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犹太人的二三事 vol. 1

907
赞助本文

初来美国读博士班时,我对华府的犹太人团体特别有兴趣,我自己上网查了几间会堂(synagogue),发现华府对外开放的犹太会堂也不少,就鼓起勇气去一探究竟;没想到我当时的勇气,一步步开启跟犹太人各种友谊和契机。

记得当时我带着才三岁左右的老大,悄悄地从他们的后门进去,当然带着小孩是很难准时的,聚会已经开始,我蹑手蹑脚地钻到最后一排,但是很不幸的,一个三岁孩子是没办法安静地坐在聚会里的,当莉莉开始扭动不安时,我只好带着她再走出去透透气,但我心想「我不能就此放弃我的犹太会堂探险啊!」此时我发现旁边似乎也有一位带着两个男孩的太太,也因为孩子坐不住而出来透气,我们简单自我介绍,她是温蒂,犹太人,而且也是第一次来,跟我一样,也是上网找到这间教会。

她对这间教会其实一无所知,连一个人都不认识,身为单亲妈妈的她,看到我也带孩子,觉得应该跟我有共同的话题,我竟然成了她在这间会堂的第一个朋友,原本我想多聊犹太文化的部分,看起来还是算了,不如来聊妈妈经吧。

我们一走出这间会堂,旁边就是车水马龙的马路,孩子突然觉得自由了,立刻开始狂奔,温蒂大喊:「freeze!」瞬间三个孩子都停了下来,我赶紧拿起相机拍下这一幕,这张照片还在我的云端硬碟里,而我和温蒂的友谊也从那一天开始,一直到今日,都过了十几年了。

我们友谊萌芽的那几年,我们还是穷苦学生,温蒂相当照顾我们,即使自己也是单亲勒紧裤带过生活,当她最后准备卖掉马里兰的房子,到西岸过生活时,她打电话给我:「Jufang,我有满屋子带不走的东西,除了那些我一定要卖掉换钱的,剩下妳尽量拿!」

也有一年,我「不小心」邀请她来华府的教会参加圣诞节活动,其实我没想那么多,只是当她带着孩子现身,孩子们开心地做劳作时,她缓缓地说:「其实我们是不过圣诞节的!」后面那句我已经能猜到她要说的,「但是因为妳邀了,我就来了!」我也记得当时教会发的比萨上有辣香肠(pepperoni),那是猪肉做的,她眼看孩子就要咬下去了,连忙把这些辣香肠都拿起来。我见状连忙道歉,温蒂只说:「没关系,妳也没注意到。」

我的这些小失误没有阻碍我们的友谊发展, 虽然我们相隔东西,每一次她遇到台湾人,每一次我遇到犹太人,我们总会记得再跟对方联系,复习一下彼此在文化上类似的爱好和习惯。

我当然偶尔也会思考「会不会有天温蒂也能成为基督徒呢?」认识她之后,我开始在各个场合继续认识犹太人和结交犹太朋友,因为忙于生子、工作和家庭,我再也没有机会去华府的犹太会堂,但是上帝却继续把犹太朋友放在我的身边,甚至给我学希伯来文的契机。

直到前几年,我有幸参加一间就在我们住处附近的犹太人弥赛亚会堂,这是一个由犹太基督徒所组成的宗派,我终于能传一篇希伯来文的祷告文给温蒂,或者是跟她一起用希伯来文互相祝福。这几年我在传福音心态上因而改变了,我开始用异中求同的态度来跟对方分享,尤其是犹太人可能是最难传福音的族群之一,希伯来文恰好成为两个信仰当中美好的媒介,不善用太可惜了!

传扬论坛期待透过每篇文章激发更多基督徒思考信仰与社会的关系,不断重新理解上主在这个世代的心意。 面对艰困的媒体环境与难以质疑、反省的教会文化,我们没有教派包袱,愿在各个公共议题上与大家一同反思。 为维持平台运作,传扬论坛每个月需要15万元经费,祈请兄姐关心代祷及奉献,与我们同行,并向更多人分享。

赞助本文
已赞助人数:0人
已赞助金额:0元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