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无法消灭意识形态的歧异

1749
赞助本文

日前哈玛斯突袭以色列,先以数千枚飞弹轰炸,后派出人员攻击以色列,杀人抓人质,前往以色列参加音乐节的平民,无辜枉死,其中还有好几个国家的公民也都被杀害或俘虏成为人质。遭受轰炸与攻击的以色列,随即大肆轰炸回击,并迅速召集后备军人,准备进入加萨地区,誓言铲平哈玛斯。

新闻媒体纷纷以五十年来最大规模且死伤惨重的以巴冲突为题,进行报导。欧美各国纷纷选边表态支持以色列,美国随即派航母舰队前往东地中海,英国外相、美利坚国务亲等人,纷纷前往以色列。另一方面,支持哈玛斯的国家,如黎巴嫩、叙利亚则是出手轰炸以色列,伊朗则表态力挺,并扬言若以色列部队胆敢进入迦萨,将会跟着参战。

各方阵营纷纷表态选边,以色列更扬言直到消灭哈玛斯之前不会停手,战争局势似乎没有趋缓现象,继乌俄战争后,地缘政治冲突再添一桩。

此事件也已经出现外溢效应,罗浮宫屡接获炸弹攻击威胁,美国也发生了杀死年仅六岁的穆斯林孩童的不幸悲剧。虽然有不少西方政要力挺以色列,人民却不尽然都挺以色列。熟悉该处历史的人,也有同情怜悯巴勒斯坦人民的声音,谴责以色列,呼吁让巴勒斯坦独立建国。特别是当以色列连加萨的医院都轰炸时,国际舆论对以色列的不满谴责声浪日高。

台湾的基督徒,面对以巴冲突的激化,有可能演变成全面战争,且有双方皆有大量无辜平民被杀害,该怎么理解并表态,的确是个棘手难题!若单以此一事件作为判断标准,那么先出手伤人的哈玛斯,显然最该受到谴责。若加入千年以上的历史恩怨,战后以色列建国后与巴勒斯坦的关系,情况就变得更复杂。

撇开信仰不谈,单就国际局势来说,巴勒斯坦的处境,也许更像战后的台湾。有一群人来到我族人世居的土地,宣称这块土地其实是他们的(根据一本他们并不全然相信的书,还有当时列强的支持),就了留下来,建了起自己的国,统治此地。如果是你,你会接受并认同这些人吗?不会想反抗吗?

种下了冲突的远因之后,这个区域,长久以来就是不断的发生零星的小冲突、攻击与爆炸,时不时有伤亡发生。久而久之,冲突某种程度也常态化了。这或许是为什么《虎之霸》的作者说,以色列人的生活就是生活在充满不确定性的环境中,时不时就得躲个警报,警报过了继续如常生活。教养小孩也都尽量放手让孩子去尝试,不会非要就近看管,不会管得很严。

在台湾,也的确有人明确表态支持巴勒斯坦,批判以色列。然而,政府官方的态度是谴责哈玛斯的破坏和平的行动,也颇有支持以色列的意思。官方自然有官方的考量,只是台湾的基督徒,又该怎么选择呢?

因为基督教跟犹太人的亲近性,支持以色列吗?还是因为哈玛斯先动手,所以支持以色列?抑或者,以巴冲突的历史成因,跟台湾的命运类近,选择支持以巴勒斯坦?还是因为哈玛斯反以色列,就是反以色列背后的美利坚,因为要反美,所以支持哈玛斯/巴勒斯坦?轰炸发生后,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迟迟没有答案?

这次的冲突不像俄罗斯入侵乌克兰,谁对谁错很好辨认,选边站队不难。乌克兰与俄罗斯近千年的纠葛,几乎不曾是伤人的那一方,反而还因为旧苏联解体后,接受西方国家与俄罗斯的共同斡旋,放弃了核武,酿成了日后让俄罗斯敢于对乌克兰的蚕食鲸吞!从世界史的角度来看,并不是我们认为某一方是对的,最后那一方就会是赢家。邪不胜正出现在戏剧或伦理学的理论论述中,但是,历史往往不是邪不胜正。

更多时候,开战双方都是正义的,只是彼此的正义是相互牴触的,又无法用其他方式化解矛盾,于是只好开战。好比说,居住在寒冷天气的北方民族,希望跟温暖天气的南方民族贸易,换取生活物资,却被断然拒绝,想要活下去的北方民族,最后决定用武力征服南方民族,占领期土地与资源为自己族裔所用,真的就是邪恶吗?如若是,不愿意跟北方民族贸易,眼巴巴看着他们在恶劣的地理环境下挣扎求生的南方民族,就真的良善吗?

有人曾说过,战争,是因为两边各有各的正义。最后,再由战役的赢家撰写历史,定出正邪。我们看过往许多小说创作,好比说金庸的武侠小说,也不断在探讨何谓名门正派/魔教?名门正派口中的魔教,如明教,在许多读者眼中,似乎并不魔也不邪,反而是名门正派更加阴险小人一些?

人类历史走到二十一世纪,经历过两次世界大战的惨痛教训后,许多人以为人类变文明了,从军事战改为经济战、资讯战、法律战、认知战……,近来的乌俄战争、以巴冲突再起,毋宁提醒世人,对于国际局势切莫太过素朴天真的理解看待。

民主与资本主义并没有取代其他体制,资本主义虽然能让人类过上好的物质文明生活,但是,世界上仍然有一些人或势力,并不服膺资本主义逻辑,不认为让人民过上好生活是最重要的事情,坚持自己的意识形态/价值信念,不惜牺牲自己或他人的性命的做法,仍然存在一些人心里。

非暴力沟通,非暴力手段的协商谈判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仍非所有人都采纳的做法。人类好战之心,想以武力解决问题,动手剿灭非我族类的作为,如若没能被压制,随时会演变成流血冲突。若从遥远的未来回头看今天发生的事情,或许后世的人们读著史书时会感叹,今天的世界不过就像过往人类历史一样,只是再添加了新的争端与战役。

正因为时局仍然纷乱,世界仍有战乱,耶稣基督的爱与平安,更应该被推广,被更多世人知道。复杂纷乱的时局,你我或许无力改变,甚至难以找到个让人安心的对错是非的说法。不过,正因为如此,全世界的基督徒更需要联合祷告,一起对世界发声,让世界听到,不是所有人都赞成以流血伤无辜性命的方式来解决问题。或许解决问题的时程会拉得更长,或许会有很多争执与不苟同的差异,然而,无论如何应该要坚守的一个底线,那就是不留无辜之人的血,不让无辜之人为我们的纷争与差异丧命。

再者,杀光敌对者并不能解决问题,纳粹对犹太人是如此,哈玛斯对以色列人如此,以色列人对哈玛斯亦如是。杀人只会衍生出新的仇恨,新的问题,原本的问题也无法解决。生命会殒落,意识形态却不会消失,一个组织被消灭之后,还会有继承其意志的新组织崛起,问题仍在,依旧无解。

愿领导各国的政治组织领导人,能找到更有智慧的解决区域冲突与历史纠葛的办法,我们谦卑的为此齐心为祷告!

Image by Freepik

传扬论坛期待透过每篇文章激发更多基督徒思考信仰与社会的关系,不断重新理解上主在这个世代的心意。 面对艰困的媒体环境与难以质疑、反省的教会文化,我们没有教派包袱,愿在各个公共议题上与大家一同反思。 为维持平台运作,传扬论坛每个月需要15万元经费,祈请兄姐关心代祷及奉献,与我们同行,并向更多人分享。

赞助本文
已赞助人数:0人
已赞助金额:0元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