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场好便宜的特会!谈教会活动的促销思维

7636

教会活动到底该不该促销?这是一个非常不容易回答的问题。读者如果注意到近日一则新闻,提到韩国名牧来访,同时聚集台湾的「一时之选」,都是A咖牧者,相当一线艺人,营造众星云集的气氛,同时也强调,平日要得到这么多牧者祝福,要花数万元机票,如今只要花1000元报名费,真是「小资幸福」,最后也不忘提醒读者其他东南亚国家的信徒已经跃跃欲试,台湾信徒千万把握机会。

从传统保守的角度来说,这是一种向世俗妥协的商业思维,如果您从小参加教会活动,现在看到「参加营会抽奖手机」或是「决志送名人手环」以及「来布道会送十字架」应该都会十分不习惯,觉得信仰已在变质中。

但是如果从「福音总是传开了」的角度来说,这样做似乎只是比较现代化,应该跟媚俗或是商业模式扯不上关系。就这样,正反双方各自坚持,几乎没有交集!

要思考这个问题,或许可以考虑从「历史」角度来切入,会看得更详尽。福音入华以来,由于背景差异甚大,基督信仰花了很大的力气也尝试了很多方法打破跟一般群众的隔阂,这是可以理解的。

我们试过开医院,办学校,设置各种社福机构,我们也试着在电线杆贴上各式标语,甚至在福音车上贴上末日迫近的贴纸,目的就是渴望人们信耶稣,近年来的福音解签以及收惊祷告也都是类似的思维。许多看似疯狂的举动背后其实充满爱心,动机甚至无懈可击。这样的做法效果好不好也许见仁见智,但是福音入华超过百年,基督徒比例依然十分低迷,显然我们的习惯性思维有一些检讨的空间。

什么是惯性思维?

首先就是「邀请人家来教会」这种天经地义的思维。基督徒所做的一切努力看在外人眼中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带人进教会」。我们很少思考「然后呢?」这种问题。全球华人这么积极传福音,每年复活节与圣诞节都有许多新朋友受洗,甚至可以集结「千人洗礼」,但是基督徒人数增长依然有限,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后门大开」,先不提基督徒流失,光是自己下一代就留不住,这就是值得省思的大问题。

以笔者为例,当年父母从中国大陆来台,如今家族已经从2人增长为14人,足足有7倍之多,如果基督徒家庭不传福音,光是好好带自己小孩,目前基督徒比例也不会这么稀少。也就是说,我们不眠不休传福音的同时,其实完全无法把人留住,看看传统教会的高龄化,我们就不难明白这个道理。

原因何在?因为我们把传福音等同于「讲道理」,一个人进了教会,个性与思维没有改变,只是从庙会改为主日崇拜,拜拜改为祷告,等于「换一个神」并且「改变宗教仪式」,这个信仰对真实的生活没有产生真正的影响,甚至在教会团体里头还有勾心斗角与权力斗争,受伤离开的人就更多了。在这样的思维之下,不断「以会养会」,促销信徒参加特会,效果还剩多少,不免令人质疑。

第二个根深蒂固的传统思维就是「有效与否」。这些年来,教会广告「有效」的手法日趋激烈,鼓吹信徒访韩也好,跑新加坡特会也好,标榜的都是「效能」,信耶稣就是提升信仰效能,信耶稣超级有用,除了医病还能改善财务,教会就是比谁的人数多,增长快,并且在教会培养「名牧」,在信徒中提高能见度与知名度,让海内外教会权威人士代言,尽量找到「有效动员」的方式,只要请来大教会牧者就是「票房保证」。这样的思维目前看来也有山穷水尽之势。

回头来谈韩国名牧来访的新闻,这样的聚会额满可期,会后的口碑也无庸置疑,但是强弩之末的态势也相当明显,姑不论在神学上对于此类聚会的褒贬不一,单从最表面的「市场性」已经尽显疲态。

任何商业思维都知道,「促销」是一种警讯,一种「滞销」的微妙呈现。这则新闻甚至用「最后一次」访台来做宣传重点,也不是很在乎这位牧者在韩国司法被判有罪的事实,反正「最后一次」高过一切,他的教会规模就是他的品牌保证,台湾牧者访韩无数,当然要众星拱月热烈回报。

只是,这样的操作还能多久?参加的信徒跑完这「最后一趴」,然后呢?当然啦,这些都不是信徒关注的重点,光是「最后一次」就是令人睁不开眼的亮点,就让我们把握特会吧?!

这样的思维,看在局外人眼里,简直就是雾里看花。马丁路德改教500年了,我们究竟把这个信仰怎么了?答案只能留给读者无限思考了!

作者简介/刘晓亭
牧师,又称刘三,20年来在好消息频道主持「刘三讲古」节目。
近年积极开拓网路事工,一方面用鞭辟入里而不失幽默的文字,牧养这群隐身网路背后、具有信仰反思力的基督徒;一方面也用俯拾即是的生活大小事,向慕道友和初信者分享基督徒的信仰生活。
目前与家人住在美国圣地牙哥。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