔离的这段日子,主餐如何仍然有效,甚或有可能在某个意义上得以被巩固。

当我们同守主餐,无论是五个人、五十个、抑或五百个,焦点都是在于我们成为了一个身体,我们就是基督的身体。主餐的英文“communion”已经蕴含了当中的微妙之处:“com”的意思是「一同」(with),“union”是「在 …里面」(in),我们同时既是一起与主同在、又同在于主里面(with God and in God);也就是在横竖两个向度上,实现出在地若天。通过同领饼杯,我们就成为基督的身体,而这位基督曾说过,只要我们照着如此行,就不会再饿、也不会再渴。而我们在吃喝基督的身体和宝血之前,先要分享平安、彼此问安,就是要再次确认我们实在是属于同一个身体、并同领同一个身体。

由此可见,假若大家是隔着电脑、电视、电话来经历主餐礼,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我们欠缺同场共处所产生的,彼此合一成为一体的实在感。虽则,网上平台也带来其他新的可能性,但毕竟那是另一种很不一样的「同/共」(with)。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可是,同时在场(present)并不囊括主餐礼的全部要义,主餐既是现在式的,更指向过去与将来。当我们同守主餐,我们回忆起昔日耶稣在最后晚餐上聚集起他的门徒。我们记起,祂怎样成全了逾越节的传统,献上自己作为上帝的羔羊,解救被欺压为奴的以色列人。我们更唸起耶稣自己的吩咐:「要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我们其实是在重演(reenact)福音书所记载每一幕共膳的场面,包括当耶稣将缺乏变成丰盛,喂饱几千人。换言之,我们是将过去所发生的,在当下活现出来(making the past present now);就如一枚婚戒会提醒它的主人,自己曾经许下的承诺,恒守主餐就是再次更新我们的确信:在耶稣基督里,上帝已经将我们一切所需的赐给我们。

至于,未来的向度,更不容轻忽。我们相信,因着圣灵的大能,死后能够承受永生。而那种永恒生命最贴切的象征,就是盛宴;就好像在天国的比喻里,我们在上帝的帐幕下,与祂差派耶稣去邀请回来的各色人物,共享主的宴席。我们今天去接触那些被社会摒弃的人,去与陌生人、与自己的仇敌打交道,就是基于我们意识到,他们就是将来要与我们同桌共食、分享荣耀的那班同伴。主餐礼使我们预尝到,在永恒里,将会如何一起生活。

以上这两个观点:过去与将来,在所谓「网上守主餐」之中,跟它们在平常的传统主餐礼之中一样,是同等有效的。实在,扫除了现场的诸种摆设器具,甚至免去了人与人的身体接触,反而可以减少那些会分散我们的注意力的事物,让我们能够更敏锐地专注于以过去和将来的视野去观照当下的相遇。也是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在这段强制隔离、停止聚会的日子,主餐被强化了:假若,这样能够使我们更加企盼在天的团契,而不仅仅止于地上的会面,并且更加恰当地教导我们怎样在预苦期,去实践出应有的节制和操练。讽刺地,我们将如今的景况视为一种贫乏,而过去习以为常的才算是丰盛。但其实,我们以前守主餐礼的方式、出席会众的组成,固然及不上耶路撒冷的那场最后晚餐,比起将来新耶路撒冷的天国盛宴也差得太远 —— 我们一直视为理所当然的所谓「正常」才是一种欠缺和不足。(所以,话得说回来,长久以来,在一般的会众当中,总有不少人对执行社交距离已经熟能生巧,他们回到教会,就会自动自觉分散去坐,维持人与人之间最宽阔的空间。)

当前的时势,给予基督徒一个前所未有的良机,去向犹太人请教、甚至与他们认同。打从主后70年开始,犹太人就要在圣殿以外的地方,继续去祈祷、点燃香烛、守安息日。他们将列祖的祷文诗句,用心背诵,一代一代的将信仰传承下去。虽然,可能我们现在采用「网上崇拜」的方式,但我们在主餐礼献上的祷告,仍然可以是忠信真诚的;这可算是一种没有吃喝饼杯去守安息日的法子。当所有崇拜中的有形之物都被撇除,以供神圣相遇的聚会地点暂时关闭,我们仍然能够怎样去辨认出上帝的同在?就此,基督徒有太多需要向犹太人学习的地方。

我们必须继续持守下去的,是宴席。当我们一同为主餐献上祷告,却没有饼可吃、杯可饮,难免茫茫然若有所失、感觉空洞虚假。但在这个预苦期的时节,本来就合该以禁食的方式,来享用宴席;虽然,如今这种「禁食」仿佛只是为势所逼,也并非我们因为守预苦期而有的自愿操练。但我们若想成为一群懂得如何去享受宴席的上帝子民,就必须晓得怎样去忠信地持守这种「禁食」,并同时仍能继续去欢庆,因羔羊受难而在我们面前所摆设的盛宴。此际,当我们仍能为主餐献上祷告,就是再次述说出整个历史中的救恩故事,并且宣认,拯救在此时此地仍然临在,不理世界如何。

主餐礼当中的祷告,除了祝圣,也有谢恩,更有为别人代求。无疑,是圣灵亲自为饼杯祝圣、并使用饼杯来赐福,我们也习惯地以为吃喝了饼杯,就等如礼成,代表主餐礼的祷告的句号。但也许,当我们现在要在彼此相远的不同角落,去持守这场宴席,我们就被邀请,去推敲、去细嚼、去回味,主餐礼当中诸种祷告的含意:原来,上帝想方设法,为要达成祂转化众生、成就美好的旨意,并在受造世界中以变像的形式来彰显祂的荣耀。由此,我们就得知,上帝使我们成为圣洁,是要我们进到祂丰盛的生命里面,祂的丰盛是为世人而准备的。

翻译:禤智伟

  • 译按:韦尔斯博士(Samuel Wells)是英国伦敦圣马田教堂(St. Martin-in-the-fields)的牧区主任牧师。科雅贝(Abigail Kocher)是美国联合卫理公会的牧师,现于北卡罗莱纳州牧会。二人合著有Shaping the Prayers of the People: The Art of Intercession (2014)。原文“Keeping the Feast: Thoughts on Virtual Communion in a Lockdown Era”发表于3月28日,已先后被翻译成葡萄牙文、西班牙文等。原作者保留中译版权。
  • 原文连结:https://www.stmartin-in-the-fields.org/keeping-the-feast/?fbclid=IwAR1NwAJ_5DZyUfs2ejRq4jF2GXsH7akHZwCwi_dHppNm4XsV3r4gOlFvbgU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