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时代与社会的敲钟者:读朱耀明牧师回忆录

477
赞助本文

有一阵子我经常寻找香港基督徒所创作的诗歌,或许是个人默想时的聆听,或是敬拜时带领会众传唱。相较于台湾教会中比较「流行」的几个音乐团体的现代诗歌,香港教会不论是普通话还是广东话的诗歌内容,都相对多元且深刻;即便是以经文为主体的诗歌,所选择的经文也不仅仅只关注上主对个人的祝福与恩典,更多的是对信仰生命的反省,以及对上主施行公义的呼求!

或许相较于台湾教会所「热衷」邀约的「各国」特会讲员、美式风格的基督教音乐团体,或者举办像是从新加坡、韩国引进的细胞小组、双翼系统等等教会增长研习;我们对于香港教会的生态或文化,却是相对陌生的。然而,在COVID19疫情和香港国安法实施前,香港基督教文字事工的深度与广度却是汉语基督教神学的重要推手;台湾许多神学院的老师在教授基础神学课程时所选用的主要教科书,也经常都出自香港的基督教出版社。

此外,对比台湾主流教会鲜少对社会现象、神学或公共议题进行不同立场的公开论辩,即便立场可能南辕北辙,「过去的」香港教会不论是牧者还是神学家,却也按著自己所理解的基督信仰,积极且持续地在公共领域中彼此对话发声。

从《敲钟者言:朱耀明牧师回忆录》一书就可以一窥,从港英到中国共产党背弃《中英联合声明》的「五十年不变」,「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承诺前;一位身处香港社区教会的牧者,如何在这样社会与政治变迁中,仍然忠心且真诚地以基督的爱与价值来牧养教会,关怀邻舍。这本回忆录也反映了在这样的变迁中,不论是英国、台湾还是香港之间的「圣徒」如何彼此「相通」,交织成作者一生在上主恩典保守下,如何爱神、爱人的行动逻辑。

历经香港社会与政治变迁的牧者

在一般台湾媒体的报导里,朱耀明牧师经常是和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以及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陈健民被称为「占中三子」。所谓「占中」是2014年「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政治与社会运动的简称。朱牧师和戴、陈两位教授呼吁香港民众起来「占中」;要以公民抗命、非暴力占领香港中环地区的方式,要求中国「全国人大常委」应按香港基本法在香港实施特首真普选,而非以筛选方式限制香港人选择行政长官的权利。

作为上主的仆人,朱牧师并非突然就成为了「占中」运动的发起人;朱耀明牧师之所以爱基督、爱邻舍、关怀社会与公义,早在其生命和服事的历史轨迹中已有脉络可循;他并非不知人间疾苦的牧者,相反的,从幼年到青少年失亲、失学,孤苦无依流离失所,浪迹于香港街头的过往;必然让他对「最小的弟兄」的处境深有同感;因着在基督教真光小学担任校工认识并决志信耶稣,为了成为服事基层,与弱势者和穷苦人同行的传道者,那怕是面临学习上和经济的困难,却靠着上主的恩典,凭著信心,克服万难以半工半读,完成了高中、大专,以致台湾浸信会神学院的课程。

成为牧者后的朱耀明牧师并没有选择一个大型或稳定的教会事奉,却是到当时香港岛东区不仅相对偏远且缺乏医疗等社区资源的柴湾开拓教会。《敲钟者言》一书的第二、第三部份—〈牧民〉与〈公民〉,就记录了朱牧师如何与当时柴湾浸信会的会友一起以实际行动关怀社区;因看见社区医疗的不足向港英政府争取设立医院(后来的东区尤德夫人那打素医院);看见福音戒毒的需要投入戒毒村的设立;之后又投入「红丝带」运动HIV的防制与关怀。不单是当地的社区,他还参与营救因六四而流亡的政治异见者的「黄雀行动」;最终则是自97之后,一连串的中共特区政府要求民主权力的呼吁,一直到「占中运动」。

