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人無法消滅意識形態的歧異

1750
贊助本文

日前哈瑪斯突襲以色列,先以數千枚飛彈轟炸,後派出人員攻擊以色列,殺人抓人質,前往以色列參加音樂節的平民,無辜枉死,其中還有好幾個國家的公民也都被殺害或俘虜成為人質。遭受轟炸與攻擊的以色列,隨即大肆轟炸回擊,並迅速召集後備軍人,準備進入加薩地區,誓言剷平哈瑪斯。

新聞媒體紛紛以五十年來最大規模且死傷慘重的以巴衝突為題,進行報導。歐美各國紛紛選邊表態支持以色列,美國隨即派航母艦隊前往東地中海,英國外相、美利堅國務親等人,紛紛前往以色列。另一方面,支持哈瑪斯的國家,如黎巴嫩、敘利亞則是出手轟炸以色列,伊朗則表態力挺,並揚言若以色列部隊膽敢進入迦薩,將會跟著參戰。

各方陣營紛紛表態選邊,以色列更揚言直到消滅哈瑪斯之前不會停手,戰爭局勢似乎沒有趨緩現象,繼烏俄戰爭後,地緣政治衝突再添一樁。

此事件也已經出現外溢效應,羅浮宮屢接獲炸彈攻擊威脅,美國也發生了殺死年僅六歲的穆斯林孩童的不幸悲劇。雖然有不少西方政要力挺以色列,人民卻不盡然都挺以色列。熟悉該處歷史的人,也有同情憐憫巴勒斯坦人民的聲音,譴責以色列,呼籲讓巴勒斯坦獨立建國。特別是當以色列連加薩的醫院都轟炸時,國際輿論對以色列的不滿譴責聲浪日高。

台灣的基督徒,面對以巴衝突的激化,有可能演變成全面戰爭,且有雙方皆有大量無辜平民被殺害,該怎麼理解並表態,的確是個棘手難題!若單以此一事件作為判斷標準,那麼先出手傷人的哈瑪斯,顯然最該受到譴責。若加入千年以上的歷史恩怨,戰後以色列建國後與巴勒斯坦的關係,情況就變得更複雜。

撇開信仰不談,單就國際局勢來說,巴勒斯坦的處境,也許更像戰後的台灣。有一群人來到我族人世居的土地,宣稱這塊土地其實是他們的(根據一本他們並不全然相信的書,還有當時列強的支持),就了留下來,建了起自己的國,統治此地。如果是你,你會接受並認同這些人嗎?不會想反抗嗎?

種下了衝突的遠因之後,這個區域,長久以來就是不斷的發生零星的小衝突、攻擊與爆炸,時不時有傷亡發生。久而久之,衝突某種程度也常態化了。這或許是為什麼《虎之霸》的作者說,以色列人的生活就是生活在充滿不確定性的環境中,時不時就得躲個警報,警報過了繼續如常生活。教養小孩也都盡量放手讓孩子去嘗試,不會非要就近看管,不會管得很嚴。

在台灣,也的確有人明確表態支持巴勒斯坦,批判以色列。然而,政府官方的態度是譴責哈瑪斯的破壞和平的行動,也頗有支持以色列的意思。官方自然有官方的考量,只是台灣的基督徒,又該怎麼選擇呢?

因為基督教跟猶太人的親近性,支持以色列嗎?還是因為哈瑪斯先動手,所以支持以色列?抑或者,以巴衝突的歷史成因,跟台灣的命運類近,選擇支持以巴勒斯坦?還是因為哈瑪斯反以色列,就是反以色列背後的美利堅,因為要反美,所以支持哈瑪斯/巴勒斯坦?轟炸發生後,我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遲遲沒有答案?

