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改變對話方式,就等著被邊緣化

4371

最近幾年,台灣社會上出現一波接著一波,嘲諷與批判基督教的聲音,關鍵原因在於,部分台灣教會積極入世,試圖以教會群體的力量,干預國家政策的制定與執行,從性別平等教育的課綱到修法保障同志人權,再到組成政黨投入選戰,每一次由基督教團體在社會上發動的議題,最後往往引爆雙方人馬的大亂鬥,引來不少側目與質疑的眼光。

在此我無意討論那些價值信念對錯,根據「道德部落」的觀念,現代人生活在由不同道德部落組成的社會,每一個道德部落都有自己的道德標準,和其他道德部落的觀點有時截然相反,偏偏每一個道德部落都認為自己的價值信念才是正確的,而現代社會生活的難題之一就是,和其他與自己的道德信念並不相同的群體生活在同一個社會而不起大規模衝突,讓社會能夠良序運轉。

在上述的情境短時間內不可能改變的前提下,台灣基督徒必須面對的一個嚴峻現實是,我們這個道德部落在台灣社會堪稱絕對少數,偏偏在對社會上對各種議題發表意見時,卻彷彿自己是社會上的多數,還不接受其他意見存在,不知道也不願意和不同意見的道德部落對話,只是一再反覆對世界宣告自己的觀點,各唱各的調。

除非台灣放棄民主,走回極權統治之路,否則想要推廣自身信念的基督教團體就必須認清一個現實:學會跟社會上不同意見立場的團體對話,傾聽其他群體的意見,設法妥協折衷出一套雙方都能接受的觀點。

如果繼續陷在「跟我們意見不一樣都是錯誤,沒有甚麼好談」的態度,除非可以非常用力的傳福音,短時間內讓過半的台灣人都成為基督徒,否則基督教群體在公共事務上所堅持自認為正確卻不為主流大眾所接受的觀點,永遠只會被排除在主流社會的討論之外。

民主社會的公共政策形塑過程是透過不斷反覆的對話、討論後,各種立場的團體都做出部分讓步,最後妥協折衷後的結果。堅持不是100分就是0分的道德純潔論,無助於觀念的推動,只是加深自己跟其他群體的裂痕,往基本教義路線靠攏。

現實狀況是,社會上有各種道德部落,沒有誰能夠「一黨獨大」,可以令其他群體乖乖聽從。想在現代民主國家立足的基督教團體,必須懂得信仰團體內被視為絕對真理的價值信念,例如「耶穌是道路、真理、生命」、「聖經的教訓都是創造世界的獨一真神所默示的」……,其有效範圍只在信仰團體內部成員,無法擴及於外部非信仰團體成員,對不信者來說沒有意義,更別說要國家機器直接幫基督教團體將價值信念制定成法律,頒布後讓其他團體的人遵守。

台灣的基督教團體必須改變心態,必須接地氣,必須了解我們所踩土地,所生活社會的實際樣貌,捧著聖經、端著道德應然論,以只能100分絕對不能妥協折衷的姿態對世人說教,只會讓世人遠離耶穌基督。

耶穌雖然也講道理,但更多時候他說故事、說比喻,他以親身實踐的方式讓世人看見他所活出的真理背後的價值。

而今在台灣試圖推動聖經原理寫入公共政策的基督教群體,在世人眼裡,則是一群道理說得震天響,但言行舉止卻讓人無法苟同。甚至少部分基督徒為了推動自己相信為真的信念,不惜說謊、作假見證,始終看不見自己眼中的樑木,指會一直斥責世人很可惡。其面目之猙獰,讓越來越多人心存質疑,「這真是一個宣揚愛人如己的信仰嗎?」

基督徒當然可以關起門來,以「為主遭迫害」、「世界很墮落」等各種理由合理化自己在公共參與上的失敗,繼續堅持自己不是100分就是0分絕對不能妥協折衷的道德純潔論,不過說再多都無妨,都無濟於事,台灣的基督教群體如果不改變與世界互動的方式,除非相同理念基督徒人數多到能夠改寫社會運作的遊戲規則,否則就得學習跟其他不同價值信念的團體有效對話溝通的方法,不然最後的結果就是繼續被社會邊緣化,甚至直接無視,排除在公共政策的討論之外。

(圖片取自信心希望聯盟粉絲團

作者簡介/王乾任
又稱Zen大,篤信基督信仰與理性思辨。 嗜讀成性,買書不輟,埋首書堆與電腦前。
目前為全職文字出版Soho族,同時是專業讀寫講師,與Mr.6、農訓中心、中國生產力中心等單位有合作課程。
出版各類圖書超過30本,各類授課與演講時數超過1000小時。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