爱神、爱人的生命轨迹与行动逻辑

一定会有人说,这样一个投入社会运动的牧者是「不务正业」!然而从《敲钟者言》所记载朱牧师的生命历程、公开的发言与作为可以看到,这样的轨迹并非偶然,也不是他有什么特别的「呼召」。正是因为他幼年贫困的经验,以及对基督的爱,对上主公义的与怜悯的渴望,加上三十六年长期对所牧养教会及社区的关怀,催逼着这位上主的仆人勇敢地站在不义政权的对立面。

而之所以有这样的生命轨迹,也可以说是在朱牧师生命中与遇到的,那些忠心的众圣徒彼此「相通」之后所形塑出来的结果。因为美国宣教士创立的真光小学,让朱牧师有机会听闻福音;因为当时教会弟兄姊妹的帮助和接纳,朱牧师得以半工半读的完成学业与信仰的装备;更有意义的是,在书中屡屡提到周联华牧师对朱牧师在身教、言教上的深刻影响。周联华牧师勉励朱牧师不只要做好教会工作,也要用心关心社区,因为在社区里有许多不公义的事。从《敲钟者言》一书中意外的发现,周联华牧师的一言一行,不只是当时,就算是放到现在的台湾教会和神学教育来说,都是极为难得的提醒和教导。

(photo credit: 周联华牧师纪念基金会

做时代与社会的敲钟者

曾听闻过一个故事:二十世纪三十年代,苏联共党在史达林的独裁下,以各种的手段打压被他们视为「阶级敌人」的东正教会,大肆拆毁、关闭了苏联境内的东正教堂。听闻史达林曾威吓东正教的神父,每个主日不可以敲教堂的钟,任何敲钟的人都要被逮捕。虽然如此,但仍有许多当时教会的忠心神职人员与门徒,不畏权势与逼迫,前仆后继的以敲钟表达他们敬畏神,不惧怕人的立场!

虽然《敲钟者言》一书的书名显然不是从上述的故事而来,而是来自于朱牧师回忆当年香港民主派领袖司徒华的过世时,其葬礼特别以六长四短钟声响起作开首(寓意平反六四)。但不论是史达林时期的苏联,还是当今中共治下的中国、香港,着实都需要有人勇敢地敲出公义、民主与自由的钟声。

对于早已习惯民主,甚至以为自由是无须付代价的台湾教会而言,这本回忆录或许过于遥远且陌生。然而若是从教会史的角度来看,《敲钟者言》一书显示的却是在香港这样一个面临政治、社会,甚至是信仰危机的社会里,仍有一群忠心的信徒,以各样的言论和行动向世人宣告:什么是教会!这并不是政治与宗教的问题,也不是说只有像朱牧师这些参与抗争的基督徒才是真正的基督徒,才是真正的教会。真正重要的是有这样的一群人,在他们的邻舍还没意识到之前,他们意识到了时代与社会的变化;在他们的社区还没警觉到之前,他们警觉到了社区即将到来的威胁,于是因为信仰与良知的催逼,他们起来奋力敲钟,即使头破血流也要唤醒整个沈睡的社会!

这本回忆录对台湾教会来说,不只是提醒我们去关心香港过去一直到现在所遭遇的逼迫与威胁;也不只是要我们去关怀周遭有各样需要的社区和邻舍;更重要的是,它在质问我们,质问有幸处在自由、民主体制中的台湾教会:我们是否看见台湾社会沈睡在什么样的氛围中?我们,是否是醒著的?

《敲钟者言:朱耀明牧师回忆》
作者:朱耀明口述、知日执笔
出版社:左岸文化
ISBN:9786267209585
出版日期:2023/11/22
定价:550元

传扬论坛期待透过每篇文章激发更多基督徒思考信仰与社会的关系,不断重新理解上主在这个世代的心意。 面对艰困的媒体环境与难以质疑、反省的教会文化,我们没有教派包袱,愿在各个公共议题上与大家一同反思。 为维持平台运作,传扬论坛每个月需要15万元经费,祈请兄姐关心代祷及奉献,与我们同行,并向更多人分享。

赞助本文
已赞助人数:0人
已赞助金额:0元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