這次的衝突不像俄羅斯入侵烏克蘭,誰對誰錯很好辨認,選邊站隊不難。烏克蘭與俄羅斯近千年的糾葛,幾乎不曾是傷人的那一方,反而還因為舊蘇聯解體後,接受西方國家與俄羅斯的共同斡旋,放棄了核武,釀成了日後讓俄羅斯敢於對烏克蘭的蠶食鯨吞!從世界史的角度來看,並不是我們認為某一方是對的,最後那一方就會是贏家。邪不勝正出現在戲劇或倫理學的理論論述中,但是,歷史往往不是邪不勝正。

更多時候,開戰雙方都是正義的,只是彼此的正義是相互牴觸的,又無法用其他方式化解矛盾,於是只好開戰。好比說,居住在寒冷天氣的北方民族,希望跟溫暖天氣的南方民族貿易,換取生活物資,卻被斷然拒絕,想要活下去的北方民族,最後決定用武力征服南方民族,佔領期土地與資源為自己族裔所用,真的就是邪惡嗎?如若是,不願意跟北方民族貿易,眼巴巴看著他們在惡劣的地理環境下掙扎求生的南方民族,就真的良善嗎?

有人曾說過,戰爭,是因為兩邊各有各的正義。最後,再由戰役的贏家撰寫歷史,定出正邪。我們看過往許多小說創作,好比說金庸的武俠小說,也不斷在探討何謂名門正派/魔教?名門正派口中的魔教,如明教,在許多讀者眼中,似乎並不魔也不邪,反而是名門正派更加陰險小人一些?

人類歷史走到二十一世紀,經歷過兩次世界大戰的慘痛教訓後,許多人以為人類變文明了,從軍事戰改為經濟戰、資訊戰、法律戰、認知戰……,近來的烏俄戰爭、以巴衝突再起,毋寧提醒世人,對於國際局勢切莫太過素樸天真的理解看待。

民主與資本主義並沒有取代其他體制,資本主義雖然能讓人類過上好的物質文明生活,但是,世界上仍然有一些人或勢力,並不服膺資本主義邏輯,不認為讓人民過上好生活是最重要的事情,堅持自己的意識形態/價值信念,不惜犧牲自己或他人的性命的做法,仍然存在一些人心裡。

非暴力溝通,非暴力手段的協商談判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仍非所有人都採納的做法。人類好戰之心,想以武力解決問題,動手剿滅非我族類的作為,如若沒能被壓制,隨時會演變成流血衝突。若從遙遠的未來回頭看今天發生的事情,或許後世的人們讀著史書時會感嘆,今天的世界不過就像過往人類歷史一樣,只是再添加了新的爭端與戰役。

正因為時局仍然紛亂,世界仍有戰亂,耶穌基督的愛與平安,更應該被推廣,被更多世人知道。複雜紛亂的時局,你我或許無力改變,甚至難以找到個讓人安心的對錯是非的說法。不過,正因為如此,全世界的基督徒更需要聯合禱告,一起對世界發聲,讓世界聽到,不是所有人都贊成以流血傷無辜性命的方式來解決問題。或許解決問題的時程會拉得更長,或許會有很多爭執與不苟同的差異,然而,無論如何應該要堅守的一個底線,那就是不留無辜之人的血,不讓無辜之人為我們的紛爭與差異喪命。

再者,殺光敵對者並不能解決問題,納粹對猶太人是如此,哈瑪斯對以色列人如此,以色列人對哈瑪斯亦如是。殺人只會衍生出新的仇恨,新的問題,原本的問題也無法解決。生命會殞落,意識形態卻不會消失,一個組織被消滅之後,還會有繼承其意志的新組織崛起,問題仍在,依舊無解。

願領導各國的政治組織領導人,能找到更有智慧的解決區域衝突與歷史糾葛的辦法,我們謙卑的為此齊心為禱告!

Image by Freepik

傳揚論壇期待透過每篇文章激發更多基督徒思考信仰與社會的關係,不斷重新理解上主在這個世代的心意。 面對艱困的媒體環境與難以質疑、反省的教會文化,我們沒有教派包袱,願在各個公共議題上與大家一同反思。 為維持平台運作,傳揚論壇每個月需要15萬元經費,祈請兄姐關心代禱及奉獻,與我們同行,並向更多人分享。

贊助本文
已贊助人數:0人
已贊助金額:0